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97|回复: 0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复制链接]
UFO探秘网 发表于 2015-7-15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五二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杨树沟村的杨宗元老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正在村头拾粪,遇到一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身上背了个褡裢,两端口袋里分别装着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女婴的左眉上方有颗黑痣。见到杨老汉后,中年男子操着山西口音问道:“请问这位老哥,这可是杨树沟村?”

得到答复后,中年男子又问道:“请问杨宗元家在哪里住?”

杨老汉心里一怔,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并不认识。仔细想想自己与山西也没有亲戚,于是就疑惑地反问道:“你从哪里来?怎么会认得杨宗元?找他有什么事?”

中年男子用手指着褡裢里的女婴回答道:“我从山西隰县陈家庄来,专程到杨宗元家送这个小女孩。”

杨老汉见那男婴长得眉清目秀,十分讨人喜欢,就问道:“这男孩为什么不留下?”

中年男子答道:“男孩是来送妹妹的,他不能留下,送下妹妹后还要回去。”说完后又着急地催促道:“快告诉我杨宗元家住在哪里,时辰到了,我得抓紧赶过去,否则就来不及了。”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得到杨老汉的指点后,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了。杨老汉随后紧跟,他想跟回家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不小心跌了一跤,一下子惊醒了。

回想着刚才梦中的情景,杨老汉觉得十分奇怪,想了一会儿感到睡意全无,就坐起来披上衣服抽烟。

这时,从东厢房里不时传来正在分娩的儿媳妇一阵阵的喊叫声以及老伴和产婆焦急的说话声。儿媳妇从傍晚就说肚子疼,到现在还没生下来,喊叫声却一阵紧似一阵,看样子快要生了。杨老汉支起耳朵焦急地谛听着东厢房里的动静,心里很是不安。

“哇……哇……”突然,从东厢房里传出两声新生婴儿的响亮的啼哭声,接着是产婆惊喜的声音:“恭喜恭喜,是一对龙凤胎!”

杨老汉长舒了一口气,一阵喜悦涌上心头。蓦地,杨老汉心里一动:儿媳妇生了一对龙凤胎,与刚才的梦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有某种联系?如果是巧合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如果其中有某种联系的话那中年男子说男孩送下妹妹还要回去是怎么回事?杨老汉翻来覆去地想,直到天明也没理出个头绪来。

早饭后,杨老汉把老伴叫到里间,把昨晚的梦告诉了老伴,老伴也觉得奇怪,就问他:“你还记得那两个婴儿的模样吗?”

杨老汉答道:“记得清清楚楚,那女孩左眉上方还有一颗黑痣呢!”

“啊!”

老伴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两眼紧盯着杨老汉,追问道:“你想准了吗?有没有想错?”

见老伴如此吃惊,杨老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也紧张起来,忙问老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伴神秘地低声说道:“儿媳妇昨晚生下的那个女孩左眉上方正有一颗黑痣,你说这事怪不怪?”

“啊!这事是真的,你没有看错?”

这回,轮着杨老汉吃惊了。老伴二话不说,拉着杨老汉的手转身向东厢房走去,径直走到床前。

床上,折腾了一夜的儿媳妇此时已酣然入睡,在她身边,两个小家伙也睡得正香。杨老汉往婴儿脸上只看了一眼,便一下呆住了。两个孩子与梦中的婴儿长得一模一样,女婴的左眉上方赫然一颗黑痣。老两口顿时面面相觑,不知是凶是吉。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白天忙活了厂天,到了晚上,老两口上床后又开始嘀咕这件事,杨老汉说:“看来这两个孩子到咱们家是天意,可中年男子说男孩送下妹妹后还要回去是怎么回事?”

老伴说:“管他呢,只要到了咱们家就是咱家的人,赶明儿我去庙里烧炷香,求观音菩萨做主,把两个孩子都留下。”

老两口说着说着就到了深夜,杨老汉感到困了,打了个哈欠说:“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咱的孙子别人抢也抢不去,不是咱的孙子留也留不住。”说着,就闭上眼不再说话,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

杨老汉刚合上眼,就见昨晚梦中的那个山西汉子背着褡裢走了进来,褡裢里只有那个男婴。中年男子进屋后对杨老汉说道:“老哥,那女孩我已给你送来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就要回去了,特来向您辞行。”

杨老汉急忙道:“这位兄弟,请您行行好,把这男孩也留下吧,我们全家都喜欢他。”

中年男子道:“那可不行,男孩不能留下,他回去还另有安排,我要是把他留下了,回去不好交差。”说罢,转身向屋外走去。

杨老汉心里一急,从床上跳下来追赶中年男子,身体往前一扑,一下子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

“梆梆梆!”正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人敲门,同时传来儿子焦急的声音:“爹,娘,快起来,孩子不中用了!”

闻听此言,杨老汉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他急忙喊醒老伴,老两口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边走边系着扣子向东厢房跑去。

还没进东厢房,就听见儿媳妇“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嘴里喊道;“我的儿呀!”

杨老汉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等他醒过来后,只听得从东厢房里传出老伴和儿媳妇悲痛的哭声。杨老汉挣扎着爬起来走进东厢房,见老伴和儿子、儿媳妇正围着男孩哭,男孩紧闭双眼,小脸蜡黄,已停止了呼吸。

男孩死后,全家人悲痛之余,将女孩视为掌上明珠,惟恐再有个闪失,杨老汉给女孩取名“梦景”。

梦景还没出满月,就在许多方面表现出与同龄婴儿的不同之处。未出满月的婴儿不会观察事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眼神散乱,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而梦景却对什么都感兴趣,躺在那里东张西望,不管谁走到她身边,她都会聚精会神地看着你,嘴唇嚅动着,仿佛有话要说。一开始,家里人都感到奇怪,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天,杨老汉到东厢房看孙女。刚走近床边,就听到梦景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杨老汉走上前去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小梦景眼里流露出一种只有成年人才有的眼神,那里面饱含着成熟、思考和想表达某种思想感情又表达不出来的焦灼。杨老汉吓了一大跳,就到镇上找医生咨询,医生说可能是这孩子发育早、天资聪明的缘故,让他不必惊慌,还说说不定这孩子长大后能成大器。

小梦景转眼已一周岁多了,已能说一些简单的话了。奇怪的是这孩子从一开始说话就不是本地口音,而是山西口音,并且从不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对家里的人也很冷淡,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甚至拒绝长辈对她的亲昵行为,拒绝与父母同睡一床。满两周岁后她还时常一个人蹒跚着走到村头,呆呆地坐在那里向西方遥望着,一坐就是大半天。

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小梦景的智力更是明显地高于同龄的孩子,甚至有些小学生也不如她,更令家里人惊讶的是有些她从没接触过的事物,她竟然无师自通,一见就非常熟悉。有一次,妈妈带她走姥姥家,舅舅家两个正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放学后在家做作业,被一道算术题难住了,小哥俩解了半天也没有解开。这时,坐在一边的梦景开口道:“这道题应该这样解。”说着,从表哥手里要过笔来,熟练地在纸上演算起来,一会儿就解出了答案。

第二天,小哥俩将作业交给老师,老师看完后指着那道题问道:“这道题你们俩是谁解出来的?”

两人回答道:“不是我们解出来的,是姑姑家还未上学的表妹解出来的。”

老师更加奇怪,说:“这道题是小学三年级的试题,我本想试一下你们,结果全班只有你们俩解出来了,你们的表妹还未上学,怎么会解这道题呢?能带我去见见这个孩子吗?”

于是,小哥俩领着老师回家见了梦景,老师又出了几道四年级和五年级的题,梦景都毫不费事地解了出来。老师大为惊讶,认为这孩子是天才,就请求梦景的母亲将梦景留在他的班里重点培养。一开始妈妈不同意,觉得梦景还小,不到上学年龄,后来见老师执意挽留,就同意了。

小梦景入学后并不像老师所期望的那样勤奋学习,团结同学。她不愿和同学们接触,不愿与人说话,喜欢一个人独处,上课时也不认真听讲,老师在台上讲,她在下面呆呆地望着窗外。老师让她站起来,问她:“听见我刚才讲的什么吗?”她摇摇头,老师生气了,让她朗读一遍刚才讲的课文,她竟倒背如流。这下,老师傻眼了,搞不懂这孩子有什么特异功能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神秘的“记生儿”是怎么回事?人真的能转世吗?

下课后,老师让她到自己的宿舍谈心,想问一问她学习有什么诀窍,谁知她竞“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向老师恳求道:“老师,求求您送我回家吧,我老家在山西,我想我爸和我妈了!”老师一听,以为她是被人贩子拐骗来的,忙给她倒了杯水,让她慢慢说。

小梦景告诉老师,她本姓陈,叫陈玉妮,山西隰县陈家庄人,初中毕业,十五岁,父亲陈占根。有一天,她与哥哥在坡里干活,天气炎热,她想到附近水库边洗把脸,不想水库边全是黄泥,她刚一踩上就一下滑进水库。哥哥见妹妹掉进水库,跳下去救她,因两人都不会水,不一会儿就一起沉入水底。等她醒过来以后,却发现她与哥哥都变成了婴儿,而身边的人却一个也不认识,后来哥哥被一个人强行带走了。

听完梦景的话,老师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这件事像天方夜谭,要不就是梦景神经发生了错乱。他认为不能再继续将梦景留在学校,说不定以后会出什么事。于是,急忙派人去找梦景的家长,直到天黑,梦景的爷爷才风尘仆仆地赶到学校,老师把梦景交给了他,并把梦景的话向他说了。

杨老汉带梦景回家后,对谁也没有提起这件事,而是单独与梦景谈了一次。他详细询问了梦景山西老家的一切情况,边抽烟边考虑了很久,最后说道;“好吧,既然你愿意回去,明天我就送你回老家,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你家里人不认你,你还得跟我回来,好不好?”

梦景高兴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两手抱着爷爷的脖子,第一次亲热地喊了声“爷爷”。

当天晚上,杨老汉在饭桌上向全家宣布,明天他要带梦景出趟远门,去看他年轻时的一个好朋友。

第二天早上,杨老汉和梦景一大早就上路了。一路上,小梦景一改往日那种沉默寡言的样子,高兴得像只麻雀“唧啷喳喳”地说个没完,而爷爷却不停地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二十天后,祖孙俩边走边问,终于来到了山西隰县陈家庄。离村还有好几里路远,梦景就显得像久别的游子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她兴奋得满脸通红,一手拉着爷爷的手,一手指指点点地向爷爷介绍着那熟悉的山山水水以及她在这些地方的件件往事。一会儿,看到前边有座水库,小梦景告诉爷爷,当年她和哥哥就是在这里淹死的。见水库边有两座坟,坟上长满了荒草,上前一看,墓碑上竟写着她和哥哥的名字,看立碑时间,已是四年前了。

祖孙俩继续往前走,见前面大树下有好几个人坐在那里休息,梦景走上前去叫着他们的名字和他们说话,他们都不认识梦景,惊疑地问:“你们从哪里来?怎么会认得我们?”当听说是陈占根家的时,一老者叹息地说:“唉!好可怜的人,四年前他的儿子女儿都淹死了,陈占根为此大病了一场,到现在还没好利索呢。”

小梦景领着爷爷熟门熟路地来到一大门口前,对爷爷说:“这就是我的家,咱们快进去吧爷爷。”祖孙二人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满面愁容的中年妇女。梦景一见,扑上前去叫“娘”。中年妇女惊疑地倒退了两步,问道:“你们找谁?”

梦景道:“我是玉妮呀!娘,你不认识我了?”见此情景,杨老汉走上前去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中年妇女像听天书一样地听着,警惕地瞅着眼前的一老一少,疑惑了半天,这才半信半疑地将他们让进屋里。

中年妇女让他们在外间稍等,她则进了里间。从里间里不时传出男人的咳嗽声,一会儿,一男子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这男子脸色苍白,一副久病未愈的样子,小梦景跑过去拉着那人的手叫了声“爹”,那男子也不答应,抬手将梦景推开后对杨老汉说:“我们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求您老人家高抬贵手,不要再装神弄鬼地欺骗我们了,我们已经不起折腾了!”

这时,那中年妇女也走了出来,哭着说;“我们的女儿已经死了,再也没有女儿了,你们要是缺钱了就到别人家去吧,千万不要再捉弄我们了,快走吧,求求你们了!”

梦景见人家不仅不认自己,反将自己和爷爷当作骗子,心里感到又难受又失望,就跪在她们面前哭诉了自己死后又托生到杨树沟村以及自己是如何想念爹娘,爷爷不顾年老体弱和路途遥远陪自己千里返乡的全部过程。最后,梦景道:“你们如果还不相信的话,有件事可以证明我就是你们死去的女儿,在我的梳妆台左边牡屉里有一个锁着的铁匣子,里面有姥姥临终前留给我的一副银镯子,钥匙在窗台下面的墙缝里。”

听她这么一说,夫妇俩半信半疑地走进女儿生前的房间。自打女儿死后,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进女儿房间,房间里还保持着女儿走时的样子。陈占根按梦景所说的从墙缝里找到钥匙,打开牡屉及铁匣子后,里面果然盛着一副银镯子。陈占根与妻子对视了一下,又低声商量了一会儿,然后走出来对杨老汉和梦景说道:“虽然这个小丫头说得不差,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也许是我女儿生前曾对别人说起过此事,碰巧传到你们耳朵里了,如果你们没有别的事的话,就请回吧,我们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再提起那些伤心的事了。”

见人家已下了逐客令,梦景知道再说也无用,想想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对自已是那么好,而自己却百般冷淡他们,心里只想着回山西;爷爷拖着孱弱的身体,不远千里陪自己回来了,却落得个如此下场,顿时觉得十分的后悔,同时心里突然第一次强烈地思念杨树沟和那里的亲人。想到这里,小梦景拉着爷爷的手说道:“爷爷,咱们走吧!”祖孙二人转身向门外走去。

梦景回到杨树沟后,又回到原来的学校上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和同学们也一直相处得很好,放学回家后,与家人的关系很是融洽,“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地叫个不停,小嘴甜甜的,口音也慢慢变成当地口音。看到小梦景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地成长,老师和家人都感到十分欣慰。

随着梦景年龄的增长,她对山西的那段人与事的记忆渐渐淡漠了,到了十岁上,竞完全记不起来了。

编者手记:前不久,我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记生儿”这种现象世界上许多地方都发生过,古来有之,只是科学发展到今天仍不能对这一生命现象作出科学的解释,至今仍是个谜。

(摘自《自然奇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6-20 17:06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