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57|回复: 0

受害者心声(2)一个被恶魔缠身的脑控受害者

[复制链接]
aisc 发表于 2014-8-1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isc 于 2014-8-20 14:03 编辑

笔者在浏览互联网时,看到脑控受害者忻中庆的博文。忻中庆(网名:红聆),男,江苏南京人,生于1942年,大学文化。从他的博文中,知道他是国内被精神控制(脑控)而受害较早的受害者之一。看了他的有关博文和他披露的受害经历的文章,再结合受害的历史背景和受害事实,经仔细分析判断之后,无不为之感到愤慨和同情。笔者认为:这些博文和受害经历的文章,是在他经历被迫害被脑控的“恶魔缠身”般的惨痛事实基础上写出来的。这是一个被恶魔缠身的脑控受害者亲身经历的记述,这是发自受害者内心的倾诉,这是一个受害者向当今社会申诉和求助的心声,这也是受害者被脑控的历史见证。笔者认为,这些都是真实存在和可信的。随着精神控制(脑控)的反人类犯罪事实的揭露,更多的人能够更多地了解和认知精神控制(脑控)的事实和真相,必然引起当今社会和善良人们的广泛关注,殷切期盼当局依法治国,立案惩处精神控制(脑控)犯罪。为此,笔者将《中国受害者的故事简介》中忻中庆“我的受害经历事实和去北京上访的情况(简略)” 全文转贴如下,供读者参阅。


《中国受害者的故事简介》
(笔者注:按原文转贴忻中庆的帖文)


江苏南京 忻中庆
姓别:男
年龄:1942年9月22日
受害开始时间:1971年1月
受害起始地点:南京
最初受害时的身份:南京有线电厂(734厂)职工
受害原因:受政治诬陷迫害(见我博客中写的:“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受害经历文章)
学历:大学程度
联系方式:
地址:南京下关区东井一村94—14#
电话:(025)85512491;13776686557
邮箱:njxzq_88@163.com;xdj805187@sina.com
QQ:623962269(红聆)
博客:
友博网的“忻中庆(红聆)博客: http://www.youblog.cc/xdj88
后海网的“南京红聆博客”: http://www.70blog.com/space.php?uid=116692
简写经历(详见附件:中国最详实的历史性揭露材料)

我的受害经历事实和去北京上访的情况(简略)

本人是南京有线电厂职工。1971年1月,在“文革”的“清查5.16“运动中,被南京市革委会进驻南京有线电厂(734厂)工作组指鹿为马,诬陷为“5.16分子”而隔离“审查”。由于本人坚持实事求是,决不屈服和认可对我指鹿为马,并强加于我头上诬陷的“5.16分子”帽子,并且,对这种违宪非法的作案陷害罪恶进行坚决的揭露控告斗争。工作组在动用“公检法”公开出面对我进行威逼、恐吓、指供、诱供,以及使用“小分队”日夜刑讯逼供,都没有让我屈打成招的情况下,终于恼羞成怒地悍然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高科技”手段,对我身体秘密控制,实施惨无人道的秘密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然而,这一“秘密高科技”犯罪手段,被我识破,并写了多份《控告书》向党中央和毛主席进行坚决揭露控告。此后,为了捂住我揭露控告的嘴,他们就对我实施几千万次以上的在身体内各个部位,日夜出现痛、痒、热、冷、抖、难受和“性折磨”等种种残酷无耻的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详情见我写的受害经历事实文章: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刊登在我的博客是上:http://www.youblog.cc/xdj88;http://www.70blog.com/space.php?uid=116692)

本人面对这样的秘密法西斯暴行决不屈服,于1974年2月4日,毅然决然地去北京上访,向中央控告。2月7日下午,我来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递交《控告书》。“高法”的一位戴眼镜的接待员接待了我。
我向他详细叙述了来京进行“控告”的内容。

他看了我的《控告书》后说:“这个搞5.16的问题,不是巳经解决了吗?林彪就是总后台嘛 !”
“那么,我控告江苏省和南京市‘公检法’对我身体的非法秘密控制折磨迫害案呢?长期以来,他们非法用‘放射性机器之类 ’的秘密特务技术设施手段,对我日夜监视、窃听(知)和控制我身体,分秒不停地进行了几千万次以上的痛、痒、冷、热、麻、抖、性难受等法西斯般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并且要杀人灭口、阴谋暗害!这在控告书中已经都写清楚了,诬告由我负一切法律责任!”
“你到了北京后,身上还是这样吗?”他问。
“对,继续在遭到秘密控制折磨。我的头不时地被搞得晕痛,二只脚后跟一直交替着剧痛,使我行走困难。”
他沉默不语。
“你们是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对这种恣意违犯宪法,侵犯公民基本人身权利的非法秘密特务手段罪恶活动,难道不管吗?!”
“这是公安部里的事,我们和他们是平级,不好管他们。”他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那谁管呢?”我问。
他用手指了指西北方,说:“中南海,毛主席在北京,你把控告书送到那里去吧。”

……

一天后,我按照“高法”接待员的提示,去北京中南海向毛主席递交《控告书》。在这个过程中,遭到二名秘密警察“便衣”的中途拦截,并抢走了我递交给中南海门卫的全部《控告书》。以后,在我以“小字报”形式,把《控告书》全文张贴在中南海“新华门”对面和西大门附近的西单大街的墙上时,被强行带到了西单公安分局。经过一个下午的争辩,我拿出了所有证明我是合法公民的证件,以及中央有关允许公民贴“大字报”,实行“四大”的文件,表明我的做法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情况下,他们理屈词穷,就无奈地采取欺骗手法,在当晚将我送到了永定门外的“收容遣送站”,并急电南京我厂三位领导赶来北京,准备把我带回南京。在遭到我的坚决拒绝后,他们只得自行回到南京。

几天后,在对我在“收容遣送站”内实施狂轰烂炸般的秘密肉体折磨残酷手段,没有能动摇我决不回南京的决心后,他们就气急败坏地硬是把我作为“流浪人员”,夹在许多人中间,强行绑架到他们包下的一节火车车箱内,遣送回了南京。

我回到家中后,直到现在,对我这种秘密日夜遥控人体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从来没有停止过!并且,当我退休后,接受多家公司聘请,从事经商活动,跑遍了全国北京、上海、苏州、无锡、常州、杭州、广州、深圳、珠海、武汉、长沙、安庆等地,以及我去成都、九寨沟、峨眉山、乐山、黄山、庐山、武夷山、普陀山、青岛、海南、张家界、荆州、长江三峡等许多地方旅游时,这种对我秘密日夜遥控人体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如影随行,始终没有停止过!

现在,虽然对我肉体和精神折磨的程度较以前减轻了一些。但仍然是每天不间断地在受害,特别是把我的鼻子折磨得每天24小时“堵塞不通”无法正常呼吸。近期,还使我鼻子24小时不断地淌鼻涕。而每天在睡觉时,都要对我身体内各个部位,进行许多次秘密遥控“抖动、痛、痒和难受”等,少则半小时,多则数小时的无耻折磨后,才让我入睡。

以上就是我简略的受害经历事实和去北京上访的情况。

受害人:忻中庆(红聆) 2009-11-09



【延伸阅读】

《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 作者:红聆
网页地址是 http://user.qzone.qq.com/623962269/2
  
读者可以了解忻中庆(红聆)被迫害被脑控的更多事实,可供读者研究、分析、判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4-25 03:47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