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47|回复: 0

男孩外星奇遇记1----5

[复制链接]
张祥前DS 发表于 2016-2-2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张祥前
分类: 小说
男孩外星奇遇记
作者 张祥前
联系电话18714815159QQ1105974776邮箱zzqq2100@163.com
目录:
1,从家中被带走。
2,飞行途中
3,踏上果克星球
4,瞬移和全球运动网
5,有趣的果克星人。
6,我的外星女友。
7,云中漫步。
8,海底潜游。
9,参观人工场控制中心。
10,虚拟人
11,果克星球的时空冰箱
12,参观果克星球的人体复制工厂
13,果克星球的金钱
14,果克星球的领导
15,虚拟旅行。
16,体验远程性爱。
17,性爱场馆
18,遇电妹条妹受伤。               
19,参观邻近星球
20,在水星被劫持。
21,拜见果克星系科学大佬
22,回家。


一,    从家中被带走
我从14岁时候,有了性意识,到了19岁,变得非常强烈,经常夜晚难以忍受。每天夜晚都想着女人,想象女人的身体,女人的敏感部位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19岁那时候长得非常的帅气,身材也是极好,由于家里穷,又是生活在不发达的农村,没有女孩看上我。不过,那时候乡下农村找对象几乎都是媒人介绍的。我也意识到可能很长时间内自己都不会有女朋友,夜晚对女人的渴求看来只有忍耐、干熬着。
这种渴求使我很痛苦,寝食难安,有时候只好从床上爬起来,身体贴在冰冷的墙上才缓解一些,要么就是死死的勒紧内裤,经常的这样折腾很长时间才睡觉。
我经常在夜晚给自己打气,明天就行动,去找一个女朋友,或者干脆去强奸女人,找女朋友速度太慢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可是白天看到了女孩,莫名其妙的害羞,对她搭讪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19岁初夏的一个夜晚,我一个人在房子里睡觉,开始睡的时候,头脑中想象着女人的身体,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好像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就在今天夜晚,将有女人被我搂在怀里,这种感觉很强烈很真实,我自言自语:我的幸福终于到来了?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到屋子里变得红通通的,我被惊醒后,看到墙壁上渗出一股发光的液体,这些液体发出暗红色夹杂着一些雪青色的光,当这些液体完全从墙壁里渗到屋里时候,逐渐的变成了几个人形,强烈的恐惧使我不停的颤抖,手脚和咽喉都不听大脑指挥了。
来的这些神秘人不说话,可我心里却好像听到他们讲“跟我一起出去”。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好像被他们控制,变得模糊起来,我也停止颤抖,害怕的感觉也大大减轻了。
我看到他们从墙壁上一穿而过,我好像是看到墙壁变成了半透明的,我也跟着一起穿过去。出去后,我才看到自己光着脚,只是穿了一个汗衫和裤衩,形象尽毁。
我在接触墙时候,墙的气味给我的印象特别深,还有,人在穿墙时候,身体各个部位都是有一种讲不出的感觉,和没有穿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穿墙的感觉是墙的每一个分子都从我的身体里均匀穿过去,而不是墙裂开的那一种。
我在从墙中要出来时候,脚后跟有一阵木痛,出来以后,木痛立即消失了。
到了墙外,我又看到了两个人,一个人拿出一个东西对着墙壁照射,可能是由于这个东西的照射墙才变成半透明的。
穿墙而过的人和墙外拿东西对墙照射的人,这些人是可以液体、固体随意变化的,他们的身体时时刻刻在微微的抖动,这些人看起来好像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不真实的感觉,我当时就认为他们可能是机器人。
我穿墙出去看到的另外一个人,感觉很真实,这个人一眼看上去是一个女性,而且面部有非常迷人的神情,身高大约只有一米,身材纤细而丰满,眼睛很大,眼睑也很大,头部不是很大,眉毛特别的高挑,而且下巴、鼻子、嘴巴都很小。腰极为纤细,到了和身体极不相称的地步。头发是一束一束的向外膨开。
她的皮肤极其光滑,皮肤的颜色是雪白的,微微的有一点雪青色
,这是极为细腻、柔和的那种粉白色,不是镜面反射的那一种。
这个人整体印象是很漂亮,很性感,身体结构紧凑,感觉属于运动型的那种。
这些神秘人到底是什么人?夜晚来我家找我有什么事情?恐惧和疑问占据了我的头脑。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一束奇怪的雪白的强光从空中向对地面扫射,这束强光可以一节一节延伸,也可以一节一节的收缩,还可以转弯。强光给人感觉很密实,扫射到树枝上,树枝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我顺着光往上看,我看到了巨大的像两个草帽的东西合在一起,无声无息的、黑乎乎悬浮在空中。强光就是从这个东西的地底部发出的,这个巨大东西周围有一排小灯,闪着不同颜色的光。
飞碟!我心里惊叫。我看过《飞碟探索》杂志,这个东西就是《飞碟探索》杂志介绍的典型的飞碟模样。
啊!我心里大惊,马上意识到这些神秘人可能就是外星人。我要怎么做?逃跑、喊人、呼救?
还没有容得我多想,只是觉得自己身体变得发轻,随后一秒钟不到又迅速恢复到原来,恍惚之间,睁眼一看,我已经不在我家的墙外了,四周环境突然变了。
我看到了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圆形的极为精致的房子中,这个房子好像都是金属制作的,闪烁着金属光泽,做工极为精细、考究。这个房子没有窗户,房间也呈环绕形状。一个圆弧状的桌子上面闪烁着一个立体画面,画面在不断地在变化,如同放电影,不过是三维立体图像,非常的逼真。如果不是画面的西周整整齐齐的,如同被利刀切割的一样,你会以为这些立体电影就是真实的场景。
桌子边坐着4个没有神情身体微微抖动的人,我估计是机器人。其中有两个人走到我面前,一个人把我的衣服退去,一个人手里拿着衣服和鞋子,上来帮助我穿上,这衣服的样式和我平时穿的的运动服差不多,但是,很轻,穿着也很舒服。他们又给我穿了一双鞋子,鞋子样式也很像的运动鞋,也非常的轻,穿着舒服。
另一个人手里拿着白色的一个小东西,一只手高举,把手中的小东西塞在我的左耳朵里,这个东西立即就紧紧的粘在我的耳朵里。这个机器人讲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而耳朵的小东西却发声了:“这个是耳部翻译器,通过它就可以和我们方便交流。”
看来这些神秘人真的就是外星人,这个圆房子就是在我家墙外看到的飞碟。我是被他们请来了,恐怕是回不去了,我心里害怕,暗暗叫苦。
很快我的猜测被证实,那四个机器人走到里面,从里面走出三个具有神情的外星人,明显看出来是一个女性,两个男性。那个女的和在我家墙外出现的女性一模一样。在飞船内,光线强,可以更加清楚地看着她,她穿着连体紧身服装,感觉她没有骨骼,肌肉什么的,她的身材非常的丰满,极具有流线型,像海豚那样。从后面看她的臀部很宽,从前面看,两腿之间有着一个丰满的鼓囊囊的圆柱形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他们的身高都差不多,凭我肉眼是无法看到差别的,都穿着连体紧身服装。他们三个人站一排,其中有一个男性,长相和那个女人有相同的特征:大眼睛、大眼睑、小嘴、小鼻子、小下巴,耳朵大而薄,皮肤是柔和、细腻的粉白色,有着一些男性特怔,脸上有明显的棱角,不像那个女外星人外表皮肤像充气的橡皮娃娃那样的饱满、丰盈。两腿之间没有女性外星人那种鼓囊囊的圆柱形东西,臀部不是很宽。他的头发是紧紧贴在头上,像一快完整的黑得发亮的橡胶贴在头上,
这三个人一眼看上去,明显不同于地球上特点的一个是个子小,另一个特点就是人的身体太过于精致,好像是做工极为精美的人工制作的玩偶和充气的橡皮娃娃,皮肤的颜色也太过于细腻、纯正,毫无瑕疵。
他走到我面前,用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可能是他们的见面礼节,像我们地球人见面时候握手】,说了一句话,我的耳部翻译器立即出现一个标准的男子声音:“我叫诺顿,是这个飞船的船长,欢迎你到我们所在的星球-----果克星球访问。”
我心里说,是你们把我强行带到你们飞船上,不是我自己想去你们那里的。但是,我嘴上没有说出来,只是本能的“嗯”了一声。
诺顿说完,退了回去,另一个男性,长相和诺顿差不多,只是诺顿有着严肃的表情,而这个人表情不严肃,有一些嘻嘻哈哈的神态,他向前跨一步,走到我面前,把右手按住胸口,说了一句话,我的耳部翻译器立即出现一个标准男声:“我叫苏代尔,这个飞船的副船长,欢迎你到我们果克星球来旅行。”
最后,那个女性跨一步,把右手按在胸口,说了一句话,我耳部翻译器立即出现一个甜美柔和的女性声音:“我叫微丽,果克星球的志愿者,欢迎地球大帅哥-----前哥到我们果克星球做客。”
原来这个是他们的欢迎仪式,看来他们是很文明的,我的心里一下地轻松不少。
诺顿继续说:“我是果克星球生物科学家,邀请你到我们星球来,是通过你,来做一些非常重要的实验,我们期望获得有用的相关数字。”
“什么实验?”我好奇的问。
“我们要研究你的脑部,期望找到我们需要的信息。”诺顿回答。
“啊!要不要把大脑切片?”我心里立马紧张起来。
“活活,”苏代尔立即笑了起来,他的上半身随这个笑的节奏抖动起来,耳部翻译器出现了这样的话:“你们愚蠢的地球人就喜欢这样做。”
“啊,不会的。”诺顿说,“我们将使用场扫描技术,不会对你大脑有任何影响的。”
“地球上那么多人,我的大脑特殊吗?为什么单单选我?”我仍然感到不解。
“你小时候在田野上放鹅,遭遇了一些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他们的文明程度、科技发达程度远远的高于我们。打个比方,我们是万年级的文明程度,而你们地球上只能算是千年级的文明程度,这些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他们的文明程度是百万年级别的,甚至是亿年级别的,他们的文明程度和科技的发达程度,很多都是我们难以去想象的。
这些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他们的意识侵入了你的大脑,你拥有了这些特别高级文明外星人的部分记忆,我们要把你这些记忆记录下来,当然这个是我们的期望,也可能是做不到的,希望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
我立即回想起大约在七、八岁时,一次,我一个人在一块沙地上放鹅,突然看到有几团气雾状的东西在我眼前快速地移动,其中有一团猛的扑向我,当时我觉得头嗡的一声,眼前一黑,人不由自主地蹲下去,好长时间才清醒过来,眼前的气雾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当时也没有看到飞碟,只是之前看到西边的天空闪一下红光,当时大概是下午到傍晚之间,四五点钟的样子,红光出现正好在太阳附近,而当时太阳附近又有许多云霞,所以没有在意。
大约从十二、三岁时开始,我夜里老是做梦,梦见自己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在这个星球阳光好像不是很强,光线偏蓝色。这个星球上几乎没有植物,而且表面上好像不适宜居住人,人都住在很深的地下面。人们乘坐着极快的交通工具,能够快速地来回地上、地下。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这个星球上无论地上、地下都建有大量特别高大复杂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大多数是具有铅灰色调的金属制成。
“要我怎么做?”我对诺顿说。
“我们要扫描你的大脑,只要你听我们的话,配合我们的实验就行了,不需要你做什么。”诺顿说,“我们会让你参观我们果壳星球许多地方。你将有许多奇妙的经历,会增加许多你们地球上没有的知识,丰富你的人生,当你回到地球,这些经历会使你成为名人。”
一听到扫描大脑,我又立即紧张起来。
“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我们的技术绝对安全!”苏代尔凑到我面前,带着一些诡秘的神情,耳部翻译器立即出现这样的话,“你这次在我们果克星球短暂的旅行中,我们还会给你安排一个漂亮的女友!”
苏代尔说着话,眼睛对微丽瞟了一下,微丽把头一杨,露出傲慢不屑的神态。
“还有什么问题吗?”诺顿盯着我的眼睛问,耳部翻译器出现这样的话,“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就驱动飞船返航。”
“要在你们星球呆多长时间?”
“按照你们地球上时间,大概一个月。”
“这么长时间,我的家人会非常着急的”
“不会的,我们的时间流逝和你们不一样,你参观我们星球的时间加上飞船来回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你们地球上的8个小时,我们会在天亮之前会把你送回来的,没有人发现你到我们星球来旅行的,包括你的家人。”
诺顿的话我将信将疑,“你们有这么大的本事?你们能不能使时间倒流?”
“时间倒流我们是做不到的,时间流逝的快慢是一个比较概念,不同的地方时间流逝得可能不一样,我们可以使一个地方的时间流逝慢于另一个地方的时间。相反也我们可以做到,就是可以使一个地方的时间比另一个地方的时间流逝得快,唯独时间倒流做不到。”诺顿很有耐心的解释,可是我不太明白。
“我们现在也可以局部的空间区域里实现一些时间倒流现象,但是,只能使某一个事件迅速的倒退到以前的状态,再重新开始,完全的、纯粹的、逐步的时间倒流现象我们做不到。”苏代尔的补充解释我是更加听不懂。
“各就各位,”诺顿严肃的说,“我命令!现在返航,”
诺顿用手在圆弧形状的桌子上一个黑色的两个火柴盒大小的东西上按了一下,那些立体影像立即消失得干干净净,诺顿又用手在这个黑色的东西上按了一下,圆弧桌子上突然的出现了白色的、细腻的、一个西西方方的立体烟雾块,随后这些烟雾又变成了画面,上面闪现着一些我不认得的文字,并且可以投射到桌子上,诺顿用手指在桌面上轻敲。
我的耳部翻译器传来一个标准的、甜美的女性声音:“斯图300飞船启动自动安全返航模式,中心坐标2394····,起点坐标1436·····,终点坐标6452····圆位移角度42····起飞质量450,变化时间0.6s,飞行质量状态0·····”
我的身体突然一轻,我明白,我们已经飞向果克星球了。


二,    飞行途中
每当我的身体一轻,然后又恢复到原来重量的时候,总是听到耳部翻译器传来轻柔甜美的女性声音:“xxxx星球,荒凉无生命,三维坐标·····斯图300转换时空状态,避让xxxx星球····”
我看到了立体屏幕上出现一个星球,随后又迅速地消失了。
诺顿他们把飞船启动起来后就没有事情了,让那些机器人看着立体屏幕操作飞船, 我们开始聊了起来。
我很好奇的是这个飞船,也就是这个飞碟的飞行原理。
“自然界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运动方式,一种是量变,一种是质变,普通的运动就是量变,你们地球上的科学家牛顿、伽利略很好的描述了这些运动。我们的飞船的运动原理是另一种运动方式---质变,也就是飞船的质量可以随时间变化。当这个飞船的质量从某一个量变成了零,飞船就一定会以光速运动。”诺顿解释道:
“自然界中任何相对于我们静止的物体周围空间都以光速辐射式的运动,这个就是物体产生质量的根本原因,如果你想办法使物体周围空间的光速运动消失,那这个物体就没有质量了,质量为零的物体就一定相对于我们以光速运动。”
我似乎听懂了一些,就问:“那你们的飞碟就是可以以光速飞行,我在我们地球的书上看宇宙空间中,一般星球离我们都是很多光年,你们的飞碟就是以光速飞行也是要很多年的?你怎么说飞到你们果克星球只要几个小时,难道你们离我们很近,就一直隐藏在我们附近?”
“当物体以光速运动的时候,沿运动方向所在的空间长度为零。”诺顿的话让我有些吃惊。
苏代尔补充道:“就是你们地球上人所说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沿运动方向的空间长度为零,那你们飞碟以光速飞行时候岂不是不需要时间?那你们飞碟飞回你们果克星球为什么要几个小时?”
“飞碟起飞时候从450吨变成零,这个过程需要时间,这个叫转换时空状态,飞碟降落时候从质量为零变回450吨,这个过程也需要时间。一般情况下,我们把飞碟造出来,一次性的把飞碟的质量降到接近零,但是不为零,保留微微的一点质量,这样,以后我们在使飞碟转换时空状态的时候就不需要多少能量了。”诺顿解释道:
“当有稀薄的气体档在飞船前面,我们可以使用飞碟产生的场使这些气体转换时空状态,使气体的质量也变为零,和我们飞船不发生相互作用,两个质量为零的物体相互穿越是不会发生作用的。这样我们的飞船就可以穿过去,不会对我们有任何的影响。但是,如果遇到了一个星球,我们是没有办法使整个星球质量为零,没有办法使整个星球转换时空状态,原因是需要的能量特别巨大。
只能避开星球,避开星球时候,飞船要转换状态,如果我们飞船在返航途中,没有星球阻隔,我们飞船只是在起飞时候质量从450顿变成零时候需要时间,到了我们果克星球时候,飞船降落时候从质量为零变回450吨时候需要时间,而中途飞行时候不需要时间。”诺顿解释道,“飞行途中几个小时,主要是在避让星球。”
我似乎有些理解了。我继续的问;”要怎么样才可以把飞碟造出来?或者说飞碟是怎么造出来的?”
“你回到地球想把飞碟造出来?”微丽反问,“你造出了飞碟,你好坐上飞碟到处乱跑。”
“活活,”苏代尔笑了,“如果前哥驾驶时候不小心,跑到他们地球附近的火星上,不知道怎么回来,那麻烦就大了。”
“那前哥干脆就在火星上生活,”微丽有些嘲讽的说,“如果前哥有个地球的女朋友,他们就惨了,相互仰望天空,无限悲切,他们的电影就经常出现这个镜头,不是么?”
“我没有女朋友,我也不想到火星去。”我想反击他们的嘲讽,但是忍住了。
诺顿说:“凭前哥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会造出飞碟,如果他掌握了飞碟的原理,而且他们地球人相信了他的理论,地球人就会发疯的投入力量去研制飞碟,就像地球人研制原子弹那样,只有这样,地球人造出飞碟才是有可能的。”
“毫无可能的,当前哥回去了,告诉他的地球同胞,飞碟是怎么一回事情,应该怎么样才可以做出飞碟。啊,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他的地球同胞说,奥!哪来的乡巴佬、傻逼、神经病,尽是胡扯八道。”苏代尔歪着头继续嘲讽的说。
我觉得苏代尔的话刺耳,但是,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那你们飞碟肯定要携带许多能量,你们用的是什么能源?”
“核能,别忘了,飞碟飞行途中不需要能量,只是转换时空状态需要能量。”诺顿提醒我。
“那你们的飞碟动力系统大概是什么样子,是怎么一回事情,能简单说一说吗?”
“和你们地球上的加速器差不多,关键是电磁场和引力场的相互转化,随时间变化的磁场可以产生和磁场环绕方向的垂直的引力场,加速运动的负电荷可以产生加速度垂直方向的反引力场,这个是关键。
你们地球上科学家法拉第的电变磁,磁变电,利用电和磁的相互转化,产生了许多影响你们地球人的应用,飞碟的原理也是利用电磁场和引力场的相互转化,如果你们地球人掌握了电磁场和引力场的相互转化,不但可以造出飞碟,也可以有许多其他不可思议的惊人的应用。”
诺顿的解释我是难以听懂,有很多飞碟的问题我也不再问了。
“那你们经常这样驾驶飞碟到别的星球考察,是吗?”
“是的,你们地球上我们来了很多次的。”诺顿肯定了我的猜测。“你也是我们长期的考察对象”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到了果克星球。我的耳部翻译器传来一个柔美的女性声音:“斯图300转换时空状态,飞行状态质量零,降落质量微量-----,转换时间0.6s····准备降落,目的地:果克星球。”
话音刚落,诺顿他们站了起来,“旅途结束了,已经到了我们果克星球,我们下飞船吧。”


3,踏上果克星球。
我一阵激动,心里想象着果克星球是什么模样,我想果克星球科技高度发达,肯定是非常的繁华,大楼一定非常漂亮、高大气派,各种古怪的汽车在跑,可能是汽车在空中飞呢。大街上肯定是人来人往,非常的热闹,人们的穿着肯定是非常的时髦、甚至稀奇古怪·····
果克星球有没有什么领导人来迎接我们?或者有个什么群众欢迎会什么的?
我身体一飘,定眼一看,我们已经从飞碟出来了,飞碟没有门,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我无法理解。出现在我眼前的没有欢迎入群,也不是果克星球城市大街,而是飞碟仓库,有一架飞碟周围来了几个机器人,围着这个飞碟。
“这个就是刚才我们乘坐的飞船斯图300,飞船每次出发、回来,我们都是要例行检查的。”诺顿说,“其实,我们可以从飞船里直接回家的,想给你看看我们果克星球的城市面貌。”
我抬头仔细的观看了这个飞碟仓库,非常的巨大,一眼望不到头,而且非常的高,有几十层大楼高,架子上放着许多层飞碟,大小不一。
我站在地面,心想这么大的仓库,空间这么大,他们的墙壁和屋顶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我当时想,这些材料可能地球上是没有的,因为房屋太过于巨大,跨度估计有几十公里长,感觉不可思议。而且,我站在地面,觉得自己比地球上重了不少,感觉有点吃力。我想这个星球的引力肯定比我们地球上要强,这个就要求屋顶材料强度要更加的超强。我望着屋顶,心想这样大的跨度,他们仓库是用什么材料制造的?
仓库的屋顶太高,我看不清楚。我走到了仓库的墙壁,仔细的观察起来,发现仓库墙壁是柔和细腻的黄色,非常的细腻,毫无瑕疵,我感到不解,一个墙壁,有必要做的这么考究吗?我再仔细的看一看,发现墙壁像那些飞船上那些机器人的身体,像无数细腻的微小东西组合的,在微微的抖动,这种抖动不是整体抖动,这些微小东西给人纷纷扰扰的感觉。
我又用手去摸一下墙壁,发现墙壁是空虚的,我的手好像被一股无形力量挡住,我的手越往里伸,阻力就越大,这种阻力如同两个正极对正极的磁铁相碰而相互排斥一样。不过,我感觉这个排斥力是非常强大的。
“这个墙壁是虚无物质做的吧?”我问。
“对!这个是人工场的一种,就是从这个墙壁底下那那些很小的黑色东西发出来的。这些黑色东西叫人工场发生器,它发出了两种场,一种以平面对称的斥力场,和你们地球上的引力场正好相反,以一个平面为中心,可以把一切东西向外推。平面中间部分叫光线凝固场,可以把外界照射来的光线凝固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你看到的黄色光,这个是光线凝固场选择了凝固黄色,我们也可以选择凝固蓝色、红色、绿色-----及其他颜色。”
诺顿继续说, “你很聪明,认识到墙壁和屋顶都是虚拟的,其实只是一种能量存在形式。如果一按人工场开关,墙壁和屋顶都立即得干干净净。如果受到意外的物体的撞击,这些虚拟墙壁和屋顶也可以经受抗击,其强度要远远的高于真实的墙壁和屋顶,不过,仍然有个限度,如果撞击的速度和力量超过一定的极限,物体仍然可以撞进来,造成破坏,这个也取决于我们设计的强度,很显然,强度的级别和能量成正比”
没有想到,踏上了果克星球,遇上第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竟然是虚拟墙壁。
“那我们怎么出去?”
诺顿没有回答,把左手举起,我的耳部翻译器突然出现一个柔美的女性声音:“请求附属物瞬移被通过,类型:异型生物人。”
诺顿猛的手一挥,我身体一轻,我们突然就出现在果克星球城市大街上,我定眼一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果克星球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一眼看去,果克星球到处是特别高大的建筑,有的房子一眼看不到头,我当时就想,不应该造这么长,中间应该分开,好方便行人和汽车走路,为什么要这样造呢?
大街上一切东西都非常的整齐、简洁,不但房子特别的整齐,样式简洁,连马路都非常的干净整洁,毫无瑕疵,路面呈青色,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的。道路两旁有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植物,栽的一排一排的都极为整齐。
没有看到任何样式的汽车,也没有看到任何交通工具。没有看到电线,空中也看不到飞机,当然也看不到他们的飞碟,飞碟可能太快了,所以才看不到。也没有看到任何形式的商店、酒店什么的。
那些高大的房子很多如同飞碟仓库那样是虚拟墙壁,有些明显看出来是真实的建筑,不过,这些真实的建筑没有虚拟建筑的高大。虚拟房子的墙壁上有门窗一样大小不同颜色,位置也恰巧和门窗的位置吻合,我估计墙壁上这些不同颜色区域,就是虚拟房子的门和窗户。
大街上行人也很少,三三两两的,不紧不慢的走路。我还发现,这些人明显的有男有女,身高和年龄都差不多,个个都是非常的漂亮年轻,看不到老人和小孩。这些人都是非常的精致,皮肤也是非常的细腻、柔和,毫无瑕疵。
女人的衣服好像和身体是融为一体的,穿着样式很简单,一般是裸露出手臂,上身一件紧身汗衫,非常的贴身,好像就是把裸露的上身图上颜色而已,连着一个小的类似裙子的东西。穿着都很暴露,都是夏天的穿着打扮。
女人的头发一般都是向外膨开,一束一束的,而男人的头发一般是紧紧的巴在头上,头发的颜色各种各样的,一般都是非常的艳丽。
我还发现一个现象,这些人走路都是空手,就是女人也没有任何包包之类的东西带着,这个又是为什么呢?我无法理解。
“觉得我们果克星球空气怎么样?”苏代尔问。
“很好”,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空气上,觉得心旷神怡的,“你们的空气含氧量比我们地球高,是吗?”
“是的,是百分之二十三点一八,”苏代尔说,“关键起作用的是空气中的负离子和其他一些气体,你们地球上空气有点糟糕。我们以前也试过更高的氧气含量,发现生物、人体很多不能够适应的情况,经过反复试验,确定这个含氧量是最好的。”
诺顿面对着我说,“我们现在回到我们的住所,以后在带你详细的参观我们的星球,怎么样?”
“好的,你们的住所离我们这儿有多远?”
“按你们地球上的长度单位,大约有1万多公里。”
“那我们坐什么交通工具去,还是坐飞碟去吗?”
没有人回答我,诺顿把手举起来,猛的一挥,我的耳部翻译器出现一个柔美的女性声音:“请求附属物瞬移被通过,类型:异型生物人。”
我觉得身体一轻,然后又迅速恢复到原来,突然耳部翻译器听见诺顿和苏代尔、微丽他们相同的一句话:“到家了!”
一万多公里这么这么快?这么容易就到了他们的住所?用是的是什么交通工具?比飞碟还高级?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啊,只是看到诺顿把手一挥,我心里充满了疑问?



四,瞬移和全球公众运动网
我们是直接到了诺顿的住所中,不是像我们地球上先到住所门外头,再从大门进去的。
诺顿的家中非常整洁漂亮,也有虚拟墙壁,还有虚拟床、虚拟沙发,桌子一眼看明显是实物的。我们一屁股坐在虚拟沙发上,感觉很舒服的,像一个无形的力在托着自己。
我又跑到了床上坐下去,感觉也很舒服。“如果把这个虚拟床的开关一关是什么结果?”
“啪,你就掉在地上,就是这个结果。”苏代尔说着,突然一按开关,我真的一屁股就掉在地上,感觉有些疼,但是,我努力装着无所谓。
“不友好行为!”微丽和诺顿表示谴责。
苏代尔又按下开关,虚拟床又形成了,我被一股无形的力逼出来。我不敢坐虚拟床了,跑到虚拟沙发上坐下来。
“旅途累不累?”微丽坐在我身旁,突然关心起我。
“旅途不累的,就是到了你们星球,觉得身体重一些,有些吃力。”
“我们的星球比你们地球引力强,所以你觉得自己比地球重一些。这样会让你时时刻刻不舒服的。”诺顿说,“我来请求全球公众运动网把你的体重减轻。”
“什么,全球公众运动网?”我感到不可思议。“人的体重可以通过什么全球公众运动网来减轻?不在人身体上分离什么东西出去,怎么就可以从外部减轻人的体重呢?全球公众运动网又是什么东西?”
“我们从飞碟仓库到这里一万多公里,用的就是全球公众运动网。”诺顿说完,在一个桌子上,用手抹了一下银白色的两个火柴盒大小的长方形东西。
这个长方形东西上方立即出现一股细腻的白色烟雾,一会儿,白色烟雾又变成立体画面,和飞碟中我看到的立体画面一样,并且投射在桌面上。桌面上又出现了许多外星文字,我发现这些外星文字有点像英文,是一些基本字母组合成,不像我们汉字那些的象形文字。
诺顿用手优雅的轻敲桌面,我耳部翻译器出现一个柔美的女性声音:“全球公众运动网欢迎你····输入用户名,输入密码,再次解码,····输入压缩信息,···确认用户名,确认密码,·····请求类别:减少附属物质量,类型:异型人·····”        
诺顿搞了一会儿,我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一轻,感觉轻松不少,啊,真是太奇怪了,诺顿用什么东西搞的?诺顿说是全球公众运动网,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诺顿对我解释道,“全球公众运动网主要设备是我们果克星球上空的人工场发生器,这个发生器和你们地球上空的同步卫星一样,绕我们星球在同步旋转,我们的星球也有自转,不过,人工场发生器比你们地球的卫星要大的很多。我们的星球一个有9个,影响范围覆盖整个果克星球,这些设备可以向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发射一种特殊的、人工制造的场------人工场,实际上就是影响空间,进而影响空间中存在的物体。
    人工场发生器加上全球定位系统、电脑、全球公众信息网组成了全球公众运动网。
当我们出门旅行,希望全球运动网提供帮助,大概过程是这样的,我们首先通过电脑,就是你刚才看到的可以产生立体影像的那个银白色的小四方体,把自己的请求信息通过公众信息网传到太空中的人工场发生器。公众信息网,在你们地球上叫互联网。
人工场发生器首先确认你的身份,确认后,通过全球定位系统把你所在的位置锁定,然后再照射你所在的位置和你将要出现的地区,你就可以一下地在你所在的位置消失,出现在你想要去的地方。
由于这个过程太快,人是无法感觉到的,一般我们把这个运动过程叫瞬移。”
“想不到,全球公众运动网看不见、摸不着,却也很复杂。”我说,“这个很厉害啊,比飞碟更加厉害,而且使用方便,那你们为什么到别的星球去不用全球公众运动网?”
“这个全球公众运动网作用范围只能在一个星球上,原因是人工场发生器只对地面照射,星际旅行只能用飞碟。”诺顿回答。
“看来这个全球运动网核心是人工场发生器,其余的都是辅助的,那这个人工场发生器的基本原理是什么?”我问道。
“和飞碟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人工场发生器对人照射,使人周围的空间光速运动消失,人的周围空间本来时刻在以光速运动,这个是人和物体产生质量的原因。人的质量变成零,会以光速运动,运动到终点目标时候,再使人的周围空间运动恢复到原来。
如果中途有东西阻隔,把阻隔的东西质量同样的变成零,这样可以无阻力、无障碍的穿过阻碍的东西。”诺顿的解释让我有些不可思议。
“就是说,两个坚硬的固体,在人工场发生器的照射下都可以毫无障碍穿越对方,是吧?”我问,“固体中的分子为什么不阻挡对方”?
诺顿回答:“普通物体由原子构成,原子由原子核和核外电子构成,而电子和原子核的体积只占原子体积的几十亿分之一,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走到一堵水泥墙前被墙给挡住了,原因是墙中分子、原子中利用相互作用力构成了一个整体,这些相互作用力本质就是一种电磁力。我们实际上被这些电磁力给挡住了。如果没有这些电磁力,我们人可以很容易穿过去的。
人工场设备使物体中电磁力消失,使两个固体可以轻易穿过对方,不过,这些电磁场力的消失是一个相对概念,就是在某一个人看来消失了,而在另一个人看来仍然是存在的。”
诺顿的解释我有些听不懂了。
“人工场发生器可以减轻物体的质量,我现在觉得自己的身体发轻了,就是由于这个人工场发生器时时刻刻跟踪我照射,来减轻我的身体质量,而且又不完全的使我的身体质量变成零,只是减轻了一部分,是这样的吧?”我问诺顿。
诺顿说:“对,你很聪明,是这么一回事情。”
“漂浮人【指我小时候遇到的气态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找到他,肯定是有原因的。”微丽插嘴。
“前哥在地球人中肯定是属于聪明的人,应该说,地球人算是聪明的生物人,只是,地球上喜欢斗争,相互斗来斗去,把聪明才智都用到这个方面上。”苏代尔说,“地球人还有一个恶习惯,就是喜欢把人分成许多等级,认为某些人是上层人,强调某些人是下贱人。”
“前哥在地球上是上层人,还是下贱人?”微丽盯着我问。
“我是最下贱的人又是最高尚的人。我现在只是对全球运动网感兴趣,”我对诺顿说,“这种全球运动网是不是万能的?”
“这种能够使人瞬间消失的人工场设备也不是万能的,它也有许多限制条件,
如果这个设备的能量达不到某一个值时候,产生的人工场对人照射时候无法使人产生瞬间消失运动。如果要求做瞬间消失运动的物体质量过大,或者许多物体加在一起质量过大,这个设备的功率达不到就无法工作。还有,如果,这个设备工作时候不稳定,人在穿墙时候可能就被卡住而使人丧命。”
诺顿继续给我解释,
“人工场设备要使一个星球这样大的物体做瞬间消失运动比起一个人来难度要大得多,消耗的能量相应的大得惊人。要使一个人穿墙而过容易,要使一个人穿过星球而过,人工场设备功率要求特别巨大,消耗的能力也是惊人的,否则的结果是把人卡在星球中而使人丧命。实际上这样大功率的人工场设备我们也是没有的。”
关于全球公众运动网,我仍然有许多疑问。
“如果一个很小的房间突然的有许多人请求进入,怎么办?”我问。
“这个要求全球运动网是高度智能的,这种情况下只是允许开始申请的人,以后的申请的人就不能够通过的。”苏代尔给出解释。
“公众运动网会提醒你:你要求到的空间已满,你这次运动请求公众运动网不予支持,你可以选择下次或者延时。”微丽这些话和我耳部翻译器经常出现的话很像。
“我想夜晚使自己出现在银行金库里,大把钞票往包里装。夜晚出现在一个漂亮的妹妹房间里,啊,使她和自己----,这样的话,社会不就乱套了?”我说。
“活活,”苏代尔笑了,身体随着笑的节凑抖动起来,“你们地球人就好这个,就这么一点点的出息。
这个全球运动网具有高度智能,当你在全球运动网上请求使自己出现在一个银行仓库时候,出现在一个漂亮妹妹房间里,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对不起,你的请求违反相关法律,本运动网不与支持。
   当你在全球运动网上请求使自己出现在危险的海洋中,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
    全球运动网温馨提示您,海洋中属于危险地带,注意带好上网设备,以便可以安全返回。
     如果你没有携带上网的电脑或者手机,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
   对不起,本运动网检测到你没有携带电脑或者其他上网设备,无法保证返回安全,本运动网不支持你这次运动请求。
    当你请求全球运动网把你送到某一个地点,你在电脑上胡乱的点一下,你点的地方离地面有十米高,全球运动网马上提示你:
本运动网将按照您的指示,满足你这次运动请求,为了您的安全,默认把您送到您指定的地点垂直的下方十米地面。
    当你在全球运动网上请求使自己出现在别的星球上,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
    抱歉,全球运动网只能使人和物体在全球范围内运动,您的请求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当你看到了一座大山太漂亮了,你在电脑上请求全球运动网把大山移到自己的家时候,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
    抱歉,全球运动网对于你这样普通用户只能使人员和不超过一百吨物体在全球范围内运动,您的请求超出了你的权利范围。
    当你看到别人的东西,你在电脑上请求全球运动网把这个东西移到自己的住所的时候,全球运动网在电脑画面上弹出:
    这个是别人的财产,你的请求违反了相关法律,本运动网不与支持。”
苏代尔一口气说了很多,我的很多疑问得到了解释。
对这个公众运动网我内心赞叹不已。我想如果地球上有这个东西该多好啊。我想到美国去,把美国要去的地址通过信息网找到,一按确定键,我就在美国那个地方出现,想回来,再把老家地址找到,一按确定键,立即就回来了,这个多神奇啊,多方便啊!
“噢,我明白了,你们大街上没有汽车,没有火车,没有飞机,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人们出门不带包,就是因为有全球公众运动网,因为出门、转移物品太方便了。”我说,“也不需要商店,买东西可以直接从厂家仓库发过来。也没有酒店,因为无论多远,都可以很快回家。”
“哦,是这样的,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苏代尔说。
“神奇的全球公众运动网,使一切简单、快捷、高效!”我赞叹道,“我能不能请求全球运动网,使我到处跑的。”
“你不行的,你没有身份,但是,如果你作为某一个人的附属物,”诺顿说:“比如你作为我的附属物,我请求全球运动网,可以把你带走,你来自于外星球,是办不下来身份的,我们星球上的人可以拥有身份的。
以后,你会了解到全球公众运动网有许多更加重要的用处,如果你们地球上拥有全球公众运动网,会对你们的生活、学习、工作、科研一系列活动产生剧烈的影响,会使你们的城市格局产生重大变化,因为人不需要拥挤在一起了。甚至使你们地球上的国家和战争消失,对于交战双方,因为可以用全球公众运动网强行把他们分开。”



5,有趣的果克星人
坐在诺顿住所的虚拟沙发上,我渐渐的感到饿了,“喂,我觉得有点饿了,你们各位平时都吃些什么啊?”
  “有点对不起,”诺顿说,“我们把你这个事情忘了,你们地球人吃东西方式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那你们平时吃东西是怎么吃啊?”
   “我们身体需要的能量也是来自于食物的化学能量,我们有全球运动网,当我们需要食物能量时候,可以请求全球运动网把食物直接瞬移到我们的身体里,一般都是液体,几乎完全可以被我们身体所利用。”诺顿回答。
   “液体是用瓶子装着吧,连同瓶子一起送到你们胃中,瓶子你们是怎么消化的?”
   “瓶子也可以瞬移回去呀。”苏代尔说,“我们是没有胃的,我们的食物是经过高度加工的,身体是可以直接利用的,只有像你们地球人身体原始落后,才有胃、肠子、肝,肾、·····什么的,真是既复杂又麻烦。”
“现在我请求全球运动网送来食物给你。”诺顿说完,举起左手,在耳朵附近空中猛的一劈,一个精致的瓶子和金属剪刀就顿时出现在诺顿家的桌子上。这个瓶子形状有点象企鹅,银白色的,像是金属制造的。瓶子上面有个突起部分,像企鹅嘴那样伸出很长。
   诺顿用剪刀把这个瓶子的伸长部分剪开,又把瓶子递给我。我接过瓶子喝了起来,这种液体有一种花香,香气扑鼻,喝起来感到有股谈谈的甜味,口感很好,我一口气喝完,把瓶子放回桌子上,顿时就觉得不饿了。
   诺顿又用手在耳朵边一挥,这个瓶子和瓶子剪下的那一小块以及剪刀突然就不见了,我想肯定又是被瞬移回去了。
   “为什么你在耳朵边一挥手,就可以请求全球运动网瞬移东西?是不是耳朵边有开关?”
   “我们果克星人头脑中有生物电脑,或者是电脑和我们的大脑是融为一体的,我们一般把这个叫人体内置电脑,这种内置生物电脑也是和全球公众信息网连在一起的,全球公众信息网你们地球叫互联网。”
诺顿说,
“是先在头脑中有了请求全球运动网帮助做某种事情的想法,在耳朵边挥手只是确认而已,我们也可以设定其他方式确认,比如摇头,握拳,跺脚·····,一般人都选择一个不容易发生误会的确认方式,当然,也有纯粹是出自于自己的个性,即使经常误会、出错也要坚持,不想改变。
你们叫吃饭,我们叫身体补充化学能量,我们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设置一个固定程序,我们身体一旦能量不足,身体会自动的发出信号,通过人体内置电脑把信息发到公众信息网上,再通过公众信息网把人体饥饿信息发给全球公众运动网,全球运动网确认身份后,就把液体化学能量瞬移到我们身体中,一切都是自动的,不需要我们费神的。”
“活活,这么说来,你们离开了全球运动网就没有办法活了。”我模仿苏代尔的口气,也嘲笑了他们,“在‘斯图300’飞船上你们就不能够吃东西了?”
“‘斯图300’飞船上也有运动网,也可以实现瞬移,同样可以很方便给我们身体补充能量,只是我们吃东西你看不到。”苏代尔说,“在没有全球运动网的情况下,我们的嘴也可以喝下液体的食物,用牙齿吃东西的我们果克星球人都不习惯了,可能是功能退化了吧,真的吃起来,可能也行的,只是肯定没有你们地球人麻利。”
“我有点不理解,你们头脑中既然有内置电脑,为什么我又看到你经常操作那些虚拟屏幕电脑?“我对诺顿说,”比如在‘斯图300’飞船中,我看到你在操作控制台上的电脑?”
“内置电脑功能不如外部电脑强大,像‘斯图300’飞船很多功能我的内置电脑是不允许操作的,这个在我们星球是有约束性的,而在我们果克星球范围内,人们请求全球公众运动网,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到果克星球的任何地方。但是,星际飞船是可以飞离果克星球的,驾驶飞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的,即使允许操作的人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可以驾驶的,是需要经过批准的。”
诺顿严肃的说,
“你要明白,人体内置生物电脑有很大的随意性,像驾驶‘斯图300飞船’这样的事情,是需要严肃认真和谨慎的,所以,外部电脑比内置生物电脑更加适合。”
“奥,我有点明白了,你们的果克星球也是有秩序的,做什么事情也是有理性的,不胡来。”
我突然的又想起来,“哦,诺顿,我想问你,你的家人呢?”
  “什么家人?”诺顿似乎有些意外。
  “你的家中就你一个人,你的父母呢,你的妻子呢,你有没有孩子?”
  “哦,就我一个人。”诺顿回答。
啊,想不到果克星球的生物科学家诺顿竟然是孤身一人。“你的家人呢,你家有多少人?”我问苏代尔。
“就我一个人。”
“你呢?”我问微丽,“你家中有多少人,你父母呢,有没有兄弟姐妹?”我看微丽长得像我们地球上上小学的小女孩,不好意思问她有没有孩子。
“什么呀,我就是我一个人。”微丽有些莫名其妙。
“啊!你们三个人都是这么惨啊,都是孤儿啊,家里什么人都没有了,真是可怜啊!”
“谁惨?谁可怜?我们果克星球人都是长生不老,没有生也没有死,哪里有什么父母、兄弟姐妹、孩子?”苏代尔不屑地说。
他们可以长生不老,我心想,按照我看到的果克星球神奇的科技,他们实现了长生不老应该是有可能的,他们是如何实现了地球人最大的梦想---长生不老的呢?
“真的吗?你们可以长生不老?”我对苏代尔的话不太相信,转而问诺顿。
“是的,我们可以长生不老,很多年前,我们果克星球就实现了这个技术。”诺顿肯定了苏代尔的活,“我们不生又不死,所以,没有老人没有小孩,也不存在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我们一个人就一个家庭。”
“一个家庭只有一个人,也不好,肯定寂寞的。”我说。
“我们家里有宠物啊,我有好多宠物的,”微丽说,“我家还有照顾我的2个机器人。”
“那你们果克星球人有没有夫妻、异性朋友呢?”
“有的,只是维持那么一段时间,而不是永久的。”苏代尔回答。
“你们果克星球人真是有趣,我很想出去,到你们果克人群中走一走,看看你们的日常生活情况,回到我们地球上,可以向大伙儿吹吹牛,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情况。”
“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前哥,明天带你出去,”诺顿说,“今天你刚到,可能累了,就在我家休息。”
“嗯,好的!”
“我们告辞了,明天在这儿见面”。我的耳部翻译器刚把苏代尔和微丽的话翻译给我,就发现微丽和苏代尔立即在诺顿家消失,不用猜,肯定是利用全球公众运动网瞬移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中。
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运动网,可以使人和物体突然的出现某一个地方,也可以突然的在某一个地方消失,更加神奇的是,在密封的房间里同样可以做到。这个如果发生在我们地球上,肯定让地球人目瞪口呆,然而,在果克星球上,全球运动网的瞬移是如此的频繁、平常,以至他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全球公众运动网,甚至他们的饮食都依赖运动网。
“我想洗个澡,你们有没有洗澡的东西?你们洗澡吗?”我问诺顿。
“有的,我带你过来。”
我跟随着诺顿,走到一个小房间里,诺顿按了一下一个开关,房间突然就出现一个乳白色的浴缸,悬浮在空中,这个乳白色太过于纯正,而且纷纷扰扰的在动,不用猜,是虚拟浴缸,人工场的产物。
我走进了看到浴缸内有水,而且奇怪的是水从浴缸这一头流向那一头,就这么不停的在流。我感觉这个水是真实的,不是虚拟的。怎么这样啊,浴缸一头源源不断在冒水,哪有这么多的水呀。一头在吸水,吸了那么多水,又储存在哪里?这个在我们地球上,肯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刚想问诺顿这个浴缸是怎么一回事情,突然又想起了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运动网,利用运动网把水瞬移在浴缸的一头,再利用运动网把水从另一头瞬移走不就得了呗。
我脱了衣服,跳入浴缸中,立即感觉到水是真实的,浴缸是虚拟的,我的判断是对的。水温略高于我的体温,躺在里面很舒服,我想小便,刚才有女孩微丽在场,不好意思问诺顿,现在就在浴缸里放了小便,诺顿会发现吗?会指责我吗?管他呢。我放了小便,痛快的洗个澡。我刚从虚拟浴缸中出来,一转眼,虚拟浴缸就不见了,消失的干干净净,看来又是神奇的全球公众运动网搞的。
诺顿家的虚拟床睡觉太舒服了,我一觉就睡到了天亮。等我起来了,看到了苏代尔、微丽和诺顿已经坐在虚拟沙发上交谈。我想凑上去和他们交谈,突然觉得大便急了,不好意思问也不行了,我脱口而出,“你们的厕所在哪儿?”
“我们没有厕所的,我们果克人是不需要排屎排尿的,”苏代尔说,“我们的排泄物比你们地球人的耳屎还少。”
“那总得要找一个地方给前哥方便啊。”诺顿说。
“我带他出去,”微丽站了起来,自告奋勇。
哥们排大便,搞个女孩指路,多不好意思,但是,情况紧急,我只好跟着微丽出去了。来到一处植物从中,我蹲下方便,看到微丽在附近看着我,我觉得有些难堪。微丽今天衣服穿的很艳丽,上身一件黑得发亮的、有金属感的紧身汗衫,两个乳房不大,但是,很突出,很撩人。下身穿一件紫色短裙,从正面和后面看,还算正常,但是,从侧面看,就不对劲了,侧面是裸露的,可能裙子在侧面是透明的,但是,这个透明太高级了,压根就像没有东西那样,只是裙子看起来是一个整体,提示可能是透明的,而不是没有东西的。
微丽下身侧面裸出细腻粉白色的皮肤,让人是心惊肉跳、想入非非。。
我扫了一眼,就不好意思看了,心里想,我们地球女人就是露,也是把关键部位护住,他们倒好,就喜欢裸出关键部位。
到了诺顿家中,我建议出去走一走,了解果克星球人的日常生活情况。
诺顿说,“下一次去吧,今天要来许多重要的客人,在这里你也会看到我们各式各样的果克星人。”
不一会儿,诺顿家来了不少人,渐渐的感到客厅小了,诺顿用手一挥,一扇虚拟墙壁消失,顿时客厅增大几倍,看来,虚拟房屋就是方便。
我和苏代尔、微丽是坐在一个虚拟沙发上,我坐在中间。微丽今天穿得太过于性感,给我一股无形的压力,我她和保持一段了距离。
我也看到了一个有趣现象,有的人是突然的出现在诺顿家中的虚拟沙发上,有的人是先来了一股烟雾,慢慢的变成一个人。我问苏代尔这个是怎么一回事情。
“突然出现的人,来的是真实的人,慢慢的以烟雾转化的人就是虚拟人,这个人的身体没有来,但在远处通过公众信息网和我们交谈,你看到的人不是真实的人,是全球公众信息网和全球运动网通过三维成像技术造出的虚拟人。”苏代尔给出了解释。
我定眼一看,这些虚拟人像和真人毫无区别,苏代尔在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站起来,走到附近一个是由烟雾慢慢转化的人身边,用手在这个身上摸一下,果然是像在空气中挥手,什么都没有摸到。尽管有心里准备,仍然是很震惊的,不得不惊叹果克星球人神奇的科技,把虚拟技术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来诺顿家的这些人长相各异,但是,身高都一模一样的,凭我的肉眼看毫无区别的。这些人像是开座谈会,诺顿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的,像是一个主持人。
由于人多,我的耳部翻译器主要翻译诺顿、苏代尔、微丽的讲话,如果我对另外的陌生人注意看一下,这个人的讲话耳部翻译器也就会翻译,否则,一般情况下耳部翻译器是不予翻译的。我想,这个耳部翻译器可能是具有高度智能的,并且肯定和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信息网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公众信息网也可能时时刻刻的对我进行定位跟踪的。
诺顿滔滔不绝的讲述我们地球人的身体结构,偶尔也向我介绍果克星球人的身体结构和生理特性。我根本没有心思听,因为来了许多果克星球的女人,或者叫果克星球的女孩,因为她们的外表看起来都极为年轻、漂亮。这些漂亮、性感的女孩就坐在我的身边,而且穿衣都很暴露,一般都像微丽今天的穿衣打扮,上身一件紧身汗衫,下身短裙,而且大都从侧面裸露处细腻粉白色的肌肤,看得我是心痒痒的。
诺顿和微丽可能没有意识到我的心思,只有苏代尔似乎知道, “你们地球女人有漂亮的,有丑陋的。”苏代尔问我,“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果克星球女人个个漂亮? ”
“你们果克人所谓的漂亮只是身材性感、身体特别精致而已,我承认你们果克人肌肤光滑、颜色纯正,身体结构完美无缺,我们地球人的漂亮还讲究人的内涵,人的思想性格,人的气质,这个可能你们是不理解的。”我有些故意装作高深。
“如果一个人身体上布满点子,长出许多小包,这个人还漂亮吗?”诺顿反问我。
“身上许多点子、小包,像癞蛤蟆,这样的人也叫美女?活活。”我笑了起来。
“好的!”诺顿来了精神,“我马上就邀请这样的美女过来,颠覆你对美女的认识。”
诺顿用左手按住耳朵,来回走几下,突然我们眼前就出现一位美女,这位美女让我看得是心惊肉跳。她衣服穿得太少了,她身体皮肤的颜色是粉白色约为带有一点淡淡的粉红色。果然身上到处是粉红色的点子,点子有火柴头大小,分布非常的均匀,仔细看,点子或者叫小包,晶莹剔透,有点像石榴籽。
这个人一眼看上去就非常的漂亮性感。“怎么样?你感觉这个人怎么样?”诺顿问我。
“嗯,这个人的确很漂亮的,我承认很性感的。”我觉得这个人的漂亮性感仍然是来自于精致,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精致而已,但是,这个时候我不想和诺顿他们抬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6-20 16:56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