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23|回复: 0

男孩外星奇遇记9----15

[复制链接]
张祥前DS 发表于 2016-2-2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分类: 小说
  作者 张祥前

9,参观人工场发生中心

果克星球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就是人工场发生器,果克星球神奇的全球运动网瞬移技术就是依靠人工场发生器工作的。
  终于有一次机会,我和微丽、诺顿、苏代尔一起去参观了人工场发生器。我问人工场发生器在果克星球的那个地方?苏代尔用手对天上一指,在白天的情况下,我看到了一个银灰色的卫星。
  通过全球运动网,我们四个人瞬间到了人工场发生器。到了那里,才发现人工场发生器其实是非常巨大的,人在里面,根本就看不到个所以然。
  人工场发生器很多非常精致的金属房间连在一起,以铅灰色和银灰色为主,房间没有灯泡之类的东西,全体墙壁上发出柔和的光,但是我没有看到果壳星球常见的虚拟房屋, “唔,太大了,好像到了另一个星球。不应该叫人工场发生器,应该叫人工场发射中心。”我在惊叹。
  “对,应该叫人工场发射中心,人工场发射中心,不光为全球运动网提供瞬移服务,也为我们果克星球提供无线电力,也是全球信息处理中心。”苏代尔说,“人工场发射中心,实际上是果克星球动力、电力分配、信息处理中心,也是能源接受中心,通过汇聚太阳能接受恒星的能量。
  人工场发射中心像你们地球上的同步卫星,这样的发射中心我们果壳星球一共有9个。在我们附近的其他体积小的星球,有的是6个。
  这个人工场发射中心也是我工作的地方之一,不过,我不需要人在这里,只是偶尔来这里,我是通过公众信息网为这里工作的。”
  “前哥,你知道吗?”微丽说,“人工场发射中心核心部分所在的地方是不能提供瞬移服务的。”
  “奥,这个我理解,就像我们地球上的理发师,可以为任何人理发,唯独不能为自己理发。”
  “我们现在走在这个人工场发射中心,感觉到的重力是人工制造的。”诺顿插话。
  人工场发射中心有许多工作人员,身高都是在一米左右,看到我们,都扭头观看,可能就是因为我的个头大,才引起他们的注目。发射中心许多人在议论纷纷,但是,我的耳部翻译器没有翻译,也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
  我们走着走着,突然身体离开地面大约30厘米高而悬浮起来,并且快速的自动在空中移动。这个是什么原因,我没有问,果壳星球神奇的技术太多了,我似乎有些不奇怪了。
  我们一行人很快的到了人工场发生中心的核心部分,苏代尔指着一个巨大圆环状的圆管,说按照你们地球的长度度量,圆环直径大约有10公里,圆管直径接近一公里。
  苏代尔说:“这个是人工场发生中心的核心部件-----粒子环流装置,其余的许多设备大都是辅佐部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设备是汇聚太阳能接收器,不过体积小的多,是专门接受恒星【相对于你们地球上的太阳】能量的。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在环流器的反面,等一会儿我们可以去观看的。”
  “那这个人工场发射中心的基本原理是什么?”我问。
  “和飞碟的飞行原理基本一致,都是通过变化的电磁场产生的引力场来影响周围空间来实现的----”诺顿正在给我解释,这个时候,人工场发射中心的人【估计是管理人员】出来迎接苏代尔和诺顿,他们走进一个房间,看来他们有事情,诺顿示意由微丽陪伴着我到处参观。
  “飞碟怎么能够和这个人工场发射中心是相同的原理?”我的好奇和疑问现在只好问微丽了。
  “飞碟和人工场都是吃掉周围的空间,来影响空间中存在的物体,来工作的呀。”微丽说话的声音很妩媚,但是,不好理解,我还是不太明白。
  “飞碟和人工场发生中心是怎么吃掉周围空间的?通过什么方式?”我继续的问?
  “变化的电磁场可以产生正反引力场,随时间变化的磁场可以产生沿磁场环绕平面垂直的正反引力场,加速负电荷可以产生反引力场。反引力场可以以光速离开人工场发射中心,照射到物体上,可以使物体周围的空间消失,可以使物体的质量和电荷也同时消失,物体没有质量和电荷,会处于激发状态,会以光速运动起来,会出现许多奇异的性质,------”
  微丽突然的把头伸到的我下巴,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柔声的问:“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没有了。”我感到一阵心旗荡漾,没有再问了。
  我和微丽手拉手,在离地面30厘米高的空中自动滑行,“这个是什么东西搞的?运动起来也是很棒的。”
  微丽嘴里吐出一个词,我耳部翻译器翻译为:“空中滑梯。”
  我们终于来到了粒子环流器的反面,看到了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和粒子环流器给人的震撼感觉不同,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就是一个巨大的平板上,分布许多圆圈,这些圆圈好像是画在平板上的,圆圈中间有一个黑点,可能是洞,也可能是什么别的东西做的,远远的看不清楚。
  我想走近去看看,微丽说,这个是不允许靠近地方,对人有危险的,不过,你也去不了的。
  “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可以影响周围空间,是不是把空间中的太阳能汇聚在一起接受下来?”我问。
  “是的,你们地球上一平方米太阳能板只能接受一平方米太阳能,而这个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可以把空间汇聚压缩,可以使一平方米可以接受上万、上亿平方米太阳能的。”
  “啊,厉害啊,不过,假如有飞船飞过,会不会被汇聚太阳能接收器干掉。”
  “嗯,肯定是有可能的,我们果克人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把空间网格化,汇聚太阳能影响空间是网格化的,不是连续不断的,对飞船的影响是可以忽略的。”
  “网格化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这个意思,”微丽用手指在空中画几道横线,再画几道竖线,“前哥,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的。”
  “奥,我明白了,”其实我仍然不明白。
  “汇聚太阳能接收器不光对空中照射,还可以对地面照射,对地面照射可以减少某个地方的恒星能量,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太阳能,结合电子计算机分析,可以人为的调节果克星球的大气,好像把整个果克星球装上一个大空调,这样可以控制我们果克星球的天气,可以强力的避免有害天气的出现。
  我们果克星球从来就不会出现灾害天气,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中,而你们地球糟糕天气不断,你们每年因为这个死了不少人,是吧?”
  “嗯,是的,要是我们地球人有这个汇聚太阳能,那多好啊!”
  “啊,前哥,回去你造一个啊,你可以成为你们地球上大富翁的。”
  后来,我们四个人在一个地方遇齐,我们正准备离开人工场发生中心,突然,我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人工场发射中心有的房间门开的,和太空是连在一起,这样,人工场发生中心的空气要流到太空中,会迅速的耗光,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啊?我忍不住的问。
  苏代尔轻蔑的用手一指,“你自己去门边摸一摸。”
  我跑到门边,用手一推,一股无形的力量阻碍了我,奥,只是虚拟墙壁而已,因为这个虚拟墙壁没有锁住颜色,把我给迷惑了。
  我们通过人工场的瞬移,又回到了微丽的家里,我仍然在想人工场发射中心,仍然有许多疑问,人工场发射中心的无线电力设备在哪儿?有了全球运动网和全球公众信息网,为什么还要全球无线电网?
  微丽说,比如你想加热一个东西,就需要无线电网了,全球公众运动网就不好使了。
  我还想问其他问题,比如无线电力是怎么发射和接受的,怎么会不影响人和周围环境-----发现微丽、诺顿和苏代尔他们都这些问题不感兴趣,懒得回答,他们聊着别的话题,我只好打住了。



10,虚拟人
有一次和诺顿、苏代尔、微丽一起在路上散步,看到一些奇怪的果克人,这些人身体好像没有重量,走路飘飘然的样子,看身材和表情和一般的果克人没有什么区别,我突然看到这些人直接从房子的墙壁上飘然进去,好像墙壁对这些人毫无阻力的样子。
我马上想到可能是全球运动网帮助他们的,可是全球运动网使人运动的过程是极快的,运动过程人是看不到。我感到好奇,一种直觉是这些人和普通果克人是不一样的。
“啊,这些人好奇怪啊?怎么进到房子里去的?你们能够做到这样吗?”我觉得很奇怪。
“这些人是果克星球的虚拟人。”微丽不以为然,“在诺顿的住处,你曾经看过的。”
“奥,建筑可以是虚拟的,人也可以虚拟啊?我看到的虚拟建筑时刻在微微抖动,这些人的身体为什么没有这种抖动现象啊?”
“建筑要求不高,普通建筑的外表人工场成像技术可以做的粗糙一些,而虚拟人的外表人工场成像技术要细腻得多。”微丽给我解释,可是我仍然是不能理解。
“关于虚拟人,你有许多不了解的地方。”诺顿看到我一脸迷茫,给出了比较专业的解释:
“果克星球的虚拟人只是存在于果克星球的电脑和网络中,没有真实的身体,但是这些虚拟人有自我意识。虚拟人之间可以相互交流,建立感情,也可以建立恋爱关系,也可以和普通人交流,建立感情或者恋爱关系,真实人所具有的思想、情感活动,虚拟人都具有。但是,虚拟人对现实世界的感受和普通人有很多巨大的区别。
比如,虚拟人不需要喝水、吃饭、排泄,自然没有饿了、饱了、渴的感觉。虚拟人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的重量,虚拟人的身体从来就没有病痛,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身体。但是,虚拟人存在着精神上的痛苦。虚拟人也存在幸福感和快感,虚拟人也分男女,具有异性恋和同性恋。
还有,虚拟人对物理世界中空间、时间、力、热----的感知和认识与我们普通人都有很大的区别。
虚拟人从一个地方运动到另一个地方,比我们更加的容易和随意。虚拟人几乎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不需要通过睡觉来休息。也没有空间距离障碍的概念,也没有物体阻挡的概念。任何物体都阻挡不了他们,他们想进去就进去,想出来就出来。
虚拟人感觉不到高温和严寒。火山和冰山,无论怎么险恶的环境,他们都是随意的出入。
虚拟人生活在二维空间中,是非实物的一组信息集合体。
果克星球的虚拟人也是逐渐发展起来的,一开始的虚拟人只是存在于网络和电脑中,大街上你是看不到虚拟人的。后来人工场的虚拟成像技术的发展,才可以把本来虚拟的不存在实物的虚拟人用虚拟成像技术在果克星球任意一个地方表现出来。”
“奥,我有些明白,就是人工场按照一定模式在大街上锁定一些光线,呈现一些人的外表图像来,实际上这些人是不存在这个地方的。”我说。
“不是这么简单,这个人工场成像技术是全球运动网搞的,参与这个过程的还有全球公众信息网络和全球定位系统,可以时刻捕捉这个地方的各种信息给虚拟人,所获得的信息和一个普通人处于这个地方所获得的信息量是没有区别的,甚至更加的详细。并且可以把与这个虚拟人有关的各种信息汇总给这个虚拟人。”诺顿再次给出解释。
“在我们果克星球上,百分之90都是虚拟人。”苏代尔的话让我有些吃惊。
“虚拟人是现实的失败者,现实世界呆厌烦了,不适应了,都躲在虚拟世界中”。微丽说,“其实,我们果克星球每一个人都有真实的身体,又有存在于网络中虚拟身份,就看你的喜好了,你愿意以虚拟人身份出现,你就是虚拟人,你愿意以真实身体出现,你就是普通人。”
微丽的话更加的让我吃惊。
“在果克星球上,人人都具有虚拟人和真实身体的两种身份,甚至特殊的情况下一个人具有几个身体和几个虚拟人身份。你的身体不局限于人的身体,你可以是一个飞船,一个鱼,一个城堡----当然,这些鱼、城堡、飞船是可以高度智能化,可以接受人的意识信息的,简单讲这些东西是是活的,不是死的。”诺顿说,
“一般情况下,我们把那些长期的不愿意以真实身体出现的人叫虚拟人。”
后来,我们回到微丽的住处,我仍然缠着他们没完没了的问虚拟人的情况,因为我对这个是太好奇了。
微丽今天好像很有耐心,详细的给我讲解虚拟人的事情。最后,她打开电脑,一股烟雾从桌子上升起,烟雾上出现许多画面,微丽利用虚拟图像给我当起了老师。
“是不是每一个虚拟人都有一个备用的身体,一旦这个虚拟人想恢复真实身体,就拿出一个备用身体,把这个虚拟人的意识信息安装到这个身体上?”我问道。
“啊,对的。是这样的。”微丽回答。
“那这些备用身体都放在哪儿?”
“你看,”微丽指着虚拟屏幕,我看到了许多半透明罐子样的容器,装满了液体,里面都一个处于休眠的赤身裸体的人。我看到一些女性娇美的身躯,心里一激灵,脸上不自然的显露出来了,微丽似乎看出来了,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是不是一个虚拟人就需要一个备用身体?”
“不需要这么多的,每天要求恢复真实身体的虚拟人其实是很少的。”微丽回答。
后来,他们被我没完没了的问厌烦了,都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了。微丽说给我一个程序,让我自己去体验虚拟人的感受。
微丽在电脑上操作一翻,桌子上出现一个耳机一样的东西,微丽叫我躺在床上,头上戴上耳机和耳机连在一起的眼镜。
马上,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周围的景物好像的都是人画的,我飘然的走在路上,有一个画外音问:“你要去哪儿,你需要伴侣吗?请你选择。”
我看到路边5个美女,个个兴奋向我招手,都非常漂亮,要是地球上,这些美女我都不敢直视,一个是太漂亮,一个是我有自卑感,因为我长期处于社会的下层,不自觉的默认了一个事实,美女都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乡下贫穷少年的。
现在居然可以给我选择,我很开心,选中其中一个,哎,怎么像微丽啊?我是偏好这种类型的美女?我想换一个,其余4个已经失望而消失了。
后我又选择了几个宠物,这些宠物时刻漂浮在我的头上,随我一同旅游。不断的有画外音提示我做出选择,可是我没有经验,有时候的选择在错误的,又绕回到原地,重新再来,有时候的选择是胡乱的。
好在我们总算是上路了。果然体现了许多不可意思的感觉,可以一下地跃到山上,可以慢慢的穿墙而过,可以漂浮在空中,可以快速的翱翔在空中,可以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柔软的丝绸那样飘荡。也可以想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
后来,又想到了美女,到处去找,猛然想到一直跟随自己的美女,于是搂着她,慢慢的靠近,果然有快感,我们拥抱的时候。突然,我好像从睡眠中惊醒,看到微丽站在我面前,是她把我耳机摘掉。
微丽微笑的在看我,我翘头看来一下,苏代尔和诺顿已经不在了。


11,果克星人的时空冰箱
   有一次,我在微丽家吃东西,剩下了一些食物,我说:“在我们地球上可以放冰箱里储存,喂,微丽,我好像没有看到你们果克星球有冰箱哎。奥,我明白了,你们科技发达,有瞬移设备,无需冷藏食品,不需要冰箱的,是吧?”
   微丽说;“我们也有冰箱的,一般都很巨大,很少放置食品,我们的冰箱用处和你们地球上不太一样。“
  “奥,我有些明白,由于你们的瞬移技术太发达、太方便,你们搞一个巨型冰箱,像一个公共仓库一样,大家都把东西存放在那儿,需要东西的时候,通过全球运动网的瞬移技术,很方便的拿到,和放在家里同样的方便。这样可以省电,节省空间,是吧?”
   “嗯,不完全是这样的。”微丽说,“我们果克星球人身体所需要的营养一般都是通过瞬移技术在计算机程序控制下直接进入我们身体里,平时不需要食物,也就不需要冰箱的,我们的冰箱主要是用在工业生产和科学研究中。”
微丽说着,打开了全球信息网,信息网上出现了许多果克星球的巨型冰箱,外表看如同房屋、大楼,上面都标有果克星球的文字。
微粒丽继续的给我讲解:
“我们的冰箱不像你们地球上那样使用低温冷冻,我们是使时间凝固的方法。我们的做法是用人工场对某一处空间照射,使这一处空间中的时间不一样,时间好像被凝固了,食品被放在这里过了一分钟,外面时间可能过了几年了、甚至好几千年了、好几万年。我们这种冰箱可以叫时空冰箱
比如,在我们的时空冰箱里,放一个你们地球上的雪糕,关上这个时空冰箱的门,冰箱里面的温度虽然和外面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在外面过了一年,时空冰箱里面过的时间千分之一秒钟都不到,所以,我们把雪糕放进时空冰箱去,一年后再去取出来,雪糕仍然和刚刚放进去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
“啊!啊!你们的时空冰箱很神奇,出乎我的意料,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假如我人进去了,呆一会儿,出来,外面可能过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了,是吧?”
“是的,你们地球上的冰箱,你前哥钻进去,可能会冻死,我们的时空冰箱假如放在你们地球上,你前哥钻进去呆一会儿,虽然不会被冻死,等你一出来,哇,你的父母、邻居统统不在了,都过了好几千年了,你前哥马上就变成文物了,古董了,许多人都围着你看,你成为博物馆、动物园里的大明星了。”微丽脸上露出古怪的笑。
“那反过来行不行啊?我呆在时空冰箱里过了一年,外面只有几个小时候。”
“这个完全可以的,我们的时空冰箱有调节档位大小的,有时空转换开关。调节档位的有什么作用呢?就是把档位打在低档,你到时空冰箱里呆一分钟,外面可能一年,打到高档,你在时空冰箱里呆一分钟,外面可能过了几千年了。
如果你在按一下时空转换开关,选择了时空转换开关上的“负”,就颠倒过来了,时空冰箱就变成了里面的时间流的快,外面的时间流的慢。”
“那,时空冰箱能不能使时间倒流?”我好奇的问,“我想回到古代行不行啊?”
“这个是不行的!”微丽很肯定的说:“时间流逝的快慢,是通过两个不同地方的比较,我们说一个地方的时间比另一个地方的时间流逝的快,是通过比较的出来的,一个地方怎么比较?你说自己比自己身子高怎么说的通?,时间是不可能倒流的,时空冰箱也不可能使时间倒流的。”
微粒丽的话我似乎有些明白。
微丽建议我们去参观一处果克生物研究所的一些巨型时空冰箱,我同意后,微丽又在全球信息网上联系了这个生物研究所的一个负责人,告诉他有地球人来他们研究所参观。
“诺顿是我们果克星球大名鼎鼎的生物学家,我们邀请他一起去,好吗?”微丽征求我的意见。
“好的!”我欣然同意。
微丽请求全球运动网,我们刹那间瞬移到了一个巨大房屋前面,看到诺顿站在门前等候我们。
我们三个人走这个生物研究所,里面的人对诺顿非常尊重的样子,微丽贴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他们受诺顿的领导。
里面一个负责人迎接我们,这个人看起来是一个男性,个头大概一米高,长得和诺顿差不多,唯一特殊的是头发有许多看似柔软的黑色细管子构成,很长,披在后面肩上。
微丽说他的名字叫“文太”【发音】,他的的头发和女性性爱的时候,会有许多特殊用处,给女性带来快乐刺激,至于怎么给女性带来快乐,微丽不肯说,我只好在心里想象了。
文太带着我们参观他们的生物研究所,文太不停的说,努力给我介绍,我的耳部翻译器有时候一句话翻译没有完就翻译下一句,可能文太说得太快了,实际上我对生物研究所里面稀奇古怪的设备只是随便看看,并不想彻底去了解。
后来我看到了一排整齐的许多类似玻璃的容器里,里面充满着微微有些黄色的透明液体,液体里泡着各种各样赤身裸体的人体,这些人体大小不一,有的很巨大,有4、5米高的样子,有的很小,只有几十厘米高。
我也看到有的人很像地球人,看到一个类似地球人的女性身体,非常丰满巨大,巨硕的乳房,水桶粗的大腿,2米高的样子,很性感,很撩人,背后肛门有管子连在外面。这些人体在里面都是似睡非睡的不清醒的样子,都有管子连通道身体里。
看我的表情出现怪异,微丽用手掌在我身上击了一下,嘴里冒出一句:“靠嗯!”什么意思?我耳部翻译器没有翻译,我想大概是果克星球人骂人的话吧。
文太给我介绍说,“这些人体都是果克人的备用身体,比如,有些果克人要到地球上执行任务,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会选择一个和地球人差不多的身体,这些容器里的人体都没有自主意识。我们通过场扫描技术,把一个果克人的意识扫描下来,安装在这个容器里类似的地球人身体上,再把这个果克人的身体放到容器里储存起来。
这样,一个果克人可以带着你们地球人身体到你们地球上执行考察任务了。考察任务结束回来后,再把类似地球人身体放入容器里,把类似地球人的意识安装到容器里的果克人头脑中,这个果克人又以正常身体回到果克星球上生活。”
“那这些人身后都通一个管子干什么?”我对这个很好奇的。
“这个是为了给这些人体提供营养,并且把某些排泄物带走。这些容器是巨大的时空冰箱,我们在外面过一年,里面呆着的人体可能只有过几秒钟就时间。”诺顿说。
“为什么不是我们过一千年,里面只有过几秒钟时间?这样里面的人可能就不需要营养物质了?”我继续问道。
“这是因为,时空冰箱里面和外面维持的时间差越大,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多,而且设备也要更巨大,系统更加的不稳定。”诺顿给我解释。
后来我们又看到更加巨大的时空冰箱,不是透明的,边上有电脑的虚拟屏幕,我们通过虚拟屏幕看到里面的景象。我只是看到画面好像是人的生活场景,只是飞快的在变化,看不到个所以然。
文太说,“这个时空冰箱,里面的时间比我们过得快,现在你看到的画面,都是经过处理的,实际上这里面的人的生活过得更快,他们生活在超高能量场中,他们在里面生活一万年,我们可能只有几个小时。”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主要是观察生物自然进化过程,比如一些人经过一万年的进化,身体结构可能更加的合理,为我们制造人体提供参考,我们经常到你们地球上,也是考察你们地球上人体的结构信息的。我们的人体都是自己制造的,这个你可能知道吧。”诺顿回答道,“对于某些细菌,其他的一些生物,放在这种时空冰箱里,观察他们的生活、进化过程,对我们果克星球的生物研究有着巨大作用。”
“这里面的储存人体容器很少的,数量不多,在我们果克星球的人体复制工厂,有许多储存人体的容器,比这里要多好多万倍的。”文太说。
“这里主要是实验用的,前哥,以后带你去果克人体复制工厂参观,那里的规模特别巨大,会让你大开眼界的。”微丽挽着我的手。很神气的说,“我们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


12,参观果克星球人体复制工厂
   有一天早上起来,微丽说,“前哥,上次,我说带你去参观我们果克星球上的人体复制工厂,诺顿通过全球信息网发信息到我的内置电脑里,说有事情要到果克星球的人体复制工厂去,希望带你一起去,我们一起去参观人体复制工厂,好吗?”
“好的,我同意。”
微丽立即用手按住耳部,通过内置电脑发信给诺顿他们,很快,诺顿和苏代尔通过全球运动网立即出现在微丽家的虚拟沙发上。
“我们马上要去果克星球的人体复制工厂,你前哥和我们一起去,可以吗?”诺顿问我。
“可以的,现在就去吗?”我问。
“要等一会儿,人体复制工厂的一个负责人叫‘加朋【读音】’,他还没有到,等他到了人体复制工厂,发信息给我们,我们再去。”诺顿回答。
“人体复制工厂是造什么的?是不是复制人体模特,用什么材料复制人体?用塑料复制吗?”我好奇的问。
“嚯嚯!你头脑是怎么想的?”苏代尔大笑,“果克星球人体复制工厂是我们全球最大的、最重要的工厂,是专门复制活人的。”
“你们地球人想长生不老,就想着吃什么长生不老的药,可是宇宙中根本就没有这种药,我们果克人身体老了,不行了,就换一个年轻人的身体,这样,我们果克人就可以长生不老,永远年轻!”微丽有些得意的说。
“那,你们换一个身体后,这个人还是你吗?”我觉得微丽的话不靠谱。
“那肯定是的!”诺顿说,“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主要是意识,身体是次要的。
我们果克星球的人把人看成是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意识,一部分是身体。人的身体如同电脑的硬件,像显示器、主机、键盘、鼠标------,意识像电脑的软件,如同电脑的程序。
    当人身体老了,或者生了严重的疾病,把人的意识拷贝下来,储存在电子计算机内,然后用生物基因技术造一个人出来,再把这个人的意识安装到这个造出的人身上。最后,把这个人原来的身体无害化处理,这样人的老年身体变成了年轻人的身体,而意识被完整保留下来。当这个造出的人身体老了,重来一次,这样人就可以永远长生不老了。我们果克星球的人体复制工厂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前哥,你听明白了吗?”微丽问。
“奥,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如同我们地球人修自行车内胎,内胎在一般情况下是修修补补,严重了我们就换一条新的。你们就是人老了,或者生了严重的疾病,干脆不治了,换一个新的身体,不过,原来思想意识还保留下来。是这样吗?”
“啊,是这样的。”微丽回答。
这个时候,诺顿用手按住耳朵,可能接受到了全球信息网的信息,对我们说,“加朋到了人体复制工厂,我们走吧。”
通过全球运动网,微丽、苏代尔、诺顿和我刹那间到了果克人体复制工厂。人体复制工厂非常高大、巨大,一眼望不到边,大门上面有一排巨大的虚拟文字。
“啊!好气派啊。”我非常感叹。
“人体复制工厂许多大门,这个只是其中之一。”苏代尔不以为然。
大门只是一个过道,到了里面,仍然有许多巨大房屋,也有虚拟房屋。我们坐上了一个敞篷车,这个车子在地面2米高左右,可以无声无息的漂移。人体复制工厂非常的漂亮,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姹紫嫣红的花朵。很多三维立体虚拟镜像,每个房屋前都有虚拟的果克文字。
在一个房子前,诺顿下了车,会见加朋去了,我们继续参观。
我们转了很多地方,“啊,人体复制工厂实在是太大了!”我发出感慨。
“你看到的,百分之一都不到。”苏代尔不以为然。
“人体复制工厂还有地下部分。”微丽说。
我们这外面转了很长时间,走到一个特别巨大房子里面,里面有来回走动的人,但是人不多。苏代尔说诺顿就在里面,我们下了飘浮车,走进去,果然看到了诺顿和加朋。
加朋个子也是一米高左右,体格看上去很健壮。加朋很友好,拉着我的手不放,“欢迎来自地球的前哥!额,前哥个头很大啊,看上去很有力量啊,我来看看你身体有多重。”
加朋从我身后抱起我,“额,是的,身体很重的。”
加朋看看我,又看着微丽说,“前哥个头那么的大,你们性爱的时候,侵入你的身体,你是怎么承受的?你们抱在一起的时候到底哪一个厉害,身体更强壮?哪一个更耐久?”加朋怕我不明白他的话的意思,左手握个圆圈状,用右手指猛的反复戳进拉出,加朋用这个动作来表示我和微丽的性爱活动。
“没有的事情,你在乱说。”可能是加朋这种粗俗描述性爱动作让微丽有些生气,微丽握在一起的双手猛分开,划个V字形,挥向空中。
    “没有的事情?不会吧?”加朋后退几步,用奇怪样子看着诺顿、微丽、苏代尔和我,“那么远的从地球把前哥搞来,就是为了研究地球人和我们果克人的性爱活动,通过观测来获得一些我们有用的数字。诺顿,不是这样吗?”
诺顿没有回答,微丽把脸转过去,开始走动。诺顿、苏代尔和我也随着微丽一起走动。
诺顿在拿我做实验,我心想,不要把我当作小白鼠啊。
加朋见我们都不理他,只好从后面跟上来,“我来给前哥介绍我们人体复制工厂。”
加朋很卖力的向我介绍我们看到人体复制工厂里各种设备和功能。他的肢体语言很丰富,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各种动作和手势。我没有什么心思听,一心盼望还能再次见到上次参观的果克生物研究所里面黄色液体泡着的巨大丰满的,赤裸的、诱人的女人身体。
终于在人体复制工厂的地下部分,我们见到了泡在淡黄色液体里人的裸体身体,身体上都有一个管子连接在外部。一排排容器里,每一个都泡着一个人体。虽然数量很多,但是,每一个人体身高、体型都差不多,都在一米左右,不像果克生物研究所那样有千奇百怪的人的身体。
“这些都是我们果克星球上的备用人体,一旦有人需要更换身体,我们就从这个里面调出一个人体来。”加朋对我说,“你看到他们都有一个管子连在外面,这个是为了给备用人体提供营养和带走排泄物的。”
“为什么不像你们一样,用全球运动网的瞬移技术把营养提供给这些备用人体呢?”
“这样可能唤醒这些备用人体的自主意识,这些备用人体如同植物那样,你明白吗?”加朋给我解释。
“为什么备用人体的体型都是差不到,为什么不搞一些体型特别高大或者特别小的备用人体?这样可能会让一些人更加喜欢的。”我的问题仍然很多。
“一个是为了制造备用人体的方便,就像你们地球上,造一个产品,都是同样尺寸的,制造方便而且质量可靠一些,制造不同尺寸的产品,要麻烦一些。当然,这个也有我们果克星人的传统习惯。
你看到的这种体型,是经过我们长期反复研究、实践得出的结果,是最佳体型,适合我们果克星球的重力环境和其他物理、化学环境。
在人的生活中,运动、性爱、抵抗疾病等等方面,这种体型都是最佳的。
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防止人体体型差异过大,体型大的人可能伤害体型小的人。像你前哥这么大的体型,侵入微丽这么小的身体里,那是我们果克星球绝对不允许的!”加朋丝毫不在乎微丽是否生气,用手指向微丽的下身来示范。
微丽敏捷的跳开,跑到我的身边,居然抱着我的手臂,表现出妩媚的样子。为了转移加朋的关于微丽和我性的话题,我问微丽,
“你们果克星球这样的备用人体有多少?”
“有几百万吧?”微丽回答。
“人体复制工厂,你们果克星球有多少、”
“就一个,“加朋说,“人体复制是我们果克星球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随便玩的。”
“在我们地球上,人到了18岁,是人一生中最黄金时段,你们果克人要培养一个备用人体,需要18年?”
“我们有时空冰箱的,可以加快时间,不需要这么长时间的。”诺顿回答。
“时空冰箱,前哥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加朋想给我解释。
“在上次我参观果克生物研究所,我已经有所了解。”
我们继续的走动参观,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一个果克老人,到了你们人体复制工厂,换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体,这个老人的身体如果不处理,是不是会出现两个’我’,如果处理的话是怎么处理的?”
“不处理肯定有两个”我”的,都是无害化处理。”加朋回答很简单。
我仍然不明白,“什么叫无害化处理?”
“就是先把你杀掉,然后再把你烧掉!嚯嚯嚯,”苏代尔上身抖动着大笑。
“苏代尔,你头脑中要储存一些温心的词句,你吓人的词句太多了。”微丽谴责苏代尔的话。
“你们能不能把我这个地球人也复制一个人体?”
“你是地球人,我们没有这个程序,要开发这个程序,需要很长时间的,另外,我们果克星球的法规不允许人体复制工厂随便复制外星人人体的。我们这是工厂,不是研究机构,如果是研究机构,在某些可以约束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加朋明确的回答我。
“你们不能把我前哥复制一个,我有理由怀疑,宇宙中不可能有2个我存在,你们复制的人体,不能够算是原来的人。人到了你们人体复制工厂,实际上是被你们杀掉了,烧掉了,然后,随便搞一个人出来,就说:复制人体成功啦!”
“你的话令我愤怒!”加朋冲上来,做出要攻击我的架势,刚要碰到我身体的时候突然又猛的停下来,说:“我有一个程序,你可以体验一下两个我是什么感受“。
加朋带我们走入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加朋打开一个桌子上虚拟屏幕电脑,进入全球信息网,加朋友操作了一番,一个头盔样的东西突然出现在桌子上,加朋叫我戴在头上。
我果然体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我一会儿出现在房子里,和加朋、诺顿、微丽、苏代尔站在一起交谈,一会儿又出现在房子外面,看着另一个我和加朋、诺顿、微丽、苏代尔站在一起交谈。
我卸下了头盔说,“啊!很神奇啊,的确感受到了两个我的存在,我现在相信了你们人体复制工厂是真实可靠的。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果克人是怎么选择备用人体的?”
“我们人体复制工厂,所有的备用人体一旦培养成熟,都会及时的在全球信息网上公布,果克人一般都是通过全球信息网搜索,来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体。也有在允许的范围内订制自己想象设计的、喜欢的人体。”加朋回答。
“哈哈,像我们地球人买衣服啊。我现在是个男人,我想选择一个女性备用人体可以吗?”
“身体和意识严重不匹配,会给人带来巨大痛苦,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的。人体复制工厂是不满足人的这种想法。”诺顿回答道。
“虽然你们果克人体复制技术非常高超,但是,我发现一个很严重问题,你们果克人一旦遇到意外,比如失足掉到山下摔死,你们来不及复制人体,玩完了。”
“这个?”诺顿回答,“我们死的概念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比如一个果克宇航员到你们地球上去考察,出发之前,意识和记忆被储存在电脑中,如果这个果克人在地球考察不幸遇难,我们会迅速的把宇航员的意识安装到备用人体上,造出这个宇航员来。
这个宇航员和别人谈话时候,会遗憾的说,我到地球旅行的那一段记忆死了。我们果克人的意识都有备份的,死的只是一段记忆和意识的丢失而已。”
    “你们果克星球上,复制人体,可以修改人的意识吗?”
“我们有许多庞大的生物研究所,果克星人置换人体,一代比一代强壮,人体的结构一代比一代更优美、更合理、更趋于完善。我们经常参观你们地球上人体结构,目的也就是做出更好的备用人体为我们果克人服务。”诺顿回答:
“但是,在人体复制工厂里,是不对人的意识改动,尊重人的思想和本来意识。除非在某些生物研究所里,有特殊合理的需要,在社会可以控制、监督的情况下,才可以部分的改动某些特殊人的意识,比如有精神痛苦倾向的人。”
   “你们果克星球复制人体需要给钱吗?需要费用吗?”
“这个是不需要钱的。你们地球人什么都钱钱钱的。”苏代尔带着一些嘲笑,
“这个要钱的话,如果有人拿不出这个钱,会是怎么去想,这样可能会引起社会剧烈动荡的。”诺顿回答道,“至少在我们果克星球上,人体复制是不需要钱的。”
参观结束了,我发出感慨,“我们地球上,人体复制也不知道要等上几百年还是几千年?”
“主要是信心问题,如果你们地球上的人有这个信心,只要几十年就可以做到。”加朋回答道,“不过,关键是你们地球人要知道场的本质是什么,只有掌握了场的本质,才可以用场这种无形物质去深入人大脑内部记录人的意识信息,除了场,别的物质深入到人的脑部,会破坏人的脑部,把人搞死,人都死了,还记录什么?
除了记录人脑部意识信息需要场,把人的意识安装到一个备用人体头脑中,也需要场,别的代替不了。
你们地球上要首先破译场的本质,然后开发出一种人工场,人工场在计算机程序的操控下,可以叫人工信息场,深入人脑的内部扫描人的意识,把意识安装到备用人体头脑中,使用的都是人工信息场。”
“认识问题的方向也很重要,”诺顿说,“人的核心是意识,意识是人脑部运动带电粒子对周围空间的扰动效应,意识是空间运动的运动形式,身体只是载体,是次要的。
你们地球上认为人身体是最重要的,意识是次要的,所以老是在身体上做文章,想发明什么药物来使身体长生不老,这个是不可能成功的。地球人如果方向错了,不会成功的。”
苏代尔毫不客气的这样评价我们地球人。“前哥,你们地球人花钱最多的是买毒品和烟酒,第二多的是买军火来杀人。你们地球人认为搞科学研究的人是下贱,是傻子和疯子。我分析,你们地球人以后的科学不是在发展,而是在倒退,因为你们以前的科学家都死了,现在没有科学家,你们把四肢发达没有脑子的技术人员当作科学。
你们除了打仗斗争,就是去压迫、欺负、欺骗同类,多年后,你们就会退到原始社会,你们和一群猴子没有区别。人体复制的技术,与你们地球人没有关系的,你们不是做到做不到的问题,而是永远都不会想到有人体复制这个事情。”
“嗨!我想到了一个绝对棒的主意。“微丽突然大声说,“我想把前哥的意识拷贝下来,安装在我的宠物机器狗上面。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你们想到没有啊?”
没有人回答,微丽说,“这样我带着前哥出去玩,很方便的。”

13,果克星球的金钱
   有一次我和微丽、诺顿、苏代尔到一个所谓的娱乐场所玩,我们进去后,我看到微丽对着一个墙壁看一下,墙壁立即显示出果克文字,微丽离开后,文字迅速就消失。
  “你在看什么?”我好奇的问微丽。
“我在通过全球信息网查看自己的财富值。”
“财富值?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地球上所说的钱,如同你们地球人在查看自己在银行还有多少钱。”微丽回答。
“啊啊!我有点惊讶,你们果克星球这么的发达,为什么也要金钱?你们要什么有什么,还需要金钱干什么?”我觉得不可理解。
“有需求,就有交易,有交易就有金钱,”诺顿说,“我们果克星球虽然比你们地球科技发达,你们地球上需要的东西,对我们不重要,或者我们获取过程太容易,几乎可以免费获得。但是,我们果克人也有其他的需求,有需求就有交易,所以离不开金钱。”
“金钱也可以使社会的分工有序化 ,宇宙中比我们还发达的星球,仍然在使用金钱。”苏代尔插话。
“不过,我们果克星球上的金钱是虚拟的,看不见实物,不像你们地球上可以是钞票。我们的金钱只是全球信息网上一个数字而已。我们挣钱,花钱、消费,全球信息网会自动跟踪记录。你挣钱时候全球信息网代你记账,花钱时候的时候也在为你记账,你出门不带钱,大家也看不见钱,钱只是全球信息网上的一个数字而已。”微丽说。
“我还是不太明白,比如我在地球上为老板干活,比如,为老板挖一个坑·····”
“活活活,”苏代尔大笑,“前哥为什么就喜欢挖坑?”
“不是我喜欢挖坑的,我是经常挖泥巴,我在地球上经常挖黄鳝,一天要挖很多泥巴的。比如,我为地球上一个老板挖一个坑,老板给我钞票,而在你们果克星球上,为你们果克星球的老板挖一个坑,你们果克老板给钱给我,你们没有实物钞票?怎么给我?”
“很容易啊!”微丽说,“打开全球信息网,老板给你多少钱,你就看到了你的财富值增加了多少了,或者老板通过自己头脑中的内置电脑给全球信息网发信息,如果你像我们果克星球人头脑中有内置电脑,立即就可以知道你财富值增加了多少。只是你前哥是地球人,给你的财富值,按照果克人的方式比在地球要的确麻烦一些。”
“那你们果克星人是怎样挣钱啊?”
“在我们果克星球上挣钱并不容易。”诺顿说,“我们果克人挣的钱几乎都是通过全球信息网进行的,所以,挣钱要围绕着全球信息网。
在我们果克星球上有许多通过全球信息网产生的组织,我们叫网络协议部落,在你们地球上可以叫论坛场所,微丽、苏代尔和我都是一个叫‘研究地球人’部落里面的成员,我们都对地球人感兴趣,长期对地球人进行研究,所以对你们地球人的事情都有一定的了解。
对你们地球人的研究,也可以使我们获得财富值。
我们打算造一个房子,作为’地球人研究所’用,这个房子造成功了,微丽、苏代尔和我也可以获得一定的财富值。现在我们就开始造房子,前哥你可以看看我们是怎么通过造房子来挣钱的。
我们现在回到微丽的住所开始工作。”
通过全球运动网,我和诺顿、苏代尔、微丽回到了微丽的住所。他们三个人都打开虚拟电脑,都在虚拟电脑上操作。
“你们造房子不到现场,就在网上就可以搞定?”我问。
“奥,是的,”微丽左手一翻,很优雅的样子,使手心朝上,“只要在全球信息网上操作,就可以把房子造好。房子造好后,我们再一起去看看。”
“首先要进入‘果克生物研究协议部落’,”诺顿说,“提供报告给‘果克生物研究协议部落’,论述研究地球人的重要意义,这个报告我以前提供了,现在已经批准了,你们看,我们建成了这个‘地球人研究所’可以获得这些财富值的。”
“我现在已经进入‘果克房屋制造协议部落’,我们给他们一定的财富值,他们帮助我们造房子,他们现在要我们提供房屋结构图。”苏代尔说,“不过要设计一个房屋结构图需要很长时间的。”
   “可以在全球信息网上搜现成的房屋结构图。”微丽说,“我来搜索。”
一会儿,微丽说搞好了。
“‘果克房屋制造协议部落’要多长时间可以把这个房子造好?”我问。
“一刹那,几秒都不要就可以造好。”诺顿说,“我们果克星球造房子,工业制造产品,都是一刹那,造的时候不需要多少时间,只是设计需要一定的时间。”
“为什么这么快?”
“‘果克房屋制造协议部落’都是通过全球运动网来造房子,全球运动网可以高速的切割加工物体,可以高速搬运物体,可以高速冷焊接,高速组装,这些都是在电子计算机程序控制下自动工作,速度是极快的。”诺顿回答,“就是‘果克房屋制造协议部落’的人,也没有一个人到造房子的现场去的,他们也是在全球信息网上操作的。”
微丽的虚拟电脑上中心出现一个方格子,迅速向两边扩展,微丽合在一起的双手,随着方格子一同扩展,嘴里念着,“的的的的的·····房子造成功了!”
通过全球运动网,我们迅速的到了这个刚才造的房子前。房子很高大漂亮,是实体房屋,不是虚拟的。诺顿抚摸着光滑的墙壁,说,“这个是全球运动网从山上的岩石上切割而来的,还保留了岩石的纹路,我喜欢这种纹路,非常的漂亮的。”
“这个房子造好了,你们通过造这个房子,就可以赚很多钱,是吧?”我问他们。
“是的,我们的财富值增加了不少,”苏代尔回答,“以后,这个房屋发挥作用,我们还可以持续的有财富值增加。”
“如果这个房屋以后没有什么作用,可能要被拆掉,我们就没有后续收入了。”诺顿补充道,“在果克星球上某些特殊情况下,对人和环境有害的建筑、房屋以后还可能要被扣掉建造主人的财富值。”
“我看你们造房子很容易的,这样挣钱也是很容易的,为什么要说挣钱很难?”我不解的问。
“主要问题是准入,就是你的提议能不能得到批准和响应,”诺顿说,“还有,你要加入一个协议部落,个人很难挣钱的。”
“个人也可以从事科研、文化创造等挣钱啊。”微丽说。
“你们果克人如果挣不到钱,日子怎么过啊?”
“啊,这个倒是不需要太担心的,我们定期可以获得固定的财富值,基本生活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你想生活过得丰富多彩,那就要努力,来获得一些额外财富值。”微丽说,“还有,我们果克人生活中,补充营养物,出门旅行,居住,人体保健、复制等许多方面都是免费的。”
“如果我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定期获得财富值,我努力节省开支,时间一长,我可能也是大富翁吗?”我问。
“这个是一种消极的想法,你前哥如果生活在我们果克星球上,可能是懒人一个啊,”苏代尔说,“在我们果克星球你老是不挣钱,也不化钱,你的财富值可能要被扣掉一部分的。我们果克星球同样不欢迎懒人的。”
“在我们果克星球上,财富和权力融为一体,谁掌握了财富值,就可以有支配他人的行为的能力,等同于权力。”诺顿说,“简单的讲,你是大富翁,就是领导人, 就有影响力。所以,果克星球的金钱更加的重要。 ”
“看来,我想带点你们果克星球的钞票回到地球炫耀、显摆,没有指望了。”
“按照我们果克星球的规定,你什么物体都不可以带回去的。”苏代尔说。

14,果克星球的领导
   有一次我和诺顿他们去拜访一个果克生物学家【读音:爱文森】,爱文森有着和诺顿相同的身材,面相稳重,目光锐利,很有智慧的样子。和诺顿是同行,比诺顿的名气还大,是诺顿他们的领导。见到我,便问诺顿,“我能够和这个地球人交流吗?”
   “可以的,这个地球人耳朵里放置了我们的耳部翻译器,我们说话,耳部翻译器会翻译成地球上的他听懂的语言,他说话,他的耳部翻译器会把信号传给全球信息网,全球信息网翻译过来,再传输给我们头脑中的内置电脑。这样,我们和他就可以方便的语言交流。”
“对这个事情,我没有了解,我的知识好像有点落后了。”爱文森说,“非常欢迎来自于地球的前哥。对你们地球很感兴趣,我和诺顿、微丽、苏代尔都是全球信息网上‘研究地球人’部落成员,我们经常讨论你们地球人的事情,我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我问爱文森,“你们果克星球的有多少国家?”
   “我们果克星球只有一个国家,整个星球就是一个国家。”爱文森回答。
“那你们果克星球最高的领导人是谁?”
“我们没有最高领导人。”
“你们果克星球没有最高领导人?难以想象,就是我们地球上黑社会也有个头头啊。我第一次踏上你们果克星球的土地上,心里想你们果克星球上可能有什么大官来迎接我,结果没有,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严格的讲,我们果克星球的最高领导在全球公众信息网上,是虚拟的,可以叫‘全球信息网协议算法联盟’。”爱文森说,“我是果克生物研究部落盟主,我只是在生物研究这一块有一定领导权。
果克星球的领导人本质上是一种大家约定的、都能够相互接受的、只是存在于全球信息网上的算法协议,当然这些算法协议也是不断的发展着,是在不断的修改中,出现许多个算法版本。你们地球上的领导人就是一些具体的个人,是吧?”
    “我们地球上的领导人结构是一个金字塔形状,地球上有许多国家,国家最高领导人叫主席或者总统,下一步叫省长或者叫州长,再下一步叫县长,再下一步叫镇长或者乡长,再下一步叫村长,再下一步就是平头百姓。”
    “我们果克星一个星球为一个国家,”诺顿说,“我们的最高领导人是全球信息网算法协议联盟,下一步是全球信息网部落盟主,再一步就是平头百姓了。”
     “在我们果克星球上真正掌握实权的,我认为是控制全球运动网这一帮人,”苏代尔说,“你们想一想,我们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全球运动网。全球运动网实际控制了整个果克星球。”
   “我有不同看法,”微丽说,“我们做什么事情,获得多少财富值,有专门的‘定价算法部落联盟’给我们定价,我认为这个给我们定价的‘定价算法部落联盟’更厉害,比控制全球运动网这些人更加的厉害。 ”  
“确定一个人做了一件事情应该获得多少报酬,全球有那么多人,而且有那么多事情,这个定价是一个系统的、极度复杂的事情,一个人是无法胜任的。这样,自然而然的信息网算法联盟出现了。这个是最早出现的算法联盟,实际上就是许多人在相互合作、相互妥协给出合理的定价。”诺顿说,“管理全球信息网上各个算法联盟总的算法联盟,就是我们果克星球的最高领导团体。”
“有一次,我觉得‘定价算法联盟’可能是故意少算了我的财富值,我警告了他们,如果不理睬我,我将向‘全球信息网监督联盟’投诉,他们立即道歉,并且补充了少算给我的财富值。感觉不到他们有多厉害的样子。”苏代尔说, “直接发财富值给我们的部落联盟也许更厉害。”
  “搞了半天,你们果克星球上最高领导人到底是谁,你们也说不清楚啊。”我说,“你们的领导人说白了就是电脑和网络,是虚拟的,你们这些人怎么心甘情愿的被虚拟领导人领导。你们的星球高度发达,为什么会是虚拟领导人呢?”
   “我们果克星球虚拟领导人也是逐步发展的,不是开一个会,大家约定的。”爱文森说,“全球信息网和全球运动网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人们获取财富主要是通过全球信息网。全球信息网加全球运动网可以解决人们生活、生产中几乎任何问题,虚拟领导人的出现就是必然的结果。”
爱文森打开身边的电脑,虚拟画面出现了许多战争场景,密密麻麻的人群骚动,好像是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
爱文森说:“ 回顾历史,我们果克星球以前有许多国家,彼此之间和你们地球上一样也经常发生战争,战争的原因也只是为了争夺能源和物质财富。全球信息网和全球运动网出现以后,能源和物质财富对果克星球已经不再重要了。
由于不需要争夺能源和物质财富,并且全球运动网可以使人一秒钟中出现在全球,国家的存在越来越没有必要了,反而给人出行带来麻烦,制约了社会的发展,最后在我们果克星球上逐渐消失了,随着国家的消失,国家领导人也随之消失了,全球信息网上的算法协议联盟逐渐代替了国家领导人的功能。
全球信息网上的算法协议联盟在我们果克星球的国家消失之前实际上已经出现了。”
    “我提出一个愚蠢的问题,你们不要见笑啊,你们果克人想当一个领导人,就是当你们所说的部落盟主,很难吗?”
“应该是很难的,首先,你要选择一个部落,比如,你是研究生物的,对生物研究很内行,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你可以选择‘果克生物研究部落’这一块,经常在全球信息网上发布自己的看法,努力参与各种事务中,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各种事情上,明显超过现任的盟主,经过部落成员的同意,你才可能替代现任盟主。
但是,一般情况下,盟主不是很随便换的,还有,我们果克星人都是长生不老,这个过程很漫长,想当上盟主要有很大的耐心。”
“那我花钱买行不行?比如,我有很多钱,给部落成员很多钱,能不能快速的当上盟主?”我问。
“活活!”苏代尔大笑,”你们地球人就好这个,在贿赂这个方面,你们一直保持着特殊的能力。”
“化钱买盟主,在我们果克星球上难以成功,因为我们果克星人基本生活都是免费的,金钱只是额外享受才需要,所以对金钱需求不是那么的强烈。”诺顿说,“另外,我们有专门的‘全球信息网监督联盟’,使你花钱买盟主的行为难以实现。”
“前哥,你们地球上已经出现了互联网,如同我们的全球信息网,只要你们地球人把场的本质破译出来,就可以把全球运动网建立起来,有了全球运动网,你们地球人也可以一秒钟出现在全球任何地方,你们的国家也会逐渐的消失,最后整个地球会变成一个国家的。”爱文森说,
“你们地球的领导人也会逐渐的会被互联网上虚拟领导人代替,这是整个宇宙文明发展的趋势,宇宙中高级文明都要走到这一步的,没有人能够阻挡住的,你们地球人被互联网虚拟领导,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只是取决于你们地球人破译场本质的时间早迟而已。”



15,虚拟旅行
   有一次,在微丽的住所,我问微丽,“你们把我弄到果克星球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要做什么实验,倒是抓进时间赶紧做啊,我怎么感觉你们果克人有一个特点,做什么事情都是懒散,慢腾腾不着急。”
   “我们果克星人生活主要就是玩,工作只是是少数人的事情,就是这些工作的少数人,他们工作的时间相比起玩的时间也只是那么一点点。如果你们地球上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也是这个样子。”微丽睡在床上,翻了个身,说:
“对于大多数像我这样普通的果克星人来说,由于全球运动网在计算机程序控制下,可以自动的为我们身体提供能量和营养,我们不要向你们地球人那样考虑吃喝的事情。我们的衣服和我们身体是融为一体,可以说衣服是从身体里生长出来的,所以我们不要像你们地球人那样考虑穿衣服的事情。生活中除了玩还是玩,玩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喔,我有点理解,那你们平时是怎么玩的?到哪里去玩?主要玩些什么?”
   “哦,玩的方式是非常多的,我们经常玩的有虚拟旅行·····”微丽在思考的样子,突然又从床上跳下来说,“前哥,我带你去玩虚拟旅行。”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我转身走向门边。
“哪里啊,就在我家里就可以虚拟旅行,”微丽双手拉着我的手臂,很妩媚的把头靠在我的胸前,“我现在就来拿虚拟旅行的设备”。
微丽拿来了一个金晃晃的电脑,只有2个火柴盒大小,又拿来两个细细的棍子,立在电脑的两侧。微丽按了电脑一下,电脑周围马上腾起一股白色的烟雾,又迅速的转变为立体画面,画面出现几棵大树样的植物,周围是类似茫茫的大草原。上空漂浮着果克星文字,我对这些文字扫了一眼,耳部翻译器翻译出:“蛮荒原”。
“我们马上要领装备,选坐骑兽,选弓箭和其他武器,还要选仆从,还要选宠物,不过我觉得宠物就不要了。我们要回到蛮荒时代,你明白吗?”
“嗯,我明白。”其实我是稀里糊涂的。
“好的,我们旅行正式开始。”微丽用手划了一下,电脑侧面的两个细柱子顶端发出一束光对我们照射,我们顿时觉得自己周围场景大变,我和微丽融入电脑的画面中,我们站在蛮荒草原上,微丽说,我选择了一个和你们地球原始社会差不多的背景。
我和微丽赤身裸体的,身上只有一些树叶和花环,我们成了一对原始人,走在荒凉的大草原上。后来,我们来到一个聚集许多动物的地方,我和微丽各领一个又像狮子又像马的坐骑。在另一个地方,微丽和我领了弓箭和弯刀。
微丽开始说不要宠物,后看到宠物又改变主意,没有领仆从,我和她都领一个像鹦鹉的小鸟,飞在我们前面,伴随着我们一起走。
我们行走中,看到有3个人追赶一个人,微丽说,那是三个强盗在追赶一个商人,并且要杀死他。
“我们应该帮助那个商人,和三个强盗战斗。”我建议。可是微丽要我们躲起来。我说,“如果战斗失败,我们被杀死,是不是很痛苦的感觉。”
“那倒不是,只是我们这次虚拟旅行就结束了。”微丽说。
“那为什么我们不去进攻,你看,可怜的商人被杀死了。”
“没有为什么,听我的话,”微丽突然蛮横起来,“我叫你进攻,你就可以进攻。”
后来,我们遇到了大队人马,微丽却叫我们进攻,我在犹豫,可是微丽挥舞着弯刀已经冲了进去,我们英勇杀敌,可是身上中了很多箭,每次中箭,都能够明显感觉到疼。
眼看我们要被俘虏,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滚下山崖。在山崖下,我埋怨微丽瞎指挥,微丽说我不勇敢,而且笨死了。我们就这样吵起来,微丽说不玩了,用手这么一划,我们周围场景突变,眼前是微丽的家,桌子前是一个小小的金晃晃的电脑,两侧是两个细细的柱子。
微丽说,“前哥,我说你笨死了,你不生气吧?我们继续虚拟旅行这么样?”
“嗯,我不生气的,这个虚拟旅行像真的一样,非常有意思,我也想继续的玩。”
“好吧,我们继续虚拟旅行。”微丽重新打开设备,脸上妩媚神情骤变,“不过,这一次,我们分开旅行,我再也不想和你一起旅行。”
我们又重新进入虚拟旅行场景中,这一次,我可以自己做主,我选择了一个“粉红色桃花园”,靠,微丽选择什么“蛮荒原”,微丽怎么会喜欢打打杀杀的?
“粉红色桃花园”可能是爱情方面的,可能有性爱内容吧?果然,看到场景中,天空垂下许多柔软的粉红色纱巾,身边有两排桃树样的植物,巨大的桃花里包裹着粉红色的女人娇嫩的身躯。人走在两排桃树中间,桃花中间的女人做出各种挑逗的妩媚神态,一个画外音说,抗拒诱惑,才可以胜利走出去。
人走着走着,两边的桃花就越来越靠近人,甚至可以碰到桃花里女人的身体,这些身体的肌肤有着极度光滑的感觉,而且浓烈的香味让人心醉,给人无限诱惑。
靠,为什么要控制自己?为什么要走出这个桃花园?到了最后几步,桃花离人很近,桃花里面的许多女人伸出粉红的小手,在我身上抚摸。我想搂着一个桃花里的女人,心里想,她想怎么样,想干嘛,我就满足她。
可是,突然,一个心形状的气球挡住我和桃花里面女人的搂抱,气球上面闪烁着一排果克星球文字,我扫一眼,耳部翻译器翻译为:“你心爱的女人在召唤你!”
靠,我心爱的女人?是谁?微丽?召唤?这个时候是来捣乱吧?果然,见到的所谓心爱的女人就是微丽。
“你不是说不想和我一起旅行了吗?”
“啊,我不是改变了主意了吗,我现在要把你变成我的坐骑,骑在你的身上到处旅行,在蛮荒时代,你是我的坐骑兽,在海里,你是大鱼,在你们地球的汽车时代,你是我的沙发坐垫,在我们飞碟里,你是我飞碟里面的座椅。”
“我是人啊,你怎么能够把我变成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有办法保证,你很乐意被我骑着。”微丽很自信的说,用手对我一指,我果然变成了一个又像狮子又像马的坐骑兽。微丽撩起裙子,坐在我的身上,明显感觉到微丽下身是赤裸的贴在我的身上,奥,原来微丽说我很乐意被她骑着,就是因为这个,不过,她那光滑肌肤的确是很刺激。
微丽和我又在一起开始了虚拟旅行,我们一起去了原始人部落,去过海底,深入到火山内部,看到熊熊大火和汹涌喷出的红红岩浆,去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地方。后来,我们驾驶的飞碟飞到一个好战的星球,被击落,烧毁。我和微丽都被这个星球的人抓住,被他们做实验,身体被解剖,一切感觉像是真的一样。解剖身体的时候,甚至都能听到切割肌肤的声音。
后来,在另外几个星球人的帮助下,我们逃出来了,开始新的旅行,只是,到了最后,又被微丽瞎指挥搞得狼狈不堪,在争吵中我们结束了这次虚拟旅行。
只是微丽好像余兴未尽,又邀请苏代尔和诺顿和我们一起去了一个专门虚拟旅行的场馆。
我们一行人通过全球运动网来到了这个专业虚拟旅行的场馆,场馆高大气派,只是没有大门,墙壁下的地面上许多圆圈。人进去的时候,站在墙壁下一个圆圈里,圆圈周围一个光亮点慢速旋转着,墙壁上出现许多果克星球的文字和一些画面,诺顿他们在墙壁上按一下,我们全部都进去了。
里面空间巨大,分割成许多小块,一个小块空间里容纳一个人,人走到里面都是迅速的悬浮起来,像在太空失重那样。然后出现许多管子把我的衣服退去,我猜想果克人他们身体和衣服是一体的,可以自动的把衣服收起来,对于这个过程他们可以免去的。
这些管子把我衣服退去后,开始吸附着支撑我的身体。后来我知道,果克人的虚拟旅行就是把各种场景信号输入人的大脑里,把人身体悬浮在空中,并且可以调节人身体的姿态,目的是给人更加逼真的感觉,而在微丽家,都是人睡在床上,没有这里效果好。
专业虚拟旅行场馆比起微丽家里,就是不一样,可以选择的内容特别多,场景更加的逼真,人的各种感觉和现实中没有区别,凭人的感觉是无法区分的,但是,我的大脑仍然是清醒的,知道这个是虚拟旅行。
可是,人接受的某些信号可能经过处理了,比如,虚拟旅行中,被敌人的刀枪击中,虽然有疼痛感觉,但是很轻微。如果是和异性性爱的感觉,和现实中真是毫无区别。
   在专业虚拟旅行场馆中,我随便选择了几项,有“星际旅行”,“和野蛮人战斗”、“我是国王”等,各种各样的带有性爱游戏的旅行内容是最刺激又是最吸引人的。
“星际旅行”中,如同人们坐着飞船,从空中看到宇宙中各种星球的面貌,有画外音给出各种介绍。特别是有人居住的星球,介绍特别详细。从他们介绍看宇宙中许多星球都有高度发达的文明人。
“和野蛮人战斗”中,我努力寻找地球人有关的内容,有画外音说你不需要说话,我们可以了解你心里想要什么,果然,我找到了与我们地球人有关的旅行节目。
“和野蛮人战斗”节目中,出现了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和中国人,看来是这些国家最容易引起果克星球人的兴趣。只是,日本人被描述成喜欢随便杀别的国家人,又随便杀自己国家的人。中国人的死法都是被人揪住辫子,脖子上来一刀,脑袋和身体分家。美国人被描述成上身巨大,腰细,腿像钢叉的大力士。欧洲人都是吸着烟斗的哲学家。
“我是国王”节目中,自己成了一个国王,带领大家迎战敌人,除内奸,管理军队和治理国家,享受荣耀,被几个老婆气的要死。
最吸引我的是以性爱为主题的虚拟旅行节目。有“我的女友是虫子”,一个巨大的虫子,有着女人和虫子双重特点的身体,身体有几节构成,每一节都有一对乳房,可以在地上行走,也可以蠕动身体爬行。嘴里和下身都可以吐出许多色彩鲜艳的粘稠的液体。肥肥蠕动的身躯对男性极具诱惑力。虫子女人设计许多陷阱,想着法子勾引你。
“吐丝女人”中的女人像一个魔鬼,精瘦的身体,敏捷的身手,可以吐丝,吐出的丝可以编成网,把你网住,她们的丝可以钻到你的身体里,来控制你,俘虏你。但是,你也有许多破解神器来击败她们的阴谋。
“蛇女人”狡猾阴毒,可以隐藏埋伏,被她们毒液击中,暂时丧失行动能力,会被她们缠绕在自己身体上,以后很难去掉。
还有身材巨大的女人,不小心被她们俘获,会把她们严密的绑在身上,她们把你当作孩子,带着你到处跑,使你失去自由。
“海底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生物,生长着部分女人身体的特点,男人的感觉如同在真实的在海水里那样,和这些美女生物斗智斗勇。
   各种各样的生物,有着女人身体的特点,在树林中,草丛中,海洋边,海底里,布下精心编制的陷阱,来捕获男人,使男人成为自己的猎物,当然,男人们也掌握许多破解神器。
果克星球的性爱虚拟旅行,其实就是一种游戏节目,卖点就是各种各样的生物,有着女人身体特点,设计各种各样的陷阱来俘获男人,男人掌握许多神器,富有心计,识破女人的各种陷阱,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不被女人俘获。
在虚拟旅行场馆,我玩了很长时间,也很累,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是在微丽
家里醒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4-22 02:25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