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UFO探秘网

 找回密码
 网站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789|回复: 2

【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深圳脑控受害者姚多杰

[复制链接]
一个人的战役 发表于 2012-5-15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个人的战役 于 2012-5-15 18:07 编辑

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

——作者:姚多杰

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526359277#!app=2&pos=1319781887


     我.姚多杰.安徽省.淮南市人..我的博客(品味人生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41700060

QQ.526359277.网名.以诚为本

我.1967年.9月26日出生于一个教师家庭, 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我的父亲因家庭成份不好,被强制下放到[淮南市.八公山酱盐厂当了一名锅炉工,[爷爷曾是地主],1973年父亲又从返教师工作岗位,[安徽省.淮南市。洞山第二小学]任体育教师,父亲的教学是很严格的,[也许因此而得罪过学生],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阶级斗争仍然看作占主要地位的阶级斗争,并运用大规模群众性政治运动的方法来解决。我亲身经历了我的哥哥因呼喊[打到刘少奇保卫毛主席]的口号而被我父亲暴打一顿,呵呵…..讲实话.当时并不是我父亲拥护刘少奇,而是因家庭成份不好怕我哥把口号喊错[打到毛主席保卫刘少奇]而遭受灭顶之灾,从而让我幼小的心灵明白政治的可怕性,


     1975年我入小学一年级[安徽省.淮南市。洞山第二小学],1976年小学二年级, 1976年9月9日上午。学校接到通知,全体教师生到操场集合等候,当全体教师生坐在操场不知等了多久时,学校的广播传来了低沉的哀乐声,传来了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在哀乐声的传感下.在怀着对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崇敬的心情下,全校师生齐声痛苦,我正在痛哭流泪时.突然面部表情无法控制的在笑,这在当时是多么可怕的举止,当我低头无论怎样都无法控制和掩饰我脸上的笑容时,正好被坐我后面的同学[王伟]看见,[王伟] 同学当时就积极的向老师举了我的[反革命嘴脸],幸好当时老师心情比较痛苦[或出于.于我父同是教师的阶级感情上],低声斥责[王伟] 同学不要乱讲,而我当时的恐惧心情是无法比喻的,生怕一家因此而被革命的铁拳打倒,因此此情景一直记忆忧新,


1980年我考入了.安徽省.淮南市第一中学,在上中学期间,我经常出现想逃学的念头,可又怕家长得知后责骂,而奇怪的是。好象老天有意一般,只要我出现想逃学的念头.身体就会发低烧,而因此我只要出现想逃学的念头,就可到医院开到病假条,同样也能得到父母的关怀,唯一的就是成绩在班上倒数,


1985年上海外公去世,.因幼年时曾在上海外公家度过一年,深得外公疼爱,所以外公的去世让我心痛,记得天还比较冷,我随父母一起参加了外公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又出现了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的那一幕,内心悲痛.可面部表情突然无法控制的在笑,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想像,我只有竖起衣领来掩饰面部难堪的表情,更为异样的是当我扶着我的二姨向我外公遗体告别时,在接近外公遗体时.我尽无法控制的把我二姨向我外公遗体处推了一把,当时一刹间我大脑一片空白,当看到二姨惊异的眼神时我才清醒,我又急忙把二姨扶住,这干嘎的一幕我怎么也无法忘去。

  1995年于弟弟去海南游玩,当我于弟弟从湛江至海口的海轮上,当我于弟弟站在海轮的后甲板上,观看大海的壮观时,然尽有把弟弟抱起丢入大海的邪恶冲动,我当时被这种邪念恐惧的全身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后甲板的钢扶手,惧怕无法自控,并让弟弟快回到客仓去,当弟弟离去后,我的双手还紧紧抓住后甲板的钢扶手上,如当时没能克制,那被丢入大海的弟弟.定会被轮船的后螺旋桨打的粉碎,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了,这种一刹间的邪念给我心理造成的恐惧久久难以忘去,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1996年我来到了深圳,初到深圳我从事一家娱乐场所保安工作,1997年在一台企公司从事管理工作,2002年从事酒店管理,任部门经理,因工作需要长住酒店客房,

从2007年11月份开始、我感觉总是听到有人在讲话,是两个女性的声音、有时在自己聊天有时在议论我,但我总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当时也没太在意,还总以为酒店隔音不好,2008年开始天天都能听到多人在议论我的声音,并我想什么/做什么/对方都会用语言讲出来,我找遍楼层房间/可并无一人,实感奇怪并觉恐惧,2008年3月分开始,当我睡觉时,一闭上眼就有影像出现,睁开眼后影像又消失,


每当晚上我躺在床上闭上眼时,、眼前就出现可怕的魔鬼影像,有时也有男女多人淫乱的影像,当时不知道原因,我去深圳市最好,也最具权威性的精神病检查于医疗的医院(康宁医院),结果一切正常,<但我在医院做脑电波检查的时候,检查时医生让我把眼闭上、然后在眼前放一镜像片,当闭上眼晴时,竟然向睁开眼睛一样能清楚的看到镜像片上所显示的各种图像,医生也以此来确定你脑电波是否正常>,当时我咨询了医师是何原理,当时医师解释是向我大脑发射的图像电波而己,如向我大脑发射的图像电波,我能清晰接收就属正常,反之就属不正常,由此我明白了为何每当晚上我躺在床上闭上眼时,、眼前就出现可怕的魔鬼及男女多人淫乱的影像,是有人.人为的向我大脑发射图像电波所至,


在经过无数个痛苦恐怖的曰夜中,我曾数次在痛苦于恐怖中痛哭,可让人无法想像的是,我在痛苦于恐怖中痛哭时,突然面部神经确在无法控制的在笑,就象人在痛苦中突然兴奋神经及笑的神经受到无法控制的刺击一样,此感让我突然想起当年[1976年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 及[1985年上海外公去世] 时的异样。


有一天对方在议论中讲到了[脑控/电磁波] 之事,我听后就好奇的上网去查找,在查阅了大量资料才得知,我从1976年开始就己选定为密秘武器的活体试验对象,而此密秘武器现己是众所都知的[脑控武器]。由于多年的愚民教育及国家对此类消息的封锁,很多民众还无法相信此秘密武器早已存在,更无法相信在拿无辜的民众。胜至于儿童在做旷日持久的残酷试验,


       关于[脑控武器] 无论是国外及国内权威媒体都有报导,如下;

中央电视台、中国军事解说己公开<脑控武器>的存在–美国己用以实战,视频网址

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34399191698619


  在这个“视频”的报道中,清楚地指出:“因为这种武器一旦被滥用,那么就能在根本上控制人民,无论在私人住宅,公众场合,工业场所,还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选定的受测试者,都会受到这种“神秘武器”发出的含有化学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响,时间长了,会让受测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进而导之各种疾病和死亡。”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个“视频”内容,仅仅是从军事角度,从这种脑控“神秘武器”对人体的物理伤害角度来提出和分析问题。尽管如此,这已经足以证明这种神秘“脑控武器”是确实存在的事实!并且,这对目前仍然认为这种秘密遥控人体(大脑)的“高科技”武器手段不可能存在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有说服力的教育资料。


        2007年12月.中国医药科枝出版社.出版一书.书名[场导发现],书中介绍,1963年中国生物学家[姜堪政]就发明了.通过把人体生物微波放大,就可读取人的脑思维的事实,


精神控制.香港资讯台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ga1v4oABdE/


脑控武器是一种高科技的间谍武器,它是通过生物电波24小时读取.监控.干扰受害者的正常思维,并24小时对受害者进行微波窃听,电磁波伤害,使脑控受害者几乎是每天24小时长期精神.思维.肉体都处在高度紧张于疲劳之中, [电子脑控武器]施害者长期的对[电子脑控武器]受害者24小时精神摧残,反复不断地对受害者大脑思维进行干扰、系统全面的对受害者人身进行电磁辐射精神折磨。成千上万的公民正在经受着.来自身份不明的特权及科学家长年累月、残忍至极的精神摧残和虐待,以致多数[电子脑控武器]受害者.在长期的电磁辐射及精神摧残下.产生严重精神分裂几近完全精神失常。我们把这称之为“最残忍的,毫无人性的电子精神摧残集中营”、“沉默的大屠杀”、“史上最隐蔽的黑暗事件”......

  人们都知道,每一种生物都会有一种自身的生物电产生,电会产生磁场,而有了这种磁场也就自然行成一种本能的生物电波,而人类的生物电波更强于其他,在现实的科技领域,科学家们早己能将人类大脑所发出的这种生物电波,在可视矩离内接收分析解读,而这种仪器可接收于解读人类大脑在不同环境、不同心理及不同思维情况下所产生的这种生物电波,通过这种对人体大脑生物电波解读、也就是说可以了解监视每个人的所思所想,如每个人的大脑生物电波一但被解读,那生物电子脑控武器受害人的所思所想,生物电子脑控武器<施害者>就会同步得知,如再通过电脑的视频成像处理、那受害者同时又成为<生物电子脑控武器><施害者>的一部活的生物视频探头,同样可使用这种仪器编写,于被思维解读人同等生物电波的其它思维程序、来干扰被思维解读人的正常思维,脑控技术又称生物电子脑控武器技术,一种能发射电子信号到受害者大脑,并接收受害者大脑信号,借以灌输思维、感官,知晓受害者记忆、思维的隐蔽技术,人类终极迫害科技,施行国家、施行机构不明,属于全世界范围的秘密迫害。


   在网上大量资料中得知,在七十年代就被选为秘密活体试验的并不是我一人,

如.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e2b150100c2n5.html>空间文章

网名;山村牧童 qq; 943378333

吴学勤,航天工程师,住嘉兴市,栅堰路442号23幢101室,

揭示伪科学和特异功能的背后秘密-,我是无辜的早在一九七四年,四月的一天,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和我讲话,有一种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当时,我很惊恐,也很奇怪.这是什么声音?是谁?全是流氓语言,从此开始,连续不停了.经过一个时期的分辩,我对自己工作的回忆,逐步的搞清这是怎么一回事?


忻中庆 地址:南京市下关区东井一村94-14#
手机:13776686557
邮箱:njxzq_88@163.com; 623962269@qq.com
QQ :623962269 网名:红聆
红聆、难友 4:51:00 日期:2011-10-24于我的聊天记录

姚多杰难友:你好!

   留言看到。关于我1971年受害的情况和经历,在我的博客中写的的:“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文章中, [已有详细文字记叙。你去看一下此文,即可清楚。

   如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可在此留言,我会尽可能地回复你提出的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宜张
http://baike.baidu.com/view/229072.html?wtp=tt
陈宜张,1927年9月28日出生于浙江慈溪,195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1953年起历任第二军医大学生理教研室讲师、副教授、教研室主任,现任第二军医大学神经
科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市神经科学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神经科学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生理学会副理事长,199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 陈宜张对脑控的评价
十几年前,这项计划刚执行时候,我就曾经撰文反对过,本人的校友,现供职中国社科院法研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   

      在现实生活中只要有初中文化的人就会知道,人类的大脑有着上亿个神经原细胞,而科学家们为探索人类每个脑神经原细胞对人类肢体及神经的控制,而不顾人道,旷日持久的在拿人类做着残忍的活体试验,目前脑控武器、就是某些科学疯子及某些特权组织为达能长久的统治及奴役民众,对无辜民众施实的一种旷日持久的生理及心理的残忍试验;而无辜的脑控受害者正是这种残忍试验的牺牲品,



psb.jpg
苏联特工曾报导,苏联特工可以随时深入美国领导人的大脑中散步,可以随时知道美国领导人的大脑在想什么,正因为此.而引发了各超级大国都在积极研发[脑控武器],因[脑控武器]研发必需.需要以大量人的大脑数据做为参考依据及实验,所以各国都有被秘密选定的无辜民众.做为[脑控武器]的实验品,因[脑控武器]的确残忍.诡异,所以至今末有任何国家敢承认在拿[无辜民众]做着残忍的旷日持久的活体试验,

脑控受害者奇冤后的悲哀,

历史是公正的!历史会记住我们所经历的磨难!
        这种非人道的实验.怕将会被以非正常手段所掩盖,除幕后真正的指使者外,只要参于使用[脑控武器]的相关人员,其下场一定会很悲哀,罪恶像是一块无形的巨石始终会压在施害者的心中,始终会压在施害者的灵魂之上,使其负累终生无法解脱。
兔死狗烹,这就是历吏,也将会是最残酷的事实。
强者可以改变历吏!但永远掩盖不了事实!


当今盛世.脑控受害者的奇冤又向何处去伸,脑控受害者的悲惨一生又有谁能负责,真不知天理何在!!




(一个人的战役: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648962160
微博
http://weibo.com/u/2648962160?source=blog
腾讯微博
http://t.qq.com/yigerendez9315
脑控世界网站:
http://www.ufotm.com/forum-NaoKong-1.html
QQ
1940331780
QQ
群:21743248




aa19679268 发表于 2015-1-1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乐观的同志 发表于 2015-5-1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气象局职工:张着意,男,53岁。我也是脑控受害者,我于2000年发现被脑控,很痛苦。2000年至2010年是本单位人的声音脑控我,我向有关部门反映,多数部门讲没有这种设备。我后来向中央申诉,没有回信。2010年至今我听到胡总书记的声音在脑控我,现在脑控我的声音很多,有的是熟人的声音,有的是陌生人的声音。他们都是压迫我、恐怖威胁我。我投诉了,没有哪个部门受理,都推诿。我每天都在精神被迫害的痛苦中煎熬,我几年前就得了许多种疾病,一定是与电场的长期辐射有关,电场怎能看得见摸得着,所以没有证据。在2012年前我不知道是什么仪器,2012年我开始上网,我是在微博中偶然发现社会上有许多与我一样的人受到电子脑控仪的精神迫害和其电场辐射的身体迫害。我在网上跟一些受害者交流,他们要我百度“脑控”两字就知道情况了。我百度了,这种仪器叫电子心理测试仪,也叫电子脑控仪,对于它的技术性能和残酷性我略知一二了。我从网络上知道,目前中国大约有二十万人左右受到脑控的迫害。如此大规模地迫害中国人民,与《党章》里“以人为本”相勃,是侵犯中国人民做人的权力。我从网上知道全国有许多人向中央申诉,中央不同情被脑控人的痛苦,反而在2012年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在第73条里增加了一款“技术侦查”,把脑控合法化了,使被脑控人没有曙光。我最近在电视上看到,中国最近已有一位同志是按照第73条被脑控了,以后全国会有更多的人被脑控迫害。中国梦应该是和谐的社会,不能有迫害发生。美国和俄罗斯都有电子脑控仪,在他们国家人民的控诉下,他们已不脑控他们国家的人了。中国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同情他人的痛苦。希望全国二十万左右的被脑控人团结起来反对脑控,要求把第73条里的那一款删除掉,那一款是恶法,向美国和俄罗斯那样不允许脑控本国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网站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UFO探秘网 ( 蜀ICP备12014248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1 14:14

Powered by UFO探秘网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麦田怪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