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47|回复: 1

受害者心声(3)一位花季少女受害者的心声之一

[复制链接]
aisc 发表于 2014-9-20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者注】近日在互联网浏览脑控受害者的博文(或日志)中,一位名叫郭汝泉的脑控受害者的经历,令人揪心!她的求助、悲愤和呐喊,无不感天地动鬼神。

郭汝泉,女,生于1981年,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人,网名:“卫星破译脑电波"。2001年她被脑控而受害时,是桑植县一名高三复读生。受害时年仅20岁,正是春春花季少女学生时期。她在2009年一篇博文中,详细记述了她当年被脑控受害时的终身难忘的亲身经历,读后令人感慨万千。

仔细研读她在读书时的受害情节和心里历程,真可谓离奇而悲惨!如读者无脑控的切身体验和认知能力,读后定然会产生疑问:这是否是精神障碍患者的幻听、幻觉?但在仔细研读了郭汝泉最初的受害经历,及其之后她所遭受的悲惨、恐惧、炼狱般的精神折磨与迫害,笔者认为,这是郭汝泉最真实的亲身受害记录,因而读后更感痛心。

从博文中得知:从2001年下半年不知何时起,她就感觉全校师生都讨厌她,议论她…之后,她又发现自己有了能“听到”别人大脑思维的“心灵感应”…其后,她大脑就感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惊讶的发现,周围的人(包括所有的同学、老师、亲属、陌生人)都能知道她的大脑思维似的, 因为她“听到”他们在随时随地大声读她的思维内容,并能针对她大脑思维做出语音反馈…后来,这些声音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阅读她的大脑思维并和她的思维进行对话…此后,这些声音开始循序渐进的对她进行全面系统的精神摧残和虐待,极度残忍,残酷至极…

从博文的记述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郭汝泉是怎样一步一步地被精神控制(脑控)的。精神控制(脑控)团伙是何等歹毒!他们秘密运用现代高科技“传音入脑”技术,远距离不接触式地入侵人类大脑,致受害者脑中产生有人说话的声音,再“读心、读脑”,以便对受害者进行精神骚扰、折磨;再一步一步不断灌输、散布谣言,制造思想(精神)混乱,诱导、蛊惑受害者,颠覆受害者正常的人伦道德、思想意识和社会行为,使之一步一步坠入精神陷阱;在肆无忌惮地实施精神暴虐过程中,处于弱势的受害者却又拿不出证据向有关部门举证,除了在互联网以博客博文向人们倾诉、求助外,只好天天忍辱生活在恐暴式的精神暴虐之中。

一个可爱无邪、纯洁柔弱、花季青春年龄的少女,遭受这种极其野蛮、残忍、邪恶、恐暴的精神控制(脑控),使她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痛苦至极的生活,这种暴虐是何等灭绝人性!不难推测,郭汝泉的人生理想和未来的期望就这样被改变,美好的青春、幸福、生活就这样被摧残,这就是最客观的现实。各位朋友,如果此种暴虐降于你身,你又作何感受?

在遭受种种非人道精神暴虐中,她确有积怨,幸而郭汝泉没有在精神控制(脑控)摧残中倒下,我们看到她还在为生存而战斗!在此,笔者祝愿她:在人生的岁月中,不要因为精神控制(脑控)而颓废,望她排除干扰,不懈努力,奋力拼博,为实现自已的人生理想和幸福生活而努力奋斗!

在此,笔者特将郭汝泉的被脑控受害的博文(或日志)全文转贴如下,供各位读者参阅、研讨。



我,湖南的“卫星破译脑电波"重新整理过的受害经历
2009-11-1     01:17       卫星破译脑电波QQ日志


尊敬的各位,我叫郭汝泉,下面我要向大家陈述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离奇悲惨的遭遇。我非常肯定,外太空的卫星上存在有一种能捕获破译人脑电波、并对大脑进行完全精神操控的高科技。有一群神秘的科学家正在通过卫星强迫全世界大量的公民进行令人发指、残忍至极的大脑试验。而且,他们严密精神控制着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大脑,结合政府看不见的强大特权,对我们这个特殊的受害群体编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瞒天过海的黑暗大网。

2001年下半年,我是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一名高三复读生。那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知道以怎样的的借口,我感觉全校师生都讨厌我,议论我,人人都对我吐口水。好像是什么因为一个男生喜欢我我不理他他就生病在家了之类的。然后好象全校师生都知道了。都很憎恶我拖累着这个优等生。而且大家都嫌弃我丑陋。那口水声非常凶狠、凄厉。我很是隐忍。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听见同学们议论我说:有高人看过我的面相、我是龙、我是未来的主席等等。之后,就算我来到张家界市,无论我在哪儿,哪儿的人们居然也在议论这些事。还有一个年轻人路过我是大声叫道:“龙,我要娶你”。我一直很隐忍、很迷糊。后来,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能“听到”别人大脑思维的“心灵感应”,比如: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个女同学面对面说话时远处传来了杀猪的声音。当时,我无意识的想:去看看吧。就在这时,我听到这个女同学说:”心真狠啊,连杀猪都想看”。奇怪的是这位女同学的嘴唇并没有动过。接下来,我总是“听见”很多同学在议论我、商量着如何整我的声音(但是后来我向他们对质,发现他们完全不知晓),如何把我赶走,如何把我逼哭。可我就是忍住强作坚强。几乎每天每时每刻甚至每个夜晚都是这样。我被极度压抑的氛围紧紧笼罩,浑浑噩噩。最后,突然一个自称是校长的男人总出现在我教室门口。我听见我周围同学说,他也是来赶我走的,他有特异功能,能知道我的大脑想什么。我也听见这位校长在教室门口对我说下流的话。甚至夜晚我的寝室门口也有他的声音。就在我的忍受达到极限时。有个声音,夹杂在同学声音中说:是你自己大脑的癌症有了特异功能、是校长请了特异功能大师对付你……见我这些话都不相信,最后出现了一个大城市底蕴的声音慈爱的说:这是国家试验。我相信了。大彻大悟感。然后,这个声音继续说:“哭出来吧,你压抑得太久了”。一下子,我终于不再假装坚强,嚎啕大哭起来。但是,后来,周围的氛围又马上变了,我再次陷入极度隐忍压抑之中。没多久,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在2002年2月转到张家界市一中所办的复读班。

来到市里后, 我惊讶的发现,我周围的人(包括所有的同学、老师、亲属、陌生人)都能知道我的大脑思维似的, 因为我“听到”他们在随时随地大声读我的思维内容,并能针对我大脑思维做出的语音反馈,或者一些小动作(直到一两年后我才认识到这些都只是高科技人工模拟出的,是“真实的幻觉”)。这些我没有正面面对的所感受的声音形成了反复无常的氛围。让我的大脑无暇松弛、回忆。 有一次,在寝室的床上。我试图反思和理出头绪时,在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和蔼、轻柔的对我说:“请不要回忆过去”。那是一种多么值得让人信任的声音啊。我照作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长期计划,一个重要的大阴谋--为了清洗我记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些声音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阅读我的大脑思维并和我的思维进行对话。几乎每天晚上无法睡眠,即使入睡了,大脑会突然像受到电击一样被弄醒。无论我走在哪里,哪里的广播、电视、电脑中都能传出他们的声音,夹杂在这些节目的电子声音中,针对我的心里对话,大多是调侃,而且非常连贯,很是神奇。然而,看得出,周围人却听不见,除了我自己。 还有一个,有个声音对我说:最后就是让你疯,成为精神病。当时,我很恐惧,不愿意相信它。没想到,那居然是真的。

后来,这些声音煞是郑重的对我透露:“直升飞机回来接你走、你有很多的赔偿金、你无法生存,国家会负责到底、我会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是国家英雄、好大的价值、好大的规模,都不知道怎样收场、大运动、梦想成真、不老永生……”这些话语之间都是由时间间隔的。有的几天、有的几个月、有的数年。

由于这些刺激过于强烈,我在高考前2个月不得不辍学回家。 在此之前,这些‘声音’让我养成了用大脑思维与他们对话的习惯。这个习惯根深蒂固,直到现在。长期的思维对话,让我的大脑神经受损严重,免疫力非常低下,很虚弱。从2002年下半年起,这些取得我信任的声音开始循序渐进的对我进行全面系统的精神摧残和虐待,极度残忍,残酷至极!每一个心理层面、精神层面、人格层面、折磨时段,无不是达到最大极限。每一次都是那样的细致、每一次都是那样彻底。一次又一次,我生不如死、痛苦至极;一次又一次,我神经崩溃、发狂发疯;一次又一次我心理变态、几欲自杀;一次又一次我眼睁睁的感觉到了近在鼻尖的完全精神失常。多么恐惧、多么无奈啊。更要命的是,每一次极限精神折磨快要完全精神失常后,我的大脑神经又能神奇的稍稍恢复。有时是在我精神失常的一瞬间,有时是在突然让我嗜睡的醒来后。这就造成了外界更加难以想像地狱式的残忍---因为,这样,对方又能继续反复不断的精神折磨,直到我自杀、死亡、或者永远。他们简直---不择手段。流氓式、纳粹式、魔鬼式的。根本没有任何人性可言。

在这里我要提一下对我造成严重心理阴影的毒打计划。大概在2006年下半年某前一天的下午。空气中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说:“你要被毒打一顿、给我狠狠地打”。第二天下午毒打事件竟真的发生了:当时我和母亲走在广场上,“听到”背后响起凶狠的吐口水声,我已经被这种声音折磨了好几年了,那天也是我最痛苦、最疯狂的时候。我愤怒的发狂,难以自制,疯跑到那个人边回吐他。但也就是在当时。我发现这个人并没有吐我,可我已经把口水吐到了他的脚上。悲剧发生了。这个中年的彪形大汉就多次追赶着对我拳打脚踢,下手狠毒辣,简直往死里打。我妈妈试图保护我时,也惨遭殴打,那人拿出刀来划伤了我妈妈的手腕,非常非常深的口子。 事后我们报警过,但是警察不理。之后,这个事件对我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因为我非常柔弱,极度难以忍受任何野蛮暴力和黑暗。这顿殴打,以及其他的野蛮、暴力式的神经折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格和心理。我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恐怕我会以魔鬼的意志和神灵的心智等待时机。我永远无法接受这种滥用暴力的自上而下的社会风气。这在未来文明社会绝对是禽兽行径。应该被判重刑。我宁愿像杨家一样和这些人渣同归于尽。不过,我会忍耐,会等待。大丈夫报仇,二十年不晚。而这些声音也总是以“再毒打我一顿”之类的语言一次又一次刺激我,一次又一次让我神经崩溃、暴怒、仇恨、发狂。现在,我对外宣布---如果,国家要为我的是否则的话,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殴打我的人和制定殴打我计划的科学家也要接受同样的毒打。唯独这样,才能让我所有的伤害和仇恨化解掉,才能接受外界对我心灵的重造。

从2002年到2009年,已经快8年了。回想这8年,大脑忍不住抽搐,心脏禁不住颤抖,仇恨几乎让我的大脑爆炸。我想哭,可我已经无法流泪了。我想杀了他们,我想一口一口将他们的肉咬下来,可我不知道他们在那儿。2002年我还没真正发育。可是现在几乎要白头宫女老了。多么惨痛的8年啊。这8年,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啊。那是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的青春啊。可是,就在这最宝贵的青春中,我是如何熬过来的呢?世界上最残忍、最卑鄙的精神摧残整整贯穿了我的整个青春。曾经的我是多么的可爱天真啊。曾经的我对这个世界是那样的充满期待和梦想啊。可是现在,他们彻底摧毁了我,他们彻底摧毁了我。

我仇恨这个世界,我诅咒这个世界。我最仇恨的是,世界上最有能力的、最有权力的、最有责任的,却一直隐瞒大众干着连魔鬼都不如的黑暗勾当。我发自内心最虔诚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得报应!希望你们下地狱!


(注:未完,待续)
诗维 发表于 2014-11-27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zhi只是外星科技,开始网络技术刚实验,不成熟哦,所以如此。现在已成熟了,不会如此。这种技术超越地球至少几万年。我也是这样辛苦来的,并且得到了礼物,作为回报的,我的帖子就是礼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7-9-22 12:21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