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头条推荐
24小时热帖
    酷图推荐
    最新帖子
    社区图文
    最近回复
    查看: 3191|回复: 0

    我的UFO研究史观–从《飞碟探索杂志》谈起

    [复制链接]
    UFO探秘网 发表于 2014-1-22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湘雄
    湖南省UFO研究会理事长
    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副秘书长
    上海UFO探索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至七十年代中期,UFO问题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得议题,但大陆却由于种种原因与世隔绝,人们对此毫无所知。当十年动乱的寒冰刚刚破碎,1978年11月13日的《人民日报》即发表了恒炎的曙名文章:“UFO–一个不解的世界之谜”,演奏出了中国人积极主张揭开UFO之谜的强劲音符。随后,1981年在兰州公开出版发行的《飞碟探索》杂杂志脱颖而出,从而在国人面前打开了一片探索飞碟奥秘,问鼎宇宙文明的缤纷世界。


    1981年初,我出差北京有幸拿到刚出版的《飞碟探索》创刊号,一看就爱不释手,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一口气将它读完。人的一生中往往一件小事就改变了某种走向,五十年代我在<衡铁一中>读高中时,因为课余参加物理小组制作航模飞机成功而对航空感上了兴趣,这次捧读《飞碟探索》,兴趣自然延伸到探索飞碟奥秘上,从此我每期必购《飞碟探索》(1982年起改为长年订阅),不仅全本通读,而且对于某些感兴趣的文章还要反复研读,用红蓝两色笔在上面圈圈点点,直到画得“一塌糊涂”。二十余年来,该杂志每年各期都基本保存下来,成了我藏书中的珍品。文革时期,我多次处理堆积如山的旧书报,有些地球物理勘探专业书刊都忍痛当废纸卖了,但《飞碟探索》杂志却始终巍然屹立在我的书架上。


    此前,与千千万万中国人一样,我也对UFO一无所知,甚至连“飞碟”这个名词也没听说过,是《飞碟探索》给我进行了关于不明飞行物的启蒙教育,启迪我业余把眼光投向宇宙星空,带我走进神奇飞碟现象的宇宙文明探索之路。1983年,我在大陆UFO研究界的先知先觉者–查乐平等人的鼓励支持下筹建湖南的UFO研究组织,1985年正式成立了CURO湖南分会开展活动,期间学会经常组织会员学习《飞碟探索》上的一些好文章、好数据,都把该刊看成自己的刊物 。在《飞碟探索》创刊10周年之际,我代表湖南UFO研究会向该刊编辑部发了热情的贺信,被作为全国各省UFO组织的“代表作”发表在该刊1991年第3期上。我们通过6年的努力于1991年11月经湖南省民政厅核准登记为全国第一家省级UFO法人社团组织,正名为“湖南省UFO研究会”,笔者担任首届理事长、法人代表,为此在该杂志1992年第4期作了报导。1993年4月时任湖南省副省长的“为民书记”郑培民特为研究会题词:“努力把湖南的不明飞行物研究搞上去!”,这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1993年笔者与省博物馆连手举办《宇宙、飞碟、太空探索》大型图片科普展览,笔者设计、编制展板的部分飞碟图片数据就是取自历年的《飞碟探索》杂志,在展览橱窗中,我们特意摆出了若干本 《飞碟探索》以作宣传,引起参观者的极大兴趣(此展后来推广至沈阳、江苏、浙江、贵阳等地展出)。九十年代中后期,我们三次举办“飞碟与地外文明探索”学术报告会;并将同仁的文章在内部编辑出版《飞碟与地外文明探索》数据论文集,发送至省内外UFO会员、爱好者以及有关人士,受到好评,内中除会员撰写的文章外,不少数据就是取自《飞碟探索》杂志。1999年11月,藉我会在长沙召开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暨第三次“飞碟与地外文明探索”学术报告会之时,当时台湾飞碟学会会长–吕应钟先生和香港飞碟学会会长–芳仲满女士以及内地多省的UFO专家学者–田道钧、金帆等应邀齐集长沙召开了“世界华人UFO联合会成立大会”,吕先生在会上还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数年下来,省、市电视台和有关报刊等媒体都对湖南省UFO研究会及其开展的活动作了多次采访报导,影响所及,各方瞩目。 我认为探索飞碟、研究UFO应当有正确的观点方法,借助《飞碟探索》(以下简称《飞》刊)这个平台,我曾发表过若干阐述自己研究UFO研究观的文章,与同仁进行交流。主要有:“中国UFO研究的十年(1979-1989)(《飞》刊1989No:6);“UFO与地震预报”(《飞》刊1997 No:1);“论UFO的真实性及其研究主题”(《飞》刊2001No:3、4)以及“可疑的“解密文件”(《飞》刊2001No:5)、“UFO夜访南岳衡山”(《飞》刊2005No:3)、“飞碟现象确有其事的古代证言”(《飞》刊2005No:6)、“UFO,国刊外的否定说道”(《飞》刊2007No:6)、“真UFO招惹谁了?”(《飞》刊2007No:7)、“论智能型UFO及其研究”(山西《飞碟》报2008N0 :9、10)等。这些文字中反复说出了我的基本UFO研究观观点:来自高于地球文明的真UFO即飞碟是有的,研究它的科学意义不容置疑。


    十年来,两地《飞碟探索》杂志在国内境外宣传普及UFO知识、报导国内外UFO案例和UFO 研究论述、启迪人们放眼宇宙、探索奥秘等方面都立下了无与伦比和不可磨灭的汗马功劳。《飞碟探索》不但培养了我国几代致力于UFO研究的专门人员,而且启迪了人们、特别是青、少年学生追求科学、探索自然奥秘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一句话:几十年来两地《飞碟探索》杂志专为推动和发展中国的UFO研究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诚然,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科学的理性在某种程度上虽已战胜了野蛮和蒙昧,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至少在观念上、在传统知识更新的守旧惯性上人们对许多潜科学的东西仍然持着反对或冷漠的态度,而“UFO学”或者说“飞碟学”就属于潜科学的范畴。故此,多年来总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鼓噪着,确有它们一定的市场。国外,早就有詹姆斯.奥伯格之流曾以《UFO“科学”的破产》一文获奖而沾沾自喜;而国内,就在不久前还有一个社科院的大学者发表了《UFO–伪科学的又一品种》的长篇大论。但是,几十年来两个《飞碟探索》杂志不但没有被压夸,反而顶着逆流生存发展壮大起来,这里面倾注了编辑出版人员及广大UFO爱好者、研究者的多少勇气、辛劳、毅力和信心!在此我作为《飞碟探索》的一个忠实读者要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最后,愿祝两地《飞碟探索杂志》在21世纪取得更大的成绩与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820号|网站地图  

    GMT+8, 2019-8-21 16:15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