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798|回复: 2

麦田怪圈图片,麦田怪圈之谜,麦田怪圈里奇妙的四维世界

[复制链接]
UFO探秘网 发表于 2012-11-15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说法称“麦田怪圈其实是投射在三维世界里的四维物体”,我们人类目前的维度知觉还无法达到理解四维事物的阶段,所以我们对麦田圈会觉得如此神秘莫测。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维度知觉的演化,在通过绘画艺术描述周遭世界的方式中就能找到。从穴居远祖以直线描绘动物,到中世纪透视有误的二维绘画,再到文艺复兴之后写实的空间描绘,都能体现知觉的演变。如今,我们有能力制作准确的三维图像,这不只代表人类的文化上的进步,更代表人类感知周围世界和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发生根本的改变。

零维:点的世界;
一维:线的世界,只有长度;
二维:平面世界,只有长和宽;
三维:立体空间世界,具有长、宽、高;
四维:一种时空概念,多是指爱因斯坦相对论中提及的“四维时空”概念,即我们的宇宙是由时间和空间构成。时空的关系,是在三维的架构上的长、宽、高三条轴外又加了一条时间轴。
(注:对于更高维度的认知,就超出本文的讨论范围了,我们先来把四维概念普及一下吧^^)

关于维度对人的影响,有一个很有趣也很生动的例子,我们先假设一些生活在二维空间的扁片人,他们只有平面概念。假如要将一个二维扁片人关起来,只需用线在他四周画一个圈即可,这样一来,在二维空间的范围内,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个圈。现在我们这些生活在三维空间的人对其进行“干涉”。我们只需从第三个方向(即从表示高度的那跟轴的方向),将二维人从圈中取出,再放回二维空间的其他地方即可。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在二维扁片人的眼里,却无疑是不可思议的:一个人明明被关在圈内,怎么会忽然消失不见,然后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再举一个例子,当我们把一个三维球体拿到二维人面前,他们会觉得“球”的概念不可思议,要么否认有球体存在,要么认为它很“神秘”。同样道理,当一个四维球体来到我们三维人面前时,我们这些三维人也只能看到圆或球,绝对不会认为是此外的图形。由于我们的想象力和理解力无法达到,因此当别人和你说这是一个四维的超球体时,你一定会觉得很神奇!

现代人对麦田圈的观感,其实和二维扁片人对三维立体世界的理解相去不远。这的确是一个很艰涩、难以理解的概念。1915年,爱因斯坦提出广义相对论,摒除绝对时空的概念,认为引力能够扭曲物质和能量,大质量的物体如星球,其周围的空间其实是弯曲的。在弯曲的空间中,传统的欧式几何不再适用,需要有新的几何学来描述,这应该就是对四维的最初理解吧。
然而,再怎么描绘四维空间也只能是近似。虽然所有维度都彼此包含,思维对三维的关系,就和三维对二维的关系及二维对一维的关系相同,但由于我们是三维生物,缺乏必要的转换结构,因此还是难以掌握。
目前理解,四维没有透视图,物体同时从“所有角度”被看见。以四维球体——超球体为例,它的“超球面”可以通过下面图片来描绘,当然,如果你理解不了是极其正常的,如果你特别透彻的理解那才说明你不太正常呢,^^!     

1150_120131203157_1.jpg

1150_120131203157_2.jpg



现在回到麦田圈主题中来,我们发现2000年以前就陆续出现了几个麦田圈,暗示图样开始偏离线性欧式几何、引入四维空间的概念,但确实的证据是来自2000年出现的一组麦田圈。

1150_120131203237_1.jpg
(Windmill Hill,Wiltshire,in 18-06-2000)


1150_120131203316_1.jpg
(Bishops Cannings Down,Wiltshire,in 18-06-2000)


1150_120131203342_1.jpg
(East Kennett,Wiltshire,in 12-07-2000)


1150_120131203508_1.jpg
(North Down,Wiltshire,in 25-07-2000)


上面的图案是四维麦田圈的实例吗?你能明显感觉到它们与其他图案麦田圈的不同吗?
俄国玄学家 Ouepensky 在他的显赫的学术生涯中不断探讨第四维度。他说:“人类要么是四维动物,拥有第四维度,要么就只拥有第三维度。如果第四维度存在,而人类只有三维,就表示人类并非真实存在,只是存在于“某个存在”心中的想象。人类所有思绪、感觉和经验都发生在更高维度的“存在”的心中,我们只是“他”的想象。在“他”看来,我们认为最不可能出现或发生的事物既自然又单纯……”
Ouepensky 对于在三维世界表现四维事物的困难也有大量论述。他说,我们对四维事物的知觉就算有几何的帮助,充其量也只是掌握表象。思维层次的波动“在纯物质状态是察觉不出来的”。他认为,四维世界其实是一种意识状态,人类有大一部分是在四维世界里,但只能知觉到三维世界。他的说法和佛教教诲颇为接近“凡聚合之物,皆非永恒。”而人类的苦难就来自于执着,执着于人、想法和物质事物,不能接受实相的变动特质。因此,开悟就是顺生命流动,而不是抗拒。“过去、未来、物质世界……以及个人都只是称谓、思绪的通用词语,都只是表面的真实”。

这些对第四维度的理解让我们对麦田圈有了全新的认识。首先,过去把麦田圈看成单纯平面图形的想法恐怕必须大幅调整,因为麦田圈其实是投射在三维世界里的四维物体,田里的平面圆形,其实是人类知觉无法直接掌握的球体穿越三维空间的结果。根据相对论,四维的空间关系改变造成扭曲,而扭曲会影响时间。有几个奇怪的事件可以说明在麦田圈和麦田圈附近,存在时间异常现象:

事件一:有两个人用数字时钟测量时间差,一只钟留在几千米外的旅社,另一只钟带进麦田圈20分钟。之后比较两个钟指示的时间,结果竟然出现5分钟的时间差。

事件二:研究者走进麦田圈做简单的侦查,自以为只花了几分钟,结果与同伴会和时发现自己竟然呆了好几个小时。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很多次。所以很多等候研究者的妻子每次提起这个都会怒气难消。

事件三:白鸦行动的6个人在麦田圈中听到颤音,觉得时间很短,结果却过了一个半小时。

事件四:一名固定巡视麦田的人说,他觉察麦田圈周围和几米外的树荫方向不一样,便走过去看一下,结果竟然丢失了半小时时间。

事件五:1982年的维斯特波利,Barnes 亲眼目睹麦田圈在几米外形成,他说“不到四秒钟”,这同时他发现周围景物的角度好像不对。然而,现实世界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

其次,在神秘主义者,如耶稣、佛陀、穆罕默德和索罗亚德斯眼中,世界就算并非幻象,时空也必然是虚构、是心灵的产物。借由克服物质世界(主要是重力)的局限:心灵得以自由提升到其他意识层次,达到全知境界。

看来,麦田圈制造者非但要我们质疑自己对实相的概念,还想训练我们接受四维世界、发展四维意识。这么说来,人类下个阶段的演化目标或许就是成为四维动物。毕竟人类过去也曾认为自己仅仅生活在地面这个二维平面里,现在却泰然自若的用不同的角度理解实相。


回顾麦田圈现象,从圆圈等平面图像到三维符号,甚至四维空间,背后似乎有一套计划,一步步教导我们用“不同角度”去看。让我们摆脱线性世界,发现麦田圈和破解麦田圈的过程是在教导我们拓展知觉,破除我们加在实相上的限制,最后达到更高的意识形态。

最后再来回顾一组麦田圈,他们体现的也不是纯粹的线性世界,我们是否能从中得到感知上的提升?
1150_120131203925_1.jpg

1150_120131203925_2.jpg

1150_120131203925_3.jpg

1150_120131203925_4.jpg

1150_120131203925_5.jpg

1150_120131203925_6.jpg

1150_120131204427_1.jpg

1150_120131205222_1.jpg

1150_120131204427_3.jpg


1150_120131204427_4.jpg

1150_120131204427_5.jpg

1150_120131204427_6.jpg

1150_120131205426_1.jpg

1150_120131205426_2.jpg

1150_120131205426_3.jpg

1150_120131205426_5.jpg

1150_120131205426_4.jpg

1150_120131205426_6.jpg

1150_120131205620_1.jpg

1150_120131205620_2.jpg

1150_120131205620_3.jpg

1150_120131205620_4.jpg


麦田圈--唯一一个拉丁文麦田圈
1150_120131205954_1.jpg

这个被称为“米克尔丘陵手稿”的麦田圈看起来很像是文字,中间用竖线断开,两端是两个圆圈,这是什么意思呢?研究者认为这个麦田圈非常重要,因此找了12名学者尝试破解它的意义,经过几个月的搜索,查阅18000个常用日常用语、42种语言,终于发现了可能的解释。
   学者一致认为,两边的圆代表信息段落,中线竖线代表断字。整个图形是两个字或数字,没有缩写。要想破译其含义,必须逐字转译,而且还要有意义。最后,学者们达成共识,他们认为图样是被伪装过的后圣奥古斯丁拉丁文,第一个字是OPPONO,意思是“我反对”;第二个字是ASTOS,意思是“人造与虚假”。所以整段意思是:“我反对人造和虚假”。
   想到当时正闹得沸沸扬扬的 Doug & Dave 麦田圈造假事件,以及政府和媒体对麦田圈研究的种种阻碍,这个麦田圈可谓来得正是时候。另一方面,由于使用了后圣奥古斯丁拉丁文,加上图样的7个字母有6个来自于少有人知的圣殿骑士团所使用的文字,更让人对麦田圈制造者高深的智慧知识体悟有更深的了解。
   自1991年到现在,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文字形态的麦田圈,而是出现了采用电脑二进制方式表达信息的图案,这也算是跟上了科技的发展吧。
1150_120131210030_1.jpg

    许多心存疑惑的人可能会问,要是麦田圈制造者是比人类更加先进的智慧生命,那么为什么不直接用英文或其他文字和我们沟通呢?何必让人类绞尽脑汁的破解重重符号和晦涩的哲学图像,才能得知他们所要传达的信息?不过,要是麦田里出现“早安,地球人,我们是从火星来的”的字样,或其他什么直白的表述,你会去下车瞧个仔细吗?会去寻找背后隐藏的几何和数学原理,会去归纳揣摩它的含义吗?
   汉学家 Sukie Colgrave 分析孔子的作品后指出,问题在于“文字的真实意义里虽然蕴含了宇宙的部分绝对真理,却已经为大多数人所遗忘,语言对他们来说只是方便沟通的工具。孔子认为,正因为如此,人们才会疏于思索、判断错误、行为混淆,让不适任的人执掌政权”。因此,文字承载信息的能力远不如符号。只要读过词源学书籍的人就会发现,日常生活会话有许多用字虽然才出现了100年,也会受到污染而改变含义。字词的意义要能保持或流传,不但依赖使用者的能力,更可能因为不好的传译而减损。再者,书写文字和口语都只是事实的近似、间接描述,符号却通常能够直截了当的表达。
   麦田圈制造者按照宇宙的法则使用符号,而所有法则都蕴含在人体内,因此麦田圈图像才能跳过理性的左脑,直接在细胞层次进行信息交换。这样的过程让人体得以升高振荡频率,准备好用心接受特殊的语言。麦田圈制造者的方法其实显示出,他们对人的心灵运作方式很了解,因为符号是神秘的,神秘会激发好奇心,让我们检视既有的知识,从而获得洞见。“符号蕴含启示”。
   符号超越时间限制,经历数千年宗教、政治和意识的更迭递变依然保存完好,感觉似乎当初精心设计过,不会触怒任何特定部落群族。但由于麦田圈图案拥有不止一种意义和解答,因此很难让理性心智所理解和接受。
   我们见到的绝大多数麦田圈都是采用符号语言。尽管如此,1992年8月2日,Lammas收获节的当天,麦田圈制造者却用新的方式传达信息。由于这段时间不断有伪造者和揭秘着诋毁麦田圈,动摇大众对麦田圈的信心,为了对抗人类这种欺瞒,麦田圈制造者在米尔克丘陵山脚下创作了一个特别的图案。这个图案相较于过去的实在是在不同寻常,因而一开始有人说是伪造的,但是进一步研究却推翻了这个看法。
1150_120131210639_1.jpg

   很多人都能认出上面的图形,这就是著名的分形图形——Mandelbrot集合,这个图形最早由Mandelbrot(法国数学家及分形理论家)发现,作为解释混沌理论的数学模型,是数学领域最复杂的概念之一。
   分形是电脑产生的图形,同样的基本图样重复出现,且图样的尺寸无止境的不断缩小。它的几何学概念可以理解为:客观事物具有自相似的层次结构,局部与整体在形态、功能、信息、时间、空间等方面具有统计意义的相似性。从哲学角度,分形表现出的是复杂与简单的统一。
 分形几何的主要价值在于它在极端有序和真正混沌之间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它最显著的性质是:本来看来十分复杂的事物,事实上大多数均可用仅含很少参数的简单公式来描述。其实简单并不简单,它蕴含着复杂。分形几何中的迭代法为我们提供了认识简单与复杂的辩证关系的生动例子。分形高度复杂,又特别简单。无穷精致的细节和独特的数学特征(没有两个分形是一样的)是分形的复杂性一面。连续不断的,从大尺度到小尺度的自我复制及迭代操作生成,又是分形简单的一面。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组美妙绝伦的Mandelbrot集合分形图案,每一幅下面图片都是上面图片的局部放大: 1150_120131210852_2.jpg

1150_120131210852_1.jpg


1150_120131210852_3.jpg


1150_120131210852_4.jpg


1150_120131210852_5.jpg


1150_120131210852_6.jpg


1150_120131210852_7.jpg


1150_120131210852_8.jpg


1150_120131210852_9.jpg

1150_120131210852_13.jpg


1150_120131210852_14.jpg


1150_120131210852_15.jpg

1150_120131210958_1.jpg

1150_120131210958_2.jpg


1150_120131210958_3.jpg


   1991年8月,麦田圈制造者不满足于只被少数超自然现象研究者关注,决定把主流科学界的学者也拉进圈里来,方法就是给科学社群的重镇——剑桥大学附近送一个完美的且复杂的Mandelbrot集合图形麦田圈,或者另一个用意是为了纪念曾经在这里教过书的Mandelbrot吧?!
1150_120131211128_1.jpg

   负责确定该麦田圈精度的当地的农业经济及生物学家Wombwell 仔细研究图样后表示:“麦田圈实在是太精确了,每个圈都很完美,所有麦子都按照一定方向摊平,心形图形的底部缩成只有一根麦秆。所有麦梗都在土壤上方60厘米处折弯,附近没有足印,也没有机器经过的痕迹”。由于这个图形太完美了,不少数学家被吸引到这个议题当中。有些人认为:“要做出这么复杂的数学图形非得依赖电脑不可,而且还需要很多时间。”
    麦田圈出现之后,一名心生不满的农民匆匆赶来把图样铲平。所幸麦田圈研究中心创始会员、历史学家 Beth Davis 已经在几小时前察看过了,并发现新特征:“……摊平的麦谷,每一束的伸展方向都顺应图形的不对称形态,跟中央节点的距离形成各种不同的半径值。另外两个圆圈的倾倒方向,一个是顺时针,另一个则是反时针的。”
1150_120131211159_1.jpg
(说明:所有小麦田圈(芽体)的位置都符合由欧式几何导出的第五定理。麦田圈的漩涡是由N点开始的)
    麦田圈出现当晚,当第一名妇女开车载着儿子经过附近,时间是半夜1点15分,当时车子后面突然出现一个银蓝色圆球,飞近到距离不知所措的两人不到9米的地方,之后又瞬间消失了。隔天早上,一名飞机驾驶员沿着平时的路线上班,发现了这个麦田圈。他确信前一天这里什么也没有。
    还有一个巧合更让人难以置信。麦田圈出现整整一年前,1990年8月,《新科学家》周刊登出一篇文章写道:“每隔一年夏天,麦田圈的图样就会变得更复杂。我们还要多久才会看见 Mandelbrot图样呢? ”
麦田圈--(一):行动过程、奇异光点20年前(1989年6月),白鸦行动开始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组织的“抓捕”麦田圈制造者的行动!一周多的时间,几十个人,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着麦田,而它却出奇的安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就在大家对一无所获而倍感失望的时候,在此次行动的最后一天,诡异的现象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了……
1150_120131211841_1.jpg


以下是此次行动的发起人之一 Colin Andrews 的报告:
    白鸦行动(Operation White Crow)是第一次有组织的监测麦田圈的行动,由我(Colin Andrews)、Pat Delgado Busty Taylor三个人策划和发起。我们之所以决定发起这个行动是想知道我们是否能有幸亲眼目睹麦田圈的形成。整个行动的开展过程我在杂志和出版物中叙述过,也在一些访谈节目中介绍过。但这是第一次极其详尽的报告此次行动。

1150_120131211920_1.jpg           1150_120131211920_2.jpg          1150_120131211920_3.jpg
Colin Andrews       Pat Delgado        Busty Taylor
   我们选择了英国 Hampshire(汉普郡)Winchester(温彻斯特)附近的 Cheesefoot Head 作为行动地点。Cheesefoot Head 是一个天然的、圆形剧场形状的麦田。多年以来,这里出现了很多次麦田圈。事实上,一个农场主曾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说,从1922年开始这个地方就已经有麦田圈了。这里也是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场所,因为在1981年和1983年,Pat 和我分别在这里看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麦田圈。

1150_120131212028_1.jpg
   此次行动持续时间为10天。我们有一辆箱式车,它作为指挥中心,停放在麦田附近的一个观察点。这辆车配有低亮度且高清晰的照相设备。我们的研究团队由 Dr. Lyons, Professor Archie Roy, Dr. Terence Meaden, George Wingfield 等25人组成。我们至少4个人一组,24小时不间断的观察麦田。在附近一个临时气象观测点,身为气象学家和物理学家的 Terence Meaden 博士有规律的记录着气象数据。

1150_120131212055_1.jpg    1150_120131212055_2.jpg
   


尽管在附近地区曾经多次出现过麦田圈,但是在白鸦行动期间我们并没有捕捉到新形成的麦田圈。然而,在晚上麦田的上空我们却拍到了一些异常的亮光。
1150_120131212152_1.jpg


  上面的照片是白鸦行动期间由 Michael Thomas 拍下的。当他拍照时没有看到不明飞行物,所以他怀疑这可能是在处理照片时化学药品留下的痕迹。(我们由此可以看出白鸦行动的参与者对所获得的资料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不会轻易做出什么结论)

1150_120131212239_1.jpg


   这个亮光被白鸦行动的观察人员注视了几分钟。照片是由 David Stuart 用高速的35mm胶片拍下的,这个亮光同时也被一个低亮度的照相机捕获到了。
   上面的照片让我联想起1987年 Busty Taylor 在这附近拍摄到的麦田圈照片。尽管 Busty 在拍照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东西,但是在照片中却出现了2个黑色物体,我们把它们称作“带状飞镖”(Ribbon Dart)。这些东西是引起 Cheesefoot Head 异常声音(后文中有介绍)的原因吗?在照片上这些奇怪物体的形态能否暗示出“带状飞镖”正在振动并发出响声呢?

1150_120131212314_1.jpg


1987年 Busty Taylor 在距离 Cheesefoot Head 约500米的地方拍摄的。两个黑色的“带状飞镖”都是沿着平行的中心轴。下面那个较尖的停在了麦田上,而上面那个好像在运动着,似乎它还在不停的震荡。  
    这些奇怪的东西在其他的照片中也出现过。它们究竟是什么,我们实在是一无所知。
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奇怪的照片,背景处有一个麦田圈。这张照片是在 Charlton, Wiltshire 拍摄的。我们似乎看到,有一只巨大的“虫子”和一条“蛇” 趴在300,000伏的高压电缆上。右上方也有一个类似“带状飞镖”的怪东西。
1150_120131212314_2.jpg


这是另一张“带状飞镖”的照片,是一个乘客在飞机上拍摄的。地点是新西兰附近。请注意这个飞镖的中心轴,似乎是和飞机在同一个方向的,它好像在跟随飞机飞行。   下面这个报告详细的介绍了白鸦行动最后一晚,发生在团队中6个人身上的奇异事件。我们在麦田中遭遇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现场目击
    在白鸦行动快结束的时候——1989年6月17-18日的夜晚,不寻常的事件发生了。当时是午夜时分,我们六个人沿着Cheesefoot Head的山坡向上,坐在了一个麦田圈里(5月28日刚出现的)。

1150_120131212520_1.jpg


1150_120131212520_2.jpg
    这份报告中的多数内容来自于我在白鸦行动中的笔记,即我在事情发生之后迅速记录下来的。我已经将这些记录与当时在场人员的记忆关联起来了。Pat Delgado 根据他在1989年6月18日的原始记录,于2009年1月发表了有关他所经历的事情的声明。George Wingfield 也在事件发生后立刻做了笔记。另外,在我的请求下,Busty Taylor 和 Ron Jones 也在2009年1月写了一份有关这次事件的报告。除此以外,其他在场的目击者的报告也会陆续发表。

1150_120131212628_1.jpg


1150_120131212628_2.jpg



  上图是我在白鸦行动中的笔记

每个人都经历了不寻常的事件:

* Pat - "I Levitated and was pulled backwards by an invisible Force. I was terrified".
       “我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举起并向后抛落。我感到很害怕。”

* Colin - "I had a real job to break Pat free from the force".
         “我努力使 Pat 从那神秘力量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 Busty - "I observed Colin and Pat moving backwards, Pat at an angle".
         “我看到 Colin 和 Pat 在向后移动,Pat 的身体已经倾斜了”

* George - "I asked the sound to make a crop circle. One formed nearby that night ".
          “我向那个声音请求它再做一个麦田圈。那晚之后不久,一个麦田圈出现了。”

* Ron - "I lifted my head slightly upwards and I was rooted to the spot by what I saw".
        “我轻轻的向上抬起头,我被所看到的东西给定住了,像扎了根似的。”
    正如有经验的侦探会告诉你:没有任何两个人能够清晰地看到相同的事情,产生这一现象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每个人所见到东西已经超越了眼前实际所呈现的东西。我们一共有6个人亲身经历并见证了1989年6月18日夜晚的神秘事件。超过3个人是独自经历的。他们当时的见闻使整个事件显得十分神秘。这是一次可用于研究人类感知行为的清晰的案例。
   如果你读了上面几个人的报告,你将会注意到不同人有着不同感受。在某些方面,这些差异超过了预期。你将注意到每个人好像都会专注于事件的某一个部分而会排斥其他部分。
   我认为这次事件可以与另外一件我和Steven Greer.博士一起经历的并有更多目击者的UFO事件可以对照起来。那是1992年七月的一天,我和Greer博士以及另外50个参与者在Acton Barnes 的一片麦田里观察麦田圈。夜间的时候天空中有很多云,我本来以为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就在我们在那里站了一会之后,突然,我看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小的但很明亮的光点。当光点快速向我们这边冲过来并到达我们头顶的时候,它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飞向了左边,另一个飞向了右边。光点似乎到达云彩的边缘就消散了。上面的情况,在场每一个目击者都看到了并描述了相同的现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大约我们中有半数的人看到这个光点是白色的,而另外半数的目击者看到的是深红色的。两部分的人都是随机的,他们都坚定的认为自己看到的颜色是准确的。他们当时站在60步远的区域内并被打混了秩序,看到相同颜色的那部分人并没有站在同一个地点。那么为什么对于同样一个物体,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察结果呢?
   在我们开始揭示此次事件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封匿名信,这封信已经预言了即将发生的事件。

麦田圈--(二):匿名信、异常声音、神秘力量在我们开始揭示1989年6月17-18日所经历的神秘事件之前,先来看一封信。这封匿名信是在那些事发生前的一个晚上(6月16日)收到的,它似乎预言了即将发生的事件。
1150_120131213555_2.jpg
(匿名信的正面)

1150_120131213555_1.jpg
(匿名信的背面)


1150_120131213635_1.jpg
(大信封里面的小信封)

   这个大的棕色牛皮纸信封是在1989年6月16日寄到我家里(位于Hampshire, Andover)的,贴着的邮票上显示时间为1989年6月14日上午8点15分,并标记着“ROCHDALE, ASHTON-O-LYNE”。在这个大信封里有一个更小的信封,上面写着“我们组织的讯息让我们将这封信寄给你。在星期六(指6月17日)之前阅读。紧急!”(A COMMUNICATION BY OUR GROUP ASKED US TO SEND THIS TO YOU. READ BEFORE SATURDAY. COLIN ANDREWS. URGENT. WH. CROW.)。
这封信共有2页,是用钢笔写的,内容如下:

1150_120131213710_1.jpg



1150_120131213710_2.jpg




匿名信内容:(注:中文翻译仅供参考)
1.Ring A Ring o Roses                        绕着玫瑰圆圈铃铃起舞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满口袋的花香四溢
tishoo tishoo the CORN SAT DOWN.             嘘~ 嘘~ 谷物倾倒在地

It has been said that crows are black        常言道乌鸦都是黑色
one white you seek is that your track.       你们却要找寻白色  
If no white has near been seen               若白色乌鸦根本看不到
why spend time for one pipe dream            为什么浪费时间白日做梦
If black they be that's where be I           或许黑色正是我所存在
So simple flying in the sky.                 如此简单的飞在天空
Black on Black you cannot see                黑色上的黑色,你们看不见
Although you climb the tallest tree          即使你爬上最高的树
Your sight is set for yards apart            你们的视线只能延伸几码
But crows fly high Now check your chart      但乌鸦却在高高飞翔。现在检查你的记录
Where I be is ALL around, Listen hard        我无所不在,如果仔细聆听
You'll hear my sound                         你就会听到我的声音
It seems you work from back to front         你们似乎用心良苦
Looking for the cause of such                为了找寻事件的原因
Find us first the next you'll know           先找到我们,你们就会明白
All will be clear for rings to sow           所有环圈之谜,都会被解开
In your hands you have the key               你们的手中握有钥匙
to talk to us we are so free                 和我们交谈吧,我们并没有自我设限
One soul is there, They have signed in       有一个灵魂在那儿,大家已经署名之
Who has the mind to link within              他具有与我们交流的能力
Your machines you have set up                你们安放的机器装置
what eve they cost is not enough             大事发生以前仍然不足
The human mind is what you need              那个人的智慧是你们所必须
To me you can't see wood fro trees           对我来说,你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The chosen one you do know who               选一个人,你们应该知道是谁

2.We left our mark at house of Jew.          在犹太人的房子里我们留下标记
Switch off my friends And listen do.         停止和我的朋友们交谈,用心倾听
And - I will tell you what to do             而且,我将告诉你们怎么做
Get this mind and sit around                 找到这个人并坐在他四周
In quiet of dark upon the ground             当沉静的黑夜降临大地
Listen hard for every sound                  仔细地聆听每一个声音
Not white of bird? but us around             那是白鸟的叫声吗?不是的,那是来自我们

To prove we are the ones who know            为了证明我们的存在被他所知
Which of you has hurt his toe?               你们中是谁伤害了他的脚趾?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此处是下划线undefined

Like eternity they have no beginning they have no end.        喜欢永恒,他们没有开始结束     
Round and Round like atom chain.                              生生不息,像连锁反应

Check your charts when you have time                          在你们空闲时查阅记录
Same patterns are in the sky.                                 相同的图案存在于天空
----------------------------------------------------
我收到的第二封匿名信是刚刚过了一年以后——1990年7月3日,此时正是我们发起的第二个麦田圈监视计划“黑鸟行动”期间。
1989年6月17日,星期六:Rita Gould 和那封信

这是晴朗的一天,天空中飘着几朵云,日落的景象令人愉快,黄昏已经来临。Rita Gould 和她的丈夫 Steve Gould 来到我们的厢式车,帮着观察地点。上午9点45分,我把 Rita Gould 邀请到我的车里,因为我想和他聊聊我前天收到的那封奇怪的信。Rita 是英国著名的materialization medium(灵媒)。我把装着信的信封放到她的手里并请她读一下。她拿着信封并告诉我她对里面所装的东西的想法。

她说:“我看见了flowers and rings —— ring of roses”。接下来,她给出了有关信件内容的非常准确的描述,并说出了“Flying high above”等短语。她说她看见了六个名望很高的人围坐在一个桌子周围。这让我很不理解,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信中所写的内容。

Rita 真正打开信之后大约过了20分钟,她读到“We left our mark at house of Jew.”这个句子时问我:“你认识的人中有犹太教徒(Jews)吗?”我回答可能没有。她答道:“你是知道的,我的丈夫 Steve 是一个犹太教徒(Jew)。那些标记是那些出现在草地上的 pegs(标桩、标柱……)”。

Rita 提到了几个月以前发生的一件事。她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信中附有一些照片,这些照片上记录了在她的草坪上出现的神秘的木制的 pegs(这些照片现在存放在 CPR 档案室)。我想她或许直接知道那个写信的人是谁,也可能是她自己写的。如果这封信确实是 Rita 写的,那我们怎么解释即将发生的那些神秘事件呢?

1989年6月18日,星期日,凌晨,0点10分,遭遇奇怪声音

我们已经通过厢式车中的设备监视6天了。晚上,我们大家都为没有看到麦田圈形成过程而感到失望,我们在一起讨论着那封匿名信。有人建议我们到山坡那边的麦田圈附近走走,希望与“麦田圈制造者”近距离接触。这个麦田圈是由两个圆形组成的,它们是在此次行动之前(5月28日)出现的。

过了不到十分钟,我们来到了麦田圈并坐在了两个圆圈中较大的那个中间。我的笔记上记录当时有以下六个人在场:Busty Taylor, George Wingfield, Steve Gould, Rita Gould, Pat Delgado 和我。下面是George Wingfield 和 Busty Taylors的笔记:我们六个人坐在那个麦田圈中的毯子上面。从这句话以后,我们的报告内容开始不相同了。



1150_120131213913_1.jpg    1150_120131213913_2.jpg
   根据我的记录,我们坐下来大约3分钟后,Pat 建议大家分散到圈中的“ 北--西”三个方向点。从这时开始,Rita 和 Pat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相似的东西。Rita 突然大声说“我们中的一个人消失了,我们不能继续往前走了”(We have one missing, we can not go ahead.)。Rita 之前曾发出了混合数字的指令,要求小组成员创造某种与麦田圈制造者沟通的可能性。
    Pat 说道:“一个神灵已经到了这里,我能感觉到它”。说完这个,他的脚跳了起来并且手伸展开来。Oh God”,他说,“真冷啊”。George 报告中说:Rita 好像认为这个(神灵)就是所谓的第七个人。
    我们的气象观察点刚好记录到了戏剧性的现象:气温下降了(这已经被 Terence Meaden 博士证实)。这个现象不是整个地区或国家的变化,而只是本地的气温变化。Busty Taylors 报告说当时大气压也骤然下降(这也被 Meaden 博士的仪器证实了)。上面两个现象都没有被其他官方的气象监测站记录下来。
    Pat 抱怨说他觉得很冷,特别是脖子后面。他看起来很伤感,大家问他是否Okay。他答道:“是的,我必须克服这个”。尽管很难受,但是他决定战胜这种未知的状况,他坐了回去,而他的双手仍然向身体前面伸展着。Rita 此时跌倒在她丈夫的怀里并开始剧烈的颤动。同一时间,Pat的双手也开始剧烈摇动,而此时他是闭着眼的,并没有看 Rita 。
    正在这时,我听到了我的左侧(南)传来了刺耳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一只离我耳朵非常近的蟋蟀。我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并且没有人(包括我在内)说起这个声音。我很纳闷: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这个声音?接下来,那声音听起来更像是电子的鸟鸣声。我想起在198年6月30日当我进入Kimpton地区的一个麦田圈时听到过类似的声音。
    George Wingfield 报告中说,他第一次听到声音时好像是从他自己的脑袋中间发出的。他描述道:“虽然这声音不是高分贝的,但是它无处不在”。这声音与他从前听到过的任何声音都不同。还有一个声音似乎最初是从麦田圈外的灌木从方向发出的类似昆虫鸣叫般的声音。他说:“声音使人入迷。我能清醒的感觉到我的脑袋里头在膨胀,这不是头痛,但是很不舒服”。
    声音过后的几分钟,Pat 和 Rita 两个人都停止颤动。他们问是否有人听到了什么?这时每个人都意识到:那声音变得更加响亮且开始向麦田圈的南部边缘移动。



    我们站着盯着那个声音发出的方向。几秒钟后我发现了一个模糊的发亮的球状物位于麦田圈的表面。Rita 说她也看到了一个东西,上部发着浅的有色的光出现在那些植物中。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团队中的另外两个人 Ken Smith 和 Mike Scott 从厢式车来我们这边,他们沿着A272高速公路的边缘走着。十分钟后,Ron Jones 也跟着他们出来了。晚些时候,他们三个人告诉我们说,在他们到达我们所在地点之前从高速路那边听到了某种声音。我注意到,Ken 和 Mike来的时候,那声音似乎走远了,也听不清楚了。George 在他的笔记中写道:上面三个人是在事件发生后到达的。
    Rita 开始与那个声音对话,问它一些问题。其他人朝这边过来时,那声音开始变弱了。她喊道:“请回来吧,我们想(和你)聊聊”。接着,George Wingfield 问:“你可以为我们做一个麦田圈吗?”。事实上,一个圆形的麦田圈已经在当天晚上出现了,就在距离我们约450米的地方。
    所有人都站着不动,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奇怪。突然,那声音转回来了,离我们更近。Pat 建议我们大家一起移动。他认为那声音非常近,并且环绕在我们四周。我感觉声音发出的方向是在南方,在麦田圈内部,距离边缘6-7英尺的地方。那声音好像沿着麦田圈边缘的弧线围着我们运动。大家明显感觉到这声音不仅知道我们的位置,还能聪明的与我们的想法、语言及行为相配合,在我们周围动来动去。
    Rita 和 Pat 示意我应该往声音的方向走。我怀疑这么做是不是明智。他们两个说Yes,然后抓住我的双手,Pat 在我的右边,Rita在我的左边,一起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当我们到达麦田圈中心时,他们两个同时把我往后拉并告诉我停一会。那声音似乎在和我们玩游戏,当我们停止的时候,也往后退了一些距离。Rita 和 Pat 告诉我到麦田圈边上去(南方)。正当我开始走时,Pat 拉住我并转向了西南方向。这时那声音也移动到了相同的方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奇怪,但对我来说意义重大。Pat 和我站在那个声音前面,他的右手形成一个杯子状,开始在那些植物上部作“打捞”的动作。他的手好像盛满了看不见的东西,然后他走过来,对这我的心脏做了3-4次“打捞”的动作,然后将他的手移动到我的小腹上。Pat 后来对我说他的行为是无意识的,某种能量被注入到我的气卦中(人体的能量中心)。当时,在声音的前面,我们仿佛站在了一个看不见的强大的能量场中。我感觉从那个声音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更加物质化了(materialize out of the sound)。之后,我和Pat 回到了人群当中。Pat 突然停住了并且身体向后倾倒了一个巨大的角度。我们大家都看到了他的情况。任何人和物体如果处于这个角度时一定会摔倒在地,但是Pat却没有。Pat的报告中说他当时身体已经飘起来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突然他的脸上变得很害怕并伸出手向我求助。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这时我们两个都朝着声音那边倾倒,我费尽力气好不容易使Pat恢复正常。George Wingfield 也提到,他试着帮助Pat 从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中解脱出来。
    Pat从那股力量中挣脱出来以后突然说:“我们应该离开这”。Rita 表示同意。大家离开了麦田圈,时间是凌晨1点45分。我们离开时那个声音还在那里,只是音量小了一些。当我们回到厢式车后,Rita 和 Steve 回家了。Pat 对我说:“你必须知道,Colin,从现在开始,一切都靠你了”,然后他也回家了。

    在大约凌晨3点30分的时候,George Wingfield, Ron Jones 和我决定再回去听一下那个声音。这次我们坐在我的汽车里,应该会更安全。我车里有一个录音机。Ken Smith 、Ken的女儿及他女儿的一个朋友,和我们一起。我们后来下车并穿过了麦田圈,来到边缘处长满草的一个地方,我们仍能够听到那个声音,并且录了下来。一旦我们为了想更清楚的录音而向它靠近时,它就向后移动,总是和我们保持着同样远的距离。Ron Jones 拿起他的相机对着那个声音,拍了张照片,闪光灯闪了一下以后,那个声音立刻就停止了,而后又慢慢的恢复过来了。
    黎明破晓时分,我们开始拆卸那些用于监视的照相塔。我们正要准备走时,一个自称为 Budd 的陌生人告诉我们他刚刚发现了一个新的麦田圈,就在离我们听声音的地点以东约450米的地方。5天后,另外一个麦田圈又出现了,离那个地方很近,与 Pat “打捞能量”的地点成一条直线。  
    1989年7月  BBC电台遭遇的离奇事件
    7月,我和 Pat 在 Wiltshire Beckhampton 的一个巨大的麦田圈里接受 BBC 电台的采访。Pat 觉得他的周围有一个静电场发出噪音似乎穿透了照相机。几秒钟后,那些照相机真的被毁了。BBC 工作人员也录下了一段奇怪的声音。通过对比,这段声音与白鸦行动中在 Cheesefoot Head 附近的麦田圈中录到的声音在波频方面非常接近,大约是 5.2-5.4 kHz。通过一些分析,这些声音并不是鸟或蚱蜢等动物发出的。
点击打开现场录音(注:第二段录音最后部分有点恐怖)
白鸦行动的录音
BBC采访录音

1150_120131214357_1.jpg
光本质 发表于 2015-1-5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神奇的东西,外星人到底使用什么工具制作这些麦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7-6-23 12:58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