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36|回复: 0

男孩外星奇遇记20-----22

[复制链接]
张祥前DS 发表于 2016-2-2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张祥前
分类: 小说
20,在水星被劫持。
   在果克星球附近,有一个巨大的行星,上面几乎被水覆盖着,诺顿他们叫这个星球为“水星”。有一次,诺顿、苏代尔、微丽和我乘坐飞碟去了水星参观、考察。
   飞碟从果克星球刹那间就到了水星,到了水星上空,盘旋了一会儿,估计诺顿他们在选择降落地点。
飞碟看起来是缓慢的下落,但是,在接触水星海面的时候,我仍然感觉到以惊人的速度扑向海水里,飞碟入水的时候,没有水花,悄无声息的,像一股烟雾落入水中,很是神奇。
到了海里,飞碟里面的虚拟成像屏幕,大视野显示周围场景,这会儿飞碟的速度变得很慢,周围的景象是一览无遗。
海里许多高大稠密的植物,各种各样的鱼类,游来游去的。诺顿指着其中一个类似于鲨鱼的生物,说:“这种鱼类不是普通的鱼类,它的肚子里隐藏着高级人类,你们看到没有?这个鱼的眼睛具有人的神情,完全不同于普通鱼类。”
“前哥,我们在果克星球海底玩的时候,也碰到过这种鱼类,还跟踪我们,你前哥要是被这种鱼类抓住可就惨了。”微丽说。
“水星上的人类是从哪里来的,是从你们果克星球上来的,还是这个水星上自生的?“我问。
“水星很早的时候,就有生物,但是,一直没有进化到智慧生物阶段。我们果克星球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对邻近星球频繁造访,使我们果克星球人对水星变得熟悉起来,全球信息网其中一个叫‘我是水星人’的部落群体,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们有不少人把自己的身体改造后,寄生在水星大型鱼类的肚子里,长年生活在水星海洋的水世界里。”诺顿给我解释。
“前哥,你现在的耳部翻译器,是靠我们飞碟自带的设备工作的,水星上没有全球运动网也没有全球信息网的服务,人生活在水星海里简直是在自找苦吃,不能理解这些人是这么想的?”苏代尔说。
“我上过全球信息网的‘我是水星人’部落,他们说水星海洋巨大,人类稀少。在水星海底生活最难受的是长年没有异性伴侣,虽然可以邀请果克星球的异性加入海底人群,但是,实际效果很差,响应者很少。
生活在水星海底的女性要多于男性。这些海底女性对果克星球来游玩的男性很感兴趣,一旦发现,千方百计的捕获,捕获后这些可怜的果克男人就变成了性奴。”微丽说,
“特别是前哥,你外形高大特殊,更加引起这些海底女性的兴趣,前哥,你要小心,你是她们捕获首选的目标,这些女性在海底呆时间很长了,都已经成精了。”
这个时候,果然有几条鲨鱼祥的大鱼慢慢的跟着我们的飞碟后面。诺顿叫驾驶飞碟的苏代尔要小心,苏代尔不以为然,“这些大鱼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这些海底人,有的已经生活了上万年,可以说是高度进化,高度智慧,你指不定他们会搞出什么花招了,一旦出事,我们身体意识信息在果克星球已经备份,倒是无所谓的,只是前哥无法恢复,是要丧命的。微丽说的对,这些海底人早已成精了,总之,我们要注意,要小心,”诺顿说。
“你说的对,我现在小心驾驶飞碟,不该去的地方我不去。”苏代尔说,“我有个问题,这些海底人是怎么和果克星球的全球信息网上的‘我是水星人’部落相互联络的,是怎么把信息传递到果克星球的全球信息网上的?”
“以前是水星海底人把自己的信息记录下来,果克星球的‘我是水星人’部落成员驾驶飞碟来把这些信息带回果克星球,然后发布在全球信息网上。现在,据我从‘我是水星人’部落论坛的发言看,他们已经解决了水星和果克星球即时通讯问题。现在很多水星海底人自己的身体,已经有和果克星球的全球信息网联通的功能了”,诺顿说,“我们这一次来,主要是考察这些海底人”
我们在海底转了很久,诺顿说,“这个附近有一个小岛,我们上去看一看。前哥,你把这个东西戴在脖子上,飞碟里面的装置马上通过这个为你提供呼吸用的氧气,水星上的空气你们地球人是不适应的,”微丽从诺顿手中把一个半圆环的东西递给我,我把它戴在脖子上。
苏代尔把飞碟驶出海里,飞向空中,从空中果然看到一个小岛。飞碟在小岛上空离地1米高悬浮着,我们几个人都下了飞碟。
所谓的小岛不但面积小,而且很低,很少有植物,像是经常被海水侵袭,岛上到处是水流冲刷的痕迹。岛上的泥土像我们地球上的一种白土泥,灰白色居多。
诺顿说,“这个岛这种泥土含量高,这种土和沙土一样容易被水融化,这个是水星陆地很少的原因。”
我在小岛的边缘溜达,微丽警告说,“前哥,你离海水远一点,如果被海洋里的智慧鱼类一口吞下,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微丽的话让我很害怕,我立即离开小岛的边缘。在小岛上,我看到不少大洞,里面有水,洞的四周边缘的泥土堆得很高,泥土像是被东西反复搅拌的样子,感觉有生物经常从这个洞里钻来钻去的。
“这个洞是怎么产生的?”我好奇的问,“好像我们地球上黄鳝打的洞,只是洞口太大了。”
“不清楚,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些洞。”苏代尔说,“应该是某种生物钻的。”
“是不是火山喷发造成的?”微丽说。
“不像火山喷发,某种生物钻的,可能性大。”诺顿说。
我走进一个洞口,蹲下来想仔细看一下,突然洞里的水面迅速的下降,我站的地面泥土也迅速的塌陷,人不由自主的掉入洞中。
一股巨大的吸力,使我来不及呼救,滑向洞的深处。洞的下口更加巨大,和海里是连通的,海水碧清的,我看到一个巨大的鲨鱼状的大鱼张开大嘴,我不由自主的被吸得靠近它。
我靠近大鱼嘴的时候,身上的白土泥迅速的被海水冲掉,这个时候大鱼的嘴停止了吸水,由于惯性,我的身体一直冲到大鱼的肚子,被大鱼的肚子上一个洞吸了进去。感觉这个洞口很紧,由于吸力太强大,人才被吸进去。
海水很冷,被大鱼吸进去后,感觉暖和了一些,身上的衣服掉了,脖子上的帮助呼吸的圆环也掉了,在大鱼的肚子里,憋得很难受。
突然一个柔软的管子吸住我的头后膨胀起来,我突然又能够呼吸了。只是仍然被一股吸力吸着,身体向里面滑行,寒冷的感觉又袭来。
等我身体停下来,耳边响起一阵奇妙的音乐声音,声音很特殊,好像是从四周发出的。眼前光线亮起,像是日光灯,不是从一个点产生的光源,是大鱼肚子里到处产生的。
我头上罩着的管子是透明的,我看到眼前一个妖艳的身材很小的女人端坐在大鱼肚子的中央,是微丽所说的海底高级人类吧?我真的被她俘获了,我能够回去吗?我心里暗暗着急、害怕、叫苦。
这个女人身高大概70---80厘米高,赤身裸体的,白色半透明的身体,略带有一些青绿色,极度光滑的样子,像一种白玉,又好像一种果冻,没有骨头的感觉。两个小而尖的乳房,像羊角一样戳在前胸。
这个女人黑的发亮的头发紧紧的巴在一起,像乌鱼的脊背一样,逐渐变小,拖着身后。这个女人除了眼睛大,鼻子和嘴都非常小,脸上高低起伏不明显,眼神很清澈,但是,眼睛的尾角向上翘着,很邪恶和妖艳的感觉。她坐在大鱼肚子上,身后一个粗大的管子和大鱼身体连在一起。
大鱼的肚子里空腔不高,我只能勾着身体,我看到这个女人有着对异性渴望的神情,这种神情在地球上、果克星球上所有的女人来说都是差不多的。
这个女人在说着话,可是我听不懂。我的耳部翻译器已经不在全球信息网服务范围,和诺顿他们无法联系,得不到他们的帮助,我现在怎么办?
眼前这个女人好像我们地球上一个无束鸡之力的儿童,我上前掐住她,命令她把我放回到小岛上?我这样做行吗?
我不由自主的向她走近,我迎着她的微笑或者是淫荡的笑靠近她,我想掐住了她的脖子,可是一接触她的身体,就被一股电流击中,电击的时候周围的光线都暗了一下。
我被电击得仰面倒下,这个女人敏捷的跳起来,双腿叉开,骑在我的前胸,她的肌肤给我的感觉像带水的大黄鳝一样光滑,身体前倾,她的阴部正好对着我,我看到她的阴部突然裂开,里面是许多碧绿色的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感觉柔软的管子,管子顶端里面是雪青色和紫红色。这些肉管子像一群毒蛇一样相互缠绕,昂着头,一种群魔乱舞、急于撕咬东西的样子。
突然又从她的阴部的管子里喷出许多绿色的粘稠的液体,喷了我的一身,感觉热乎乎的,登时我全身像打了兴奋剂,一股疯狂的力量在身上爆发。
这个女人用阴部紧紧的压着我的胸口,身体慢慢的后退,退到我的腰部,再退到我的小腹下,我的小弟弟进入她的阴部里,许多柔软的管子立即缠上来,慢慢裹紧,一阵一阵的极度快感袭来。她的眼睛流出了一股透明液体滴入我的胸部,立即又渗入我的身体里,又一股巨大的能量顿时传遍全身。
极度愉悦甚至到了我无法承受的地步,好在同时睡意也袭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的肛门被一个肉管子钻进去,我的睡意立即消失,出于恐惧,我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神,想阻止肉管子进入我的身体里,可是没有用处,一阵一阵的睡意又袭来,肉管子一点一点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
肉管子在我的身体里继续喷射粘稠的、热乎乎的液体,我感觉到自己一阵一阵的有着巨大的使不完的劲。逐渐的,肉管子从我的肠道上升,一直钻到胃部,一直到嘴里才停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醒来,看到自己头上罩着的透明的管子消失了,这个女人离开了我的身体,但是,一个粗大的绿色的肉管子从我的肛门和她身体连着,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像多了一个舌头,我吐出来一看,吓得心惊肉跳,伸出来一个像蛇舌头的绿色肉管子。我也吃惊的看到我的小弟弟里面也伸出一个绿色的细管子出来。
看我醒来,这个女人兴奋起来,叉开双腿,阴部许多肉管子伸出,在空中飞舞,一会儿落在我的身上,数不清的肉管子在我的身上到处吸允着,同时我身体内部的肉管子像分开许多小分支,我的整个身体内外像是被上万个柔和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无法形容的愉悦溢满全身。
后来,这些肉管子又喷射许多粘稠的、热乎乎的液体,我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愉悦似乎到了顶峰,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力量推着我,稀里糊涂的,我被抛出大鱼的体外。
清澈的海水里,我看到绿色的管子仍然连在我的肛门里。身上绿色的、粘稠的液体在海水里扩散、分离,冰冷的海水,使我的皮肤像无数个小针在扎,疼的难受。奇怪的是,我不需要呼吸,没有感到不适应,虽然皮肤冷,但是,心里很热乎,我想可能是连在我肛门的肉管子可以为我提供能量。我试着挣扎一下,肛门的管子把我的心肝五脏都拽着疼。
这个吊女人为什么要把我排出体外,出于什么目的?就是想给我身体增加痛苦?突然我意识到,我实际上已经成为这个女人的性奴了,我能够和诺顿、微丽再次见面吗?我还可以回到地球上,和我的父母团聚吗?一种悲哀的心情袭上我心头。
后来,冰冷的海水使我受不了,只好把身体蜷缩着。突然肛门的管子一拽,一种巨疼传遍我的心肝五脏,我被慢慢的拉入大鱼的肚子里。
这个魔鬼、毒蛇般的女人,坐在大鱼肚子上,挥舞着双手对我说着话,可是我一句都听不懂。
这个女人在我的身体里喷射一种液体后,我就迅速的睡去,喷射另一种液体,人就变得很兴奋。大部分时间我都处于昏睡状态,把我搞醒来,就是这个女人需要性爱的时候。
后来,我感觉到肛门的肉管子长到我的脊髓,后又长到我的脑子里,从此以后,我能够和这个女人心灵交流了,同时我闭上眼睛,可以看到海洋里的景物。很微丽说的差不多,这个女人只是把我当做性奴而已,只是还没有改造我的身体,当然她的绿色肉管子在我的身体干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由于能够和这个女人心灵交流,又可以看到外面海底世界的景象,我的心情要好一些,那种想摆脱这个女人,见到诺顿他们的急切心情逐渐的有所缓解。我经常搂抱着这个娇小的女人,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在海底里彪悍的到处游荡,反而有些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但是,好景不长,一次强烈的震荡把我弄醒,一种剧烈的疼痛在我五脏六腑中传开,我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和我抱着的女人在我的身旁痛苦的表情,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和我肛门连着的绿色的管子也被人割断。
我看到周围场景变了,已经不在海底,而是在一个大的飞碟内部。大鱼的身体横在我们面前,鱼身体已经被人剖开,几个机器人在操作,一会儿,大鱼尸体被抛出,从飞碟虚拟屏幕上看得很清楚,大鱼尸体落入海里,溅起巨大浪花。
我看到诺顿用手按住耳部,不停的通过全球信息网和人在交谈,我突然有一种直觉,这一次被海底人俘获,可能就是诺顿一手安排的实验。几个机器人来到我们身边,用袋子把我和那个可怜的女人分开装起来。
我在果克星球的医院里,见到了诺顿和微丽、苏代尔,诺顿说:“抱歉,由于我们的疏忽的,使你这一次发生了一次意外,使你处于危险的境地。”
“前哥,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微丽拉着我的手,很关切的问。
“就是头晕,身体无力,想吐”。
“不会有事情的,人工场信息场扫描几次就好了。”苏代尔安慰我。
我躺在人工场扫描器中,一会儿,感觉好多了,“感觉怎么样?”微丽搀扶我下来,关切的问。
“嗯,现在好多了,只是觉得自己仍然无力”。
一直在电脑虚拟屏幕上操作的诺顿指着虚拟屏幕说,“你们看,从前哥身体内部排出了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这些都是水星海底人搞的。前哥的身体仍然有问题,海底人对前哥的身体做了修改,人工信息场不能完全治疗好的,需要人体植物化疗法才可以彻底治好前哥。我们现在就转院。”
在人体植物化疗法医院里,我被送到一个大的罐子边,诺顿他们远远的通过虚拟屏幕在操作,突然,在我脚边一个黑色的大罐子顶部慢慢的打开,诺顿叫我跳下去,我看到里面许多血红色的管子像毒蛇一样在疯狂的舞动,管子顶端像张着的血盆大口,很是吓人。
你妈的,诺顿是不是在害我,我心里暗骂,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掉下这个大罐子里。
感觉自己像是从空中掉向一个钢筋林立的地面上,我闭上眼睛,想象着这个恐怖的触觉。可是立马感觉是被许多小手托住,身体被许多肉管子托住、缠住、吸住,很愉悦的感觉。
后来睡意袭来,在睡梦中,有肉管子从我肛门进去,长满我的身体内部。后又感觉有液体填满这个罐子,我身体泡在液体中,不能呼吸,但是,也没有感觉不适应,可能是肛门的管子给我提供了能量和血氧。
从人体植物化医院出来,我才感觉到身体完全恢复过来。





21,拜见果克星科学大佬。
   诺顿提议我们去拜访果克星球一个大科学家,名字叫列文【读音】,就像我们地球上的爱因斯坦那样出名,这个人对果克星球的科学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的主要贡献是在物理学和数学、哲学上,在果克星系有着巨大影响力。
   有一次, 诺顿预约了列文,我和诺顿、苏代尔、微丽通过全球运动网,一起去果克星球的一个科学交流中心去拜访列文。
   我们一行在果克星球科学交流中心的一个房间里等待列文的到来,列文还没有到,诺顿他们就议论起列文,从他们谈话中得知他们非常崇拜列文。
“在我们果克星球,或者说是果克星系,掌握着果克人命运的人就是这些像列文这样的大科学家。因为全球运动网和全球信息网虽然给果克人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但同时又使果克人高度依赖这些东西,现在果克人离开全球运动网和全球信息网,就无法生活下去。果克人其实被科学统治着,也可以说命运是被列文这样的科学大佬掌握着。通过他,我们可以掌握更多果克星球的资源。”诺顿说,
“我以前和列文通过全球信息网交谈过,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本人,上次,我把前哥的资料发给他,他才答应这一次见面。感谢前哥,给我们带来这一次见面机会。”
看来诺顿对列文很崇拜,微丽和苏代尔在谈话中,也对列文很崇拜,只有我流露出无所谓的态度。
不久列文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从长相看列文很普通,和诺顿他们身材差不多,面相很和善。只是眉毛好像特别的重,眉毛好像是画的,黑黑的、重重的眉毛紧紧巴在脸上。
诺顿他们都站起来迎接列文,在这个方面和我们地球人的行为差不多。
诺顿、苏代尔和列文都是右手按住胸口,伸出左手臂轻轻拍着对方的肩膀,看来这个可能是他们见面的礼节。
不过,列文似乎没有什么大科学家的架子,一个一个和我们的见面拍肩膀,不久和诺顿他们热烈交谈起来。
诺顿、苏代尔似乎有很多话题想和列文谈,但是,今天,列文的兴趣全部在我的身上,列文问诺顿:“你们把这个地球人前哥搞到果克星球来,是出于什么目的?”
“前哥小时候在室外的田野上,遭遇了一些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他们的文明程度要超过我们果克星球百万年,”诺顿回答,
“这些特别高级文明的外星人,在接触前哥的时候意识侵入了前哥的大脑。前哥拥有了这些特别高级文明外星人的部分记忆,我们已经在前哥大脑上做了实验,把前哥这些记忆记录下来,以后我们将慢慢的分析这些数字。”
“ 这些高级外星人遇到前哥,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列文问道。
“我们几个人都是全球信息网上‘研究地球人’部落论坛成员,我们很早就建立一套监视地球人的系统,”诺顿说,“一旦有别的外星人接触地球,我们的设备可以迅速知道,自动跟踪记录信息。”
“你们干的不错,你们在用场扫描前哥大脑,发现了高级外星人留下的意识信息中,有没有他们关于宇宙新、更深刻的认识?”列文问。
“我们目前只是记录了前哥脑部意识信息,还没有对这些数字详细分析,这个工作下一步做,运气好的话,可以获得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诺顿回答。
“不过,在我看来,宇宙是由物体和物体周围的空间构成,其余统统都是不存在的,没有第三种与之并存的东西,其余都是我们对物体在空间中运动或者物体周围空间本身运动的一种描述。”列文说,
   “以上就是宇宙根本大法,是宇宙最深刻的、最至高无上的法则,没有比这个更加高级的了。这个也是所有宇宙星球的文明人对宇宙最深刻的认识,无论多么高级的星球文明,对宇宙的认识深度到此为止。
在所有宇宙文明星球上,首先拥有这种认识人都可以算是神级别的。值得一提的是,前哥你们地球上一个最著名的科学家,也认识到了这个宇宙根本法则。”
   “是爱因斯坦吧?这个人在我们地球上是最出名的科学家。”我说。
“不是爱因斯坦,他叫伽利略,伽利略曾经说过,‘我们五官感觉到的物理世界的存在是虚假的,真实存在的是背后的几何世界’,几何世界就是由物体和空间构成,伽利略说出这样的话,表示他意识到了宇宙真实存在的只有物体和空间,而物理只是我们人对物体在空间中运动或者物体周围空间本身运动的描述,脱离了人,物理世界是不存在的,但是,几何世界仍然存在。
在别的文明星球上,都是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星球上的人才认识到以上的宇宙根本法则,但是,你们地球上的伽利略很是意外,据说地球上的物理学起源于伽利略,等你们地球人真正明白伽利略的‘物理世界的存在是虚假的’这句话时候,你们地球人可能感叹到:物理学起源于伽利略,结束于伽利略。
如果伽利略不是高级外星文明的点拨,那我只能认为他是宇宙中的神。”
“我们现在计划把前哥打造成这样的神,”苏代尔说,“我们计划用场扫描技术把某些基础科学理论,尤其是与场本质有关的科学理论输入到前哥的头脑中,前哥将来是地球上的神,而我们是这个神的创造者,活活!”苏代尔得意的笑。
“那你们如何通过‘星际协议联盟’这一关?‘星际协议联盟’要求每一个低级文明访问高级文明星球的人返回的时候,与科技有关的记忆都要删除,尤其是与场本质的有关的记忆他们更加不会放过的。”列文说,
“在宇宙有人的文明星球中,场的本质的破译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场的本质的破译,意味着人工场、全球运动网的瞬移、飞碟、免费能源、可以治病的人工信息场、意识扫描存储的长生不老技术等不久将会实现,这些技术虽然可以极大的改变人的生活品质,但是,也可以刹那间把全球的人干掉。比如人工场产生的瞬移技术,我们设定一个把人群的头部移走的程序,一开人工场瞬移设备,人群就统统身体与头分家了。
某些星球上人群的道德发展滞后于科技的发展,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对那些喜欢打打杀杀的星球人群来说,‘星际协议联盟’这样做是有他们的道理的。”
“这个,我们做了多年的研究,有办法对付‘星际协议联盟’的检查。”诺顿很自信的说,“我们努力使前哥把与场有关超前科技传到地球,使前哥成为地球上的‘列文’。”
“活活,地球人掌握了场的秘密,进入了一个到处看不见的力在发挥作用的虚力时代,进入宇宙星际文明时代,背后是你们诺顿、苏代尔、微丽干的好事情,你们的野心不小啊!”列文大笑。
“前哥在地球上成为大名人,我会再次坐飞碟去看你。”微丽说。
“如果我在地球上默默无闻,你就不想来看我?”我对微丽说。
“那我不知道哎,也许有可能,我仍然会去看你的。”微丽说。
“就算你们把与场有关的科学理论通过场扫描技术输到前哥大脑中,你们确信前哥能够理解这些知识,回到地球上,能够把这些知识在地球上传播起来?前哥有这个能力吗?”列文说,
“要成为一个大科学家,需具备三个条件,1,聪明,2,智慧,3,正直,聪明和智慧是有区别的,聪明主要是人对知识的接受、理解和表达的速度,而智慧是人对获得的知识的加工,运用和总结、提升再创新,智慧显然比聪明重要。人的正直品性也很重要,可以把真理坚持下来,聪明和智慧只能保证发现、领悟真理,正直的品性可以使人坚持追求真理。”
“我们对前哥长时间监测,他具有这三个品性。”诺顿说。
“在我们地球上,我好像看到一本杂志上说,自然界核心秘密隐藏在时间里,人类如果破译了时间的本质,就掌握了宇宙的核心秘密,怎么你们说宇宙秘密隐藏在场的本质中?我有些不理解。”我说。
“宇宙的核心秘密其实在空间中,宇宙中任意一处空间可以包含整个宇宙今天、以前、以后所有的信息。有些预言家能够预言未来,原因都是任意一处空间隐含以前以后所有的信息,有些人有捕捉空间里面信息的能力罢了。
宇宙中任何物体,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的身体,在相对于我们静止的情况下,周围的空间都以光速辐射式的运动,以这个物体为辐射的中心,空间这种运动给我们观察者的感觉就是时间。”列文说,
“而场的本质就是我们人对物体周围空间运动所描述出的一种性质,场的本质就是运动变化空间所表现出的性质。
电场可以说是我们对空间以光速运动的描述。
磁场可以说是我们对空间以普通速度运动的描述。
万有引力场可以说是我们对空间以加速度运动的描述。
空间以光速运动,光速作为有方向的量,方向的变化可以说表现为核力场。
宇宙中只有这4种场。
在单位体积内,物体周围光速运动的空间的运动量就是这个物体的质量,在单位时间内、单位体积内物体周围光速运动的空间的量就是这个物体的电荷。
场是物体周围空间的运动状态,力是某一个范围内物体周围空间运动状态的改变量。
场、时间、质量、电荷、力---这些基本物理概念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这些基本概念被你们地球人破译,你们地球人可以立即进入虚力时代、飞碟时代,你们地球人也会驾驶飞碟在星际之间到处飞。
······。”
“列文说这些话你听的懂吗?”诺顿问我。
“只是理解一部分,但是,我记住下了他的话,以后慢慢的理解。”我说。
,

,

22,回家。
终于,诺顿对我说起了送我回家的事情,在果克星球这些天的见闻,感觉很新鲜很刺激,感觉很棒,要走了,真的很伤感。
更伤感的是他们计划让苏代尔和诺顿驾驶飞碟送我回去,微丽为什么不送我回家?诺顿解释说,是微丽自己不愿意送我,为什么啊?微丽怕分手时候自己心里难过承受不了?
我把自己想得太高大了吧?或许微丽有过很多男友,对我这个地球男友无所谓。或许是诺顿他们的安排,故意找借口。
诺顿他们为我回家在做准备,诺顿好像对‘星际协议联盟’很在意,他在认真的做功课,交代我怎么做,才可以躲过‘星际协议联盟’的检查,把与场相关的超前科技带回地球,可是我自己对此却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很想念着微丽,对他们的安排心里不满,但也是无奈。
诺顿打开一个电脑,电脑的虚拟屏幕出现了我的身影,赤身裸体的一个人躺在一个房间的床上,一个人走进房间,这个是穿着连体衣服,连头都罩住,后脑勺一根粗大的黑色的管子连在屁股后面,拿着一个话筒一样的东西对着我的头,自己盯着一个小的电脑虚拟屏幕看。
诺顿说,“这个是扫描仪,可以扫到你脑部的一些意识信息,‘星际协议联盟’要我们把你一些果克星球的见闻记忆删除,他们只是检查,如果仍然有残留,他们自己就删除,或者要求我们重新删除。
他们用这个东西照射你头部,就是在检测你头脑中有没有残留果克星球见闻记忆。你头脑中不断出现这样的画面:有一个黑色的方框子,中间突然强光闪一下,这个是在深度检测。
我们现在有办法对付他们这种检测,我马上给来你头脑中一段连续的意识活动画面。”
诺顿叫来两个美女,虽然个子也是一米高左右,但是,很漂亮,长相甜美温柔,感觉比微丽还要漂亮,和我们地球人的脸部很接近,腰很纤细,两腿之间没有鼓囊囊的东西。身上皮肤的颜色也接近我们地球人颜色,不像果克人皮肤那种常见的粉白色夹杂着一些青绿色。。
两个人坐在我身旁,用小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抚摸,由于我没有穿衣服,诺顿站在我面前我觉得很尴尬,可是诺顿无所谓的样子,诺顿说,“这两个人是我们重点开发的特殊功能人,她们可以催眠你,可以通过空间来控制、影响你的脑部意识信息。”
果然,我不久就觉得睡意袭来,在睡梦中,开始还能够知道身边坐着两个美女,可是马上,我就觉得自己回到了地球老家,而且感觉很真实,身边的两个美女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情,一个变成了我的母亲,一个变成了我的妻子,两个和睦相处,她们做饭、洗衣服、种菜、养鸡鸭,干农活,我砍柴,下水抓鱼,种庄稼。
有时候,头脑画面中断,随后又连接上。
等我醒来,两个美女仍然坐在我身旁,诺顿指着一个电脑虚拟屏幕,问我刚才是不是做着这样的梦?我惊奇的看到虚拟屏幕出现的场景,和我做梦是一模一样的。
“是的,和我刚才做的梦是一模一样,太神奇了。”
“好的!”诺顿后退一步,握紧双手用力向上一挥,“这个正是我要的结果。”
随后,诺顿和两个美女都离开了。穿着连体衣服的‘星际协议联盟’的人来了,用一个话筒一样的东西照射我头部,果然不久我的头脑中不断的出现黑色的方框子,方框子中间强光快速的闪一下。同时,两个美女变成我妻子和母亲的画面又在我脑海中出现。
一切很顺利,‘星际协议联盟’的人走后,检测结束的时候,我仍然没有醒来,当我听到“斯图300飞船启动自动驾驶模式-----,”的声音,我知道我已经踏上返航的路程,返航没有意思吧?去果克星球是充满着期待和好奇,要回到地球的没有意思的日常生活了。我不想睁开眼睛,就这么躺着。
突然我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睁开眼睛,看到苏代尔和诺顿坐在电脑前,认真的看着虚拟屏幕,笑声就是之前陪我两个美女,现在她们跪在我头前,我的耳部翻译器被摘除,我好奇的看着她们。她们仍然在笑,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她们一个人用手画一下,一道虚拟屏障把我们和诺顿他们割开,另一个把我的耳部翻译器拿来对着我的耳部,她们说,她们为诺顿帮忙,作为报酬,就是可以体验一下地球男人的身体。她们靠近我,流露的神情很明显,就是女人对男人性爱的一种渴求神情,这种神情地球上、水星海底人、果克人,所有的女性都是差不多的,很明显的。
两个人开始吻我,身上的衣服也迅速的退去,两个人两腿之间虽然没有果克女人常见的鼓囊囊的东西,可是我一看,只有一个指尖大小的红色的点子,两个人都是的,这个怎么能够发生性爱?我很失望的闭上眼睛,看来只能享受一下她们的抚摸。
突然我感觉到两腿之间有蛇一样的东西在游动,我睁眼一看,原来是两个美女下身伸出粉红色的、筷子粗的肉管子在我身上游动,不久一个允吸着我的生殖器,一个钻入肛门,一阵阵的极度快感袭来,一会儿出现幻觉,感觉两个女人想蛇缠着我,一会儿清醒。
两个美女对我的体力消耗很大,而她们自己美女却是漫不经心,在我身上抚摸又相互抚摸,嬉笑不停。
在睡梦中,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我醒来的时候,光着身子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着窗子我知道天亮了,我想起来,怎么也找不到汗衫和裤衩,只好在柜子里重新拿一套。走到堂屋,闻道鸭屎的味道,母亲在做早饭,还没有把关在堂堂屋里的鸭子放掉。
我走出大门,似乎感到本来熟悉的环境有些陌生、不一样。看到邻居女孩,我问她今天是几号,她回答是: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4-19 22:37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