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47|回复: 0

男孩外星奇遇记(五)

[复制链接]
张祥前DS 发表于 2014-3-30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诺顿住所的虚拟沙发上,我渐渐的感到饿了,“喂,我觉得有点饿了,你们各位平时都吃些什么啊?”
  “有点对不起,”诺顿说,“我们把你这个事情忘了,你们地球人吃东西方式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那你们平时吃东西是怎么吃啊?”
   “我们身体需要的能量也是来自于食物的化学能量,我们有全球运动网,当我们需要食物能量时候,可以请求全球运动网把食物直接瞬移到我们的身体里,一般都是液体,几乎完全可以被我们身体所利用。”诺顿回答。
   “液体是用瓶子装着吧,连同瓶子一起送到你们胃中,瓶子你们是怎么消化的?”
   “瓶子也可以瞬移回去呀。”苏代尔说,“我们是没有胃的,我们的食物是经过高度加工的,身体是可以直接利用的,只有像你们地球人身体原始落后,才有胃、肠子、肝,肾、•••••什么的,真是既复杂又麻烦。”
“现在我请求全球运动网送来食物给你。”诺顿说完,举起左手,在耳朵附近空中猛的一劈,一个精致的瓶子和金属剪刀就顿时出现在诺顿家的桌子上。这个瓶子形状有点象企鹅,银白色的,像是金属制造的。瓶子上面有个突起部分,像企鹅嘴那样伸出很长。
   诺顿用剪刀把这个瓶子的伸长部分剪开,又把瓶子递给我。我接过瓶子喝了起来,这种液体有一种花香,香气扑鼻,喝起来感到有股谈谈的甜味,口感很好,我一口气喝完,把瓶子放回桌子上,顿时就觉得不饿了。
   诺顿又用手在耳朵边一挥,这个瓶子和瓶子剪下的那一小块以及剪刀突然就不见了,我想肯定又是被瞬移回去了。
   “为什么你在耳朵边一挥手,就可以请求全球运动网瞬移东西?是不是耳朵边有开关?”
   “我们果克星人头脑中有生物电脑,或者是电脑和我们的大脑是融为一体的,我们一般把这个叫人体内置电脑,这种内置生物电脑也是和全球公众信息网连在一起的,全球公众信息网你们地球叫互联网。”
诺顿说,
“是先在头脑中有了请求全球运动网帮助做某种事情的想法,在耳朵边挥手只是确认而已,我们也可以设定其他方式确认,比如摇头,握拳,跺脚•••••,一般人都选择一个不容易发生误会的确认方式,当然,也有纯粹是出自于自己的个性,即使经常误会、出错也要坚持,不想改变。
你们叫吃饭,我们叫身体补充化学能量,我们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设置一个固定程序,我们身体一旦能量不足,身体会自动的发出信号,通过人体内置电脑把信息发到公众信息网上,再通过公众信息网把人体饥饿信息发给全球公众运动网,全球运动网确认身份后,就把液体化学能量瞬移到我们身体中,一切都是自动的,不需要我们费神的。”
“活活,这么说来,你们离开了全球运动网就没有办法活了。”我模仿苏代尔的口气,也嘲笑了他们,“在‘斯图300’飞船上你们就不能够吃东西了?”
“‘斯图300’飞船上也有运动网,也可以实现瞬移,同样可以很方便给我们身体补充能量,只是我们吃东西你看不到。”苏代尔说,“在没有全球运动网的情况下,我们的嘴也可以喝下液体的食物,用牙齿吃东西的我们果克星球人都不习惯了,可能是功能退化了吧,真的吃起来,可能也行的,只是肯定没有你们地球人麻利。”
“我有点不理解,你们头脑中既然有内置电脑,为什么我又看到你经常操作那些虚拟屏幕电脑?“我对诺顿说,”比如在‘斯图300’飞船中,我看到你在操作控制台上的电脑?”
“内置电脑功能不如外部电脑强大,像‘斯图300’飞船很多功能我的内置电脑是不允许操作的,这个在我们星球是有约束性的,而在我们果克星球范围内,人们请求全球公众运动网,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到果克星球的任何地方。但是,星际飞船是可以飞离果克星球的,驾驶飞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的,即使允许操作的人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可以驾驶的,是需要经过批准的。”  
诺顿严肃的说,
“你要明白,人体内置生物电脑有很大的随意性,像驾驶‘斯图300飞船’这样的事情,是需要严肃认真和谨慎的,所以,外部电脑比内置生物电脑更加适合。”
“奥,我有点明白了,你们的果克星球也是有秩序的,做什么事情也是有理性的,不胡来。”
我突然的又想起来,“哦,诺顿,我想问你,你的家人呢?”
  “什么家人?”诺顿似乎有些意外。
  “你的家中就你一个人,你的父母呢,你的妻子呢,你有没有孩子?”
  “哦,就我一个人。”诺顿回答。
啊,想不到果克星球的生物科学家诺顿竟然是孤身一人。“你的家人呢,你家有多少人?”我问苏代尔。
“就我一个人。”
“你呢?”我问微丽,“你家中有多少人,你父母呢,有没有兄弟姐妹?”我看微丽长得像我们地球上上小学的小女孩,不好意思问她有没有孩子。
“什么呀,我就是我一个人。”微丽有些莫名其妙。
“啊!你们三个人都是这么惨啊,都是孤儿啊,家里什么人都没有了,真是可怜啊!”
“谁惨?谁可怜?我们果克星球人都是长生不老,没有生也没有死,哪里有什么父母、兄弟姐妹、孩子?”苏代尔不屑地说。
他们可以长生不老,我心想,按照我看到的果克星球神奇的科技,他们实现了长生不老应该是有可能的,他们是如何实现了地球人最大的梦想---长生不老的呢?
“真的吗?你们可以长生不老?”我对苏代尔的话不太相信,转而问诺顿。
“是的,我们可以长生不老,很多年前,我们果克星球就实现了这个技术。”诺顿肯定了苏代尔的活,“我们不生又不死,所以,没有老人没有小孩,也不存在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我们一个人就一个家庭。”
“一个家庭只有一个人,也不好,肯定寂寞的。”我说。
“我们家里有宠物啊,我有好多宠物的,”微丽说,“我家还有照顾我的2个机器人。”
“那你们果克星球人有没有夫妻、异性朋友呢?”
“有的,只是维持那么一段时间,而不是永久的。”苏代尔回答。
“你们果克星球人真是有趣,我很想出去,到你们果克人群中走一走,看看你们的日常生活情况,回到我们地球上,可以向大伙儿吹吹牛,介绍一下你们这儿的情况。”
“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前哥,明天带你出去,”诺顿说,“今天你刚到,可能累了,就在我家休息。”
“嗯,好的!”
“我们告辞了,明天在这儿见面”。我的耳部翻译器刚把苏代尔和微丽的话翻译给我,就发现微丽和苏代尔立即在诺顿家消失,不用猜,肯定是利用全球公众运动网瞬移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中。
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运动网,可以使人和物体突然的出现某一个地方,也可以突然的在某一个地方消失,更加神奇的是,在密封的房间里同样可以做到。这个如果发生在我们地球上,肯定让地球人目瞪口呆,然而,在果克星球上,全球运动网的瞬移是如此的频繁、平常,以至他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全球公众运动网,甚至他们的饮食都依赖运动网。
“我想洗个澡,你们有没有洗澡的东西?你们洗澡吗?”我问诺顿。
“有的,我带你过来。”
我跟随着诺顿,走到一个小房间里,诺顿按了一下一个开关,房间突然就出现一个乳白色的浴缸,悬浮在空中,这个乳白色太过于纯正,而且纷纷扰扰的在动,不用猜,是虚拟浴缸,人工场的产物。
我走进了看到浴缸内有水,而且奇怪的是水从浴缸这一头流向那一头,就这么不停的在流。我感觉这个水是真实的,不是虚拟的。怎么这样啊,浴缸一头源源不断在冒水,哪有这么多的水呀。一头在吸水,吸了那么多水,又储存在哪里?这个在我们地球上,肯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刚想问诺顿这个浴缸是怎么一回事情,突然又想起了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运动网,利用运动网把水瞬移在浴缸的一头,再利用运动网把水从另一头瞬移走不就得了呗。
我脱了衣服,跳入浴缸中,立即感觉到水是真实的,浴缸是虚拟的,我的判断是对的。水温略高于我的体温,躺在里面很舒服,我想小便,刚才有女孩微丽在场,不好意思问诺顿,现在就在浴缸里放了小便,诺顿会发现吗?会指责我吗?管他呢。我放了小便,痛快的洗个澡。我刚从虚拟浴缸中出来,一转眼,虚拟浴缸就不见了,消失的干干净净,看来又是神奇的全球公众运动网搞的。
诺顿家的虚拟床睡觉太舒服了,我一觉就睡到了天亮。等我起来了,看到了苏代尔、微丽和诺顿已经坐在虚拟沙发上交谈。我想凑上去和他们交谈,突然觉得大便急了,不好意思问也不行了,我脱口而出,“你们的厕所在哪儿?”
“我们没有厕所的,我们果克人是不需要排屎排尿的,”苏代尔说,“我们的排泄物比你们地球人的耳屎还少。”
“那总得要找一个地方给前哥方便啊。”诺顿说。
“我带他出去,”微丽站了起来,自告奋勇。
哥们排大便,搞个女孩指路,多不好意思,但是,情况紧急,我只好跟着微丽出去了。来到一处植物从中,我蹲下方便,看到微丽在附近看着我,我觉得有些难堪。微丽今天衣服穿的很艳丽,上身一件黑得发亮的、有金属感的紧身汗衫,两个乳房不大,但是,很突出,很撩人。下身穿一件紫色短裙,从正面和后面看,还算正常,但是,从侧面看,就不对劲了,侧面是裸露的,可能裙子在侧面是透明的,但是,这个透明太高级了,压根就像没有东西那样,只是裙子看起来是一个整体,提示可能是透明的,而不是没有东西的。
微丽下身侧面裸出细腻粉白色的皮肤,让人是心惊肉跳、想入非非。。
我扫了一眼,就不好意思看了,心里想,我们地球女人就是露,也是把关键部位护住,他们倒好,就喜欢裸出关键部位。
到了诺顿家中,我建议出去走一走,了解果克星球人的日常生活情况。
诺顿说,“下一次去吧,今天要来许多重要的客人,在这里你也会看到我们各式各样的果克星人。”
不一会儿,诺顿家来了不少人,渐渐的感到客厅小了,诺顿用手一挥,一扇虚拟墙壁消失,顿时客厅增大几倍,看来,虚拟房屋就是方便。
我和苏代尔、微丽是坐在一个虚拟沙发上,我坐在中间。微丽今天穿得太过于性感,给我一股无形的压力,我她和保持一段了距离。
我也看到了一个有趣现象,有的人是突然的出现在诺顿家中的虚拟沙发上,有的人是先来了一股烟雾,慢慢的变成一个人。我问苏代尔这个是怎么一回事情。
“突然出现的人,来的是真实的人,慢慢的以烟雾转化的人就是虚拟人,这个人的身体没有来,但在远处通过公众信息网和我们交谈,你看到的人不是真实的人,是全球公众信息网通过三维成像技术造出的虚拟人。”苏代尔给出了解释。
我定眼一看,这些虚拟人像和真人毫无区别,苏代尔在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站起来,走到附近一个是由烟雾慢慢转化的人身边,用手在这个身上摸一下,果然是像在空气中挥手,什么都没有摸到。尽管有心里准备,仍然是很震惊的,不得不惊叹果克星球人神奇的科技,把虚拟技术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来诺顿家的这些人长相各异,但是,身高都一模一样的,凭我的肉眼看毫无区别的。这些人像是开座谈会,诺顿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的,像是一个主持人。
由于人多,我的耳部翻译器主要翻译诺顿、苏代尔、微丽的讲话,如果我对另外的陌生人注意看一下,这个人的讲话耳部翻译器也就会翻译,否则,一般情况下耳部翻译器是不予翻译的。我想,这个耳部翻译器可能是具有高度智能的,并且肯定和果克星球的全球公众信息网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公众信息网也可能时时刻刻的对我进行定位跟踪的。
诺顿滔滔不绝的讲述我们地球人的身体结构,偶尔也向我介绍果克星球人的身体结构和生理特性。我根本没有心思听,因为来了许多果克星球的女人,或者叫果克星球的女孩,因为她们的外表看起来都极为年轻、漂亮。这些漂亮、性感的女孩就坐在我的身边,而且穿衣都很暴露,一般都像微丽今天的穿衣打扮,上身一件紧身汗衫,下身短裙,而且大都从侧面裸露处细腻粉白色的肌肤,看得我是心痒痒的。
诺顿和微丽可能没有意识到我的心思,只有苏代尔似乎知道, “你们地球女人有漂亮的,有丑陋的。”苏代尔问我,“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果克星球女人个个漂亮? ”
“你们果克人所谓的漂亮只是身材性感、身体特别精致而已,我承认你们果克人肌肤光滑、颜色纯正,身体结构完美无缺,我们地球人的漂亮还讲究人的内涵,人的思想性格,人的气质,这个可能你们是不理解的。”我有些故意装作高深。
“如果一个人身体上布满点子,长出许多小包,这个人还漂亮吗?”诺顿反问我。
“身上许多点子、小包,像癞蛤蟆,这样的人也叫美女?活活。”我笑了起来。
“好的!”诺顿来了精神,“我马上就邀请这样的美女过来,颠覆你对美女的认识。”
诺顿用左手按住耳朵,来回走几下,突然我们眼前就出现一位美女,这位美女让我看得是心惊肉跳。她衣服穿得太少了,她身体皮肤的颜色是粉白色约为带有一点淡淡的粉红色。果然身上到处是粉红色的点子,点子有火柴头大小,分布非常的均匀,仔细看,点子或者叫小包,晶莹剔透,有点像石榴籽。
这个人一眼看上去就非常的漂亮性感。“怎么样?你感觉这个人怎么样?”诺顿问我。
“嗯,这个人的确很漂亮的,我承认很性感的。”我觉得这个人的漂亮性感仍然是来自于精致,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精致而已,但是,这个时候我不想和诺顿他们抬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4-23 06:31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